藝文走廊 ✐2022-09-01

神的榮耀(五)

以馬内利

凌風

 


Study for The Angel Appearing to the Shepherds, 1831
by Thomas Cole, 1801-1848

必有童女懷孕生子,
  人要稱祂的名為以馬内利。(馬太福音1:23)

柔嫩的草給原野塗抹上新綠,
羊群的腳蹤譜出跳躍的欣喜。
當夕陽在西方的大海熄滅,
山陵平原都掩埋在黑夜的靜謐。
伯利恆牧人們領羊群歸回羊圈,
放下了手中的杖尋夢裏的安逸。

忽然,主的榮光四面照耀,
牧人忽然發現自己失去了影兒。
見天上來的使者站在旁邊,
他們惶然失措充滿了驚異。
那天使向他們宣告:“不要懼怕,
我報給你們關乎萬民,大喜信息!
為你們誕生了救主應許的彌賽亞,
就是今天,在大衛本鄉的小城裏—
你們看見一個裹在襁褓中的嬰孩
躺臥在槽裏面,那就是認記!”
忽然,有一大隊天軍出現,
同着那天使讚美上帝:
“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
在地上平安歸與祂所喜悅的人!”

牧人們回到了小伯利恆,
稀疏的人口並不難於尋覓;
各人都有他們溫暖的家園,
惟獨有一家遠來自加利利—
因為凱撒頒旨人口普查,
他們才回到自己的本地;
原籍的家族沒有空房接待,
那待產的母親在畜棚裏生下嬰兒!
不幸的生命似乎充分理解,
在槽裏作搖籃居然沒有哭啼。
牧人們查看了歡喜的離去,
逢人便講說這偉大的奇事。

人要“像神一樣”,是由於驕傲,
神成為像人一樣是出於慈愛降卑;
人的墮落,因為要得着,
豐富萬有的神,竟然肯倒空自己!
人的失敗,是因為要想升高,
神為拯救人類,卻甘心走低。

大衛的子孫,到世上來並沒有寶座,
砍伐後的根發生枝條,名稱為“苗裔”。
祂並沒有佳形美容,使人仰慕,
也沒有耀武揚威,裝腔作勢。
祂比世人枯槁,比別人憔悴,
以至憑外貌認人的,都因祂驚奇。
神的羔羊成為良善的牧人,
因為可憐的亞當後代都如羊走迷。

當嬰孩時,隨着父母下到埃及,
祂的腳踏過雅各子孫汗漬的土地;
祂並沒有像摩西在王宮長大,
卻深知人失去自由,受罪奴役。
在地上沒有國度,回到加利利,
那貧瘠的地方,歷來遭受人鄙夷。
在拿撒勒勞動的家庭裏,作木匠
神聖的汗珠,滴落在翻墾荒地種麥子耕犁。

有一天,在曠野有人聲呐喊,
成為使沉睡田野甦醒的霹靂,
以利亞再行走在旱燥的土地上,
先知的預言,居然化作歷史。
他不食人間美物,生活簡單,
吃的是蝗蟲野蜜,肩披着駱駝皮外衣。
“要修平主的道,把低窪填成平坦,
高傲的要成為謙卑,彎曲改為正直;
各人都真實的悔改,離開一切罪惡,
預備接受恩典,踐行聖潔公義。”
耶穌,從遙遠的加利利下來,
到撒冷的約但河邊,要受約翰的洗。
約翰說:“你比我晚來,卻遠比我更偉大,
我不敢奢望為你作最卑微的賤役。”
耶穌說:“你不要執着暫且許我,
為在悖逆的人間,盡順從的禮。”

祂從水中上來,天忽然開了,
天上的聲音見證:“這是我的愛子!
惟在祂裏面,可以得我的喜悅。”
惟在祂裏面,神與人同住合而為一。

道成為肉身有限的彰顯無限,
天父懷裏的獨生愛子有人的軀體。
永遠不死的神降世成為人
為要藉着祂的死,把死殺死,
被咒詛挂在樹上卻成為生命樹,
得回了樂園,從此不會再分離;
祂為自己打造的十字架,
要成為通往無極的天梯。

神與人交會在髑髏地,
十字架使神與人和在一起—
相信主耶穌受死為贖我們的罪,
祂的復活,是為我們得神稱義;
使我們石頭的心改變成為肉心,
祝聖靈引導我們得進入真理,
在這彎曲幽暗的污穢世界,
發光如明星照耀遵行神的旨意。(待續)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戰爭與荷馬伊利亞得 ✍于中旻

點點心靈

領袖藝術十三篇(十三)組織 ✍余仙

藝文走廊

神的榮耀(七)榮耀的復活 ✍凌風

點點心靈

感恩的再思 ✍海倫

談天說地

看“僕人領袖” ✍林向陽

談天說地

國度的榮耀 ✍于中旻

寰宇古今

智者失道 ✍亞谷

寰宇古今

人類為何有千言萬語 ✍蘇美靈

談天說地

永生中沒有時間與空間 ✍殷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