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心靈 ✐2022-07-01

領袖藝術十三篇(九)

惜死

余仙

 

  齊景公登泰山,設酒宴,吃喝得很歡喜。四周看看,景色很美;那位最高領袖忽然流淚起來說:“我得撇下這麼好的國家就死去嗎?”三名近臣也跟着流下現成的眼淚。
  唯獨老臣晏嬰,拍着大腿仰天大笑說:“今天喝得真是痛快!”
  領袖發脾氣了,問說:“我在悲哀,你為甚麼發笑?”
  “我看見好一幕畏死的君,和三名諂諛的臣子!”
  領袖覺得不好意思,虧得他狡智說:“我這樣英明偉大的領袖,哪有怕死的道理!我是因為彗星出現,指向我們的國家,才憂國憂民啊!”
  晏子說:“萬物發長,由盛而衰,而死,本是自然的道理。如果齊國的太公一直活到現在,哪會輪到你來統治?至於彗星主凶,你該好好檢討,施行德政,節制奢慾,減少剝削人民,停止暴虐刑罰,何必怕啥彗星的警兆!”一個多月後,景公沒亡,果然彗星消亡了。(晏子.春秋
  這個故事的設境,頗似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大樹夢,只是結局沒有那麼極端與緊張,可是他的悔改也沒有那麼的徹底,更沒從吃草如牛,能得改換成人心(參但以理書4:1-17)。
  只是齊國的國力,在當世可算強大;作為領袖的景公沒有追求進步,真箇憂國憂民,成為英明的賢君;特別是在百年難逢賢能的晏子,這樣的輔佐指導下,仍然頗乏可述的作為,甚至沒有盡力試圖求治,是很可惜的事。倒是有不少次記載他飲酒作樂,畏死而逃避到醉鄉,醉生夢死,絕不是智慧運用生命。要知其他國家地區的酒,是用水果為原料釀造的;水果不能久存,榨汁後次日就變味了,或自然變酒,經沉澱或人工製造成為佳釀。中國的酒普遍是以食糧為釀製原料;而人民時常缺食,所以富貴階級耽於滿足飲酒的嗜欲,不啻從人民口中奪取養生的食物,所以國人對於君王飲酒,常以為是罔顧民生,近於不道德的表現,比畏死更可畏。
  領袖怕死不是錯,應該知道體卹人民的生命。
  如果問:“耶穌怕死嗎?”似乎有欠光榮,而且近於褻瀆。但不必避諱問題:“基督在肉體的時候,既大聲哀哭,流淚禱告,懇求那能救祂免死的主,就因祂的虔誠,蒙了應允。祂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祂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祂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希伯來書5:7-9)
  凱旋的光榮,因為要經過戰爭的艱險。真實的耶穌,既然為救我們的元帥,自然該知道死的可怕。祂求主救祂脫離不及時的死,能成就有效的死,藉着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祂的死,使所有信的人得永生,是最有價值的死。


客西馬尼園中哀哭的基督

  “大聲哀哭”(路加福音22:44)自然不是愉快的表現,可見赴死的不易。我們所知道的是死的過程,並不曾真見過“死”。耶穌在十字架上並非免除死的過程;得了應允的,是“祂不能被死拘禁”(使徒行傳2:24)。基督經過死,而有美好的收穫。所以耶穌能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24)麥子死了,生機卻沒死,才可以生出許多的子粒。這死與生,就是十字架的奧秘。
  所有的領袖也必須如此。人只一條命,不能輕易犧牲,必須惜死—不僅知道自己無理由的犯險,算不得甚麼英雄,還要惜別人的死,不能累及許多無辜的生命。
  畏死並不是壞事;如果真是無私的奉獻,為成就主的旨意,是最有價值的。活着的日子,應該趁着還有“今日”,及時努力,善用還屬於自己的時間。“要愛惜光陰…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蕩”(以弗所書5:16,18)否則是雖生猶死。
  大禹的惜時;陶侃的惜時;都成為勉勵勤勞的榜樣。神對於作領袖的,給予的時間上,並沒有特權,所以領袖應該作群眾的榜樣,善於支配時間。(待續)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天、地同行 ✍謝錫命

藝文走廊

神的榮耀(四)最初的應許 ✍凌風

談天說地

一國有慶 ✍于中旻

談天說地

聖經怎樣看墮胎? ✍林向陽

談天說地

覺醒行動 ✍于中旻

寰宇古今

麥欽陶 C.H.M. ✍稽譚

雲彩生活

簡易食譜:蝦膠蒸釀豆腐 ✍呂味

藝文走廊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 ✍凌風

談天說地

八福臨門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