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心靈 ✐2005-01-01


奇異恩典

絲蘋

 

  平安夜晚上,十一點整,警局前的人行道,社區教堂的教友,手握蠟燭正在獻唱,詩歌的旋律跟着冷風飄進裏面;還有個不太像的聖誕老人,向過往路人發放糖果餅乾。

  警員站在值班台前,跟出外巡邏的同事講無線電,不過他的目光緊盯着牆上一面右上角用紅漆寫着:“惠我良多”,左下角寫着:“市民某某某致贈”的穿衣鏡。他不是在乎臉上的汗水油光,他看的是鏡子裏除了頭髮微禿的自己之外的那個女人。

  翹腿坐着的女人,一隻手被銬在鐵椅上的鋼管,另一隻手則隨意托住下巴,手肘枕住膝蓋,百無聊賴的看着地板發呆。她的身材微胖,穿着俗麗,一頭染成香檳紅的短髮,儘管踩了雙黑色高跟長馬靴還是顯得腿短。臉上畫的是一看就知道完全沒有受過訓練的彩妝,就像個小學生上完美術課後凌亂的調色盤一樣。她在傍晚接完客,一出賓館就被員警逮補,此刻正等着人來辦保釋。女人這時伸長脖子好奇地看着門外,不過只看到合唱團的背影。

  不到一個鐘頭就是聖誕節。局裏一點氣氛也沒有,無線電不時傳來干擾的雜音,女人抬頭冷淡的瞅了他一眼。

  “警察先生,拜託把門關起來,我好冷!”短裙下露出一截似乎阻絕不了寒意的黑色絲襪。

  他順手抓起同事掛在一旁椅背的外套丟給那女人,她接過外套放平蓋住大腿的部位,但寒意還是從外套下沿鑽進她的裙下。女人望着橘紅色指甲油已經脫落掉色的指甲,心裏想着:甚麼聖誕節嘛!倒霉透了。

  詩歌約莫唱了半小時。

  他不怎麼想關門,倒是關了幾扇窗戶。接着打開電視看新聞,記者正好現場連線播報中部地區“平安夜,不平安”,因為某酒店發生酒客集體鬥毆等等。雖然不是自己的轄區,還是讓他掛心。他讓電視開着放下遙控器回到值班台,今天狀況不多,值班台有些冷清。

  “警察先生,可不可以幫我轉台灣龍捲風那一台,這集很好看。”

  “現在都幾點了,你想在這裏過聖誕節嗎?叫你的人快點來,說不定還來得及回家看重播。”
   半小時前他撥了家裏電話,不過沒人接。太太應該睡了,他掛心女兒和朋友聚餐還沒回家,不免有些脾氣。

  她又碰了個釘子,顯得有些失望,對空打了個呵欠。

  他留心於無線電的對話,記錄同事回報。直到十二點整新聞台的台歌響起,他還跟着哼唱了最後四個字。對他而言,聖誕節只是另一個不能陪家人的節日之一。

  十二點也是連續劇重播的時間,本來還想轉台讓那女人看,不過他從鏡子裏卻看到女人一臉憔悴,將身體縮在椅子上睡着的模樣,觸動他內心最柔軟的部位,在“奇異恩典”的詩歌聲中,終究他還是作了好人,把門關上了。…

  “奇異恩典”繼續唱着。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社會主義資本家—子貢 ✍亞谷

談天說地

彩虹 ✍于中旻

談天說地

東亞復榮圈 ✍于中旻

藝文走廊

善用剃刀 ✍凌風

談天說地

人權與政權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同居與離體論 ✍亞谷

點點心靈

基督徒的雙重屬性 ✍殷穎

寰宇古今

威尼斯幻想曲 ✍鄭國輝

談天說地

為富更為仁-用錢的策略和榜樣 ✍于中旻

點點心靈

春的蹤跡 ✍音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