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報 eBaoMonthly.com
談天說地 ✐2022-05-15

宗派與宗派主義

于中旻

 

  宗派是信仰的副產品。從有教會以來,就有宗派。也許,我們還沒有給“宗派”清楚界定,到底是甚麼,作甚麼,過於先熱心定罪“宗派”,誇張或臆想出系列“宗派”的罪惡,可能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首先,我們不能把不同就意見,就定為“宗派”。因為不同的人,就會有不同的意見。
  看,主耶穌如何為門徒向天父禱告:

“從今以後,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為往你那裏去。聖父啊!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我與他們同在的時候,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了他們,我也護衛了他們,其中除了那滅亡之子,沒有一個滅亡的;好叫經上的話得應驗。”(約翰福音17:11,12)

要注意:這與宗派無關—有的人引用這裏的話,說教會應該合一,是“主的旨意”。因為人各不同,所以主才為合一禱告;人不都是“清一色”。有人說:“宗派是被咒詛的,會滅亡的。”那“滅亡之子”,不是因為宗派滅亡,是因為沒有宗派滅亡—他不是真在門徒裏面的。所指的是猶大,“我所倚靠吃過我飯的也用腳踢我。”(詩篇41:9)不是如此反叛出賣耶穌的,就是信主屬主,都合在一體內。
  主耶穌為門徒禱告,求父使祂的門徒合而為一。是否得了神的應允呢?是的。因為主是教會的元首,凡信的,屬於教會的人,都是主的身體,自然得合而為一,不能分開的。
  哥林多教會的毛病可不少,使徒保羅責備他們,“分門別類”:“在你們中間,有嫉妒分爭,這豈不是屬乎肉體,照着世人的樣子行嗎?有說:‘我是屬保羅的’;有說:‘我是屬亞波羅的’。這豈不是你們和世人一樣嗎?亞波羅算甚麼?保羅算甚麼?…”(哥林多前書3:3-5)教會有內爭,當然很不好,但他們不是宗派,因為仍然在一個教會,一個身體;而且使徒也說,蒙恩的人,沒有辦法不屬於主內的同一身體。在主身體以外,沒有不是可咒詛的。
  隨着傳福音佳美的腳蹤,信徒增加;有不同的名稱,代表不同的一組人,“宗派”應運而生。“宗”是宗從,不免有誰作為領袖;“派”是指某組的群體稱呼,如同以色列十二支派,族支或宗支的意思;進入應許之地後,即以那族的人稱其地;以後自然發展成比較親密的關係,也是合理的事—不與親族密勿,又與誰呢?
  可是遇到非常事件了,就不免有人出來,挑支派關係說事。在押沙龍叛亂之後,國家正需要的是團結重建;有人說話了:猶大人與王表現支派關係!接着就有人吹角喊口號:“我們與大衛無分,與耶西的兒子無涉。以色列人哪,你們各回各家去吧!”(撒母耳記下19:41-20:2)這就出現支派問題了。
  看教會歷史,會發現一直有宗派存在,那不應該成為問題,也未曾妨害教會的發展。有的人無宗派,也不是問題。教會要注重的是信仰。信仰不同,不屬於主的教會,主的身體,就沒有辦法合一。身體上各肢體先存在不同,所以需要合一—有了身體合一的事實,在運作是合一。
  因此,對教會造成危害的,不是宗派,而是“宗派主義”。甚麼是宗派主義呢?就是不問原則,沒有是非,只問是否“我們的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換句話說,不管其人惡名昭著,作姦犯科,只要投靠我們陣營,就是自己人,沾親不佔理。宗派主義的原則,就是不講原則,只顧利害。有人稱為“政治上的合理”,是最可哀的現象。
  抱持非宗派與無宗派觀念,無妨礙其仍屬於教會。指出教會存在的錯誤,即或觀點錯誤,也不是不正常。應該注意的是反宗派—倒是反宗派,“唱反宗派者,正是宗派人”,即使並非存心如此,也會形成新宗派。
  近世紀來,華人也參與宣道事工,有宗派主義錯誤的故轍,必須謙卑祈求聖靈引導,作“後車”的,實在可以藉鑑,避免多繞圈子,更不必陷入錯誤的泥淖。
  如何防止陷入這樣的錯誤呢?必須不只看自己,遵守主耶穌“彼此相愛”的教訓,有宗教而非宗派主義,就可以見證是“主的門徒”,而非幫派。
  “今世之子”有時比“光明之子”更加聰明。政客們知道“消弭內爭的方法,是向外擴展”。教會應該領悟同樣原則—消弭宗派的途徑,是同心向外佈道;有復興,就沒有缺乏爭食。不過,切要避免政客的目的和手段。祝主賜福尋求“上帝國主義”,而非“帝國主義”的人。
  阿們。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https://ebaomonthly.com/ebao/readebao.php?a=20220504

 

©2004-2022 翼報 eBaoMonth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