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學
馬丁˙路德
在沃姆斯國會上的講話


首頁>書香處處>沃姆斯國會上的講話

沃姆斯國會上的講話   95論調  馬丁路德傳略

馬丁路德--于中旻  



在沃姆斯國會上的講話
﹙公元1521年4月﹚

 

16世紀德國宗教改革發起者﹐基督教路德宗﹙新教的一支﹚創始人。生於礦主家庭。1501年入愛爾福特大學攻讀法學﹐深受人文主義思潮影響﹐畢業後成為修道土和神甫。1512年獲神學博士學位﹐任符登堡大學神學教授。深知教會腐敗﹐主張建立沒有教階﹐沒有繁瑣儀式的“廉潔教會”。強調“因信稱義”﹔認為靠虔誠信仰﹐靈魂便能得救﹐而無需接受所謂“聖禮”的宗教儀式﹔否認教皇權威﹐主張以《聖經》為唯一準則﹔輕視教會頒布的敕令、通告和宗教會議的決議。1517年在教堂大門上張貼《95條論綱》反對兜售贖罪券﹐揭露羅馬教皇騙局﹐引起普遍反響。1521年﹐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採承教皇旨意﹐下令逮捕路德﹐要他去國會承認錯誤﹐撤回《論綱》。本篇演說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表的。

最尊貴的皇帝陛下﹐各位顯赫的親王殿下和仁慈的國會議員們﹕

遵照你們的命令﹐我今天謙卑地來到你們面前。看在仁慈上帝的份上﹐我懇求皇帝陛下和各位顯赫的親王殿下﹐聆聽我為千真萬確的正義事業進行辯護。請寬恕我﹐要是我由於無知而缺乏宮廷禮儀﹔因為我從未受過皇帝宮廷的教養﹐而是在與世隔絕的學府迴廊堛齯j的。

昨天﹐皇帝陛下向我提出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我是否就是人們談到的那些著作的作者﹔第二個問題是﹕我是想撤回還是捍衛我所講的教旨。關於第一個問題﹐我已經作了回答﹐我現在仍堅持這一回答。

關於第二個問題﹐我已經撰寫了一些主題截然不同的文章。在有些著作中﹐我既是以純潔而明晰的精神﹐又是以基督徒的精神論述了宗教信仰和《聖經》﹐對此﹐甚至連我的對手也絲毫找不出可指責的內容。他們承認這些文章是有益的﹐值得虔誠的人們一讀。教皇的詔書雖然措詞嚴厲﹐◎1但又不得不承認這一點。因此﹐如若我現在撤回這些文章﹐那我是做些什麼呢﹖

不幸的人啊﹗難道眾人之中﹐唯獨我必須放棄敵友一致贊同的這些真理﹐並反對普天下自豪地予以認可的教義嗎﹖
其次﹐我曾寫過某些反對教皇制度的文章。在這些著述中﹐我抨擊了諸如以謬誤的教義、不正當的生活和醜惡可恥的
榜樣﹐致使基督徒蒙受苦難﹐並使人們的肉體和靈魂遭到摧殘的制度。這一點不是已經由所有敬畏上帝的人流露出的憂傷得到證實了嗎﹖難道這還未表明﹐教皇的各項法律和教義是在糾纏、折磨和煎熬虔誠的宗教徒的良知嗎﹖難道這還未表明﹐神聖羅馬帝國臭名昭著的和無止境的敲詐勒索是在吞噬基督徒們的財富﹐特別是在吞噬這一傑出民族的財富嗎﹖

如若我收回我所寫的有關那個主題的文章﹐那麼﹐除了是在加強這種暴政﹐並為那些罪惡昭著的不恭敬言行敞開大門外﹐我是在做些什麼呢﹖那些蠻橫的人在怒火滿腔地粉碎一切反抗之後﹐會比過去更為傲慢、粗暴和猖獗﹗這樣﹐由於我收回了這些文章﹐必然會使現在沉重地壓在基督徒身上的枷鎖變得更難以忍受––可以說使教皇制度從而成為合法﹐而且﹐由於我撤回這些文章﹐這一制度將得到至尊皇帝陛下以及帝國政府的確認。天哪﹗這樣我就象一個邪惡的鬥蓬﹐竟然被用來掩蓋各種邪惡和暴政。

第三點﹐也是最後一點﹐我曾寫過一些反對某些個人的書籍﹐因為這些人通過破壞宗教信仰來為羅馬帝國的暴政進行辯護。我坦率地承認﹐我使用了過於激烈的措辭﹐這也許與傳教士職業不相一致。我並不把自己看作是一個聖徒﹐但我也不能收回這些文章。因為﹐如果我這樣做了﹐就定然是對我的對手們不敬上帝的言行表示認可﹐而從此以後﹐他們必然會乘機以更殘酷的行為欺壓上帝的子民。

然而﹐我只不過是個凡夫俗子﹐我不是上帝﹐因此﹐我要以那穌基督為榜樣為自己辯護。耶穌說﹕“如若我說了什麼有罪的話﹐請拿出證據來指正我。”◎2我是一個卑微、無足輕重易犯錯誤的人﹐除了要求人們提出所有可能反對我教義的證據來﹐我還能要求什麼呢﹖

因此﹐至尊的皇帝陛下﹐各位顯赫的親王﹐聽我說話的一切高低貴賤的人士﹐我請求你們看在仁慈上帝的份上﹐用先知和使徒的話來證明我錯了。只要你們能使我折服﹐我就會立刻承認我所有的錯誤﹐首先親手將我寫的文章付之一炬。

我剛纔說的話清楚地表明﹐對於我處境的危險﹐我已認真地權衡輕重、深思熟慮﹔但是我根本沒有被這些危險嚇倒﹐相反﹐我極為高興地看到今天基督的福音仍一如既往﹐引起了動蕩和紛爭。這是上帝福音的特徵﹐是命定如此。耶酥基督說過﹕“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3上帝的意圖神妙而可敬可畏。我們應當謹慎﹐以免因制止爭論而觸犯上帝的聖誡﹐招致無法解脫的危險、當前的災難以至永無止境的淒涼悲慘。我們務必謹慎﹐使上天保祐我們高貴的少主查理皇帝不僅開始治國﹐且國祚綿長。我們對他的希望僅次於上帝﹐我不妨引用神喻中的例子。我不妨談到古埃及的法老、巴比倫諸王和以色列諸王。他們貌似精明﹐想建立自己的權勢﹐卻最終導致了滅亡。“上帝在他們不知不覺中移山倒海。”

◎4我之所以這樣講﹐並不表示諸位高貴的親王需要聽取我膚淺的判斷﹐而是出於我對德國的責任感﹐因為國家有權期望自己的兒女履行公民的責任。因此﹐我來到陛下和各位殿下尊前﹐謙卑地懇求你們阻止我的敵人因仇恨而將我不該受的憤怒之情傾瀉於我。

既然至尊的皇帝陛下、諸位親王殿下要求我簡單明白﹐直截了當地回答﹐我遵命作答如下﹕我不能屈從於教皇和元老院而放棄我的信仰﹐理由是他們錯誤百出﹐自相矛盾﹐猶如昭昭天日般明顯。如果找不出《聖經》中的道理或無可辯駁的理由使我折服﹐如果不能用我剛纔引述的聖經文句令我滿意信服﹐如果無法用《聖經》改變我的判斷﹐那麼﹐我不能夠﹐也不願意收回我說過的任何一句話﹐因為基督徒是不能說違心之言的。這就是我的立場﹐我沒有別的話可說了。願上帝保祐我。

阿門。

◎1指利奧十世1520年6月簽發的《斥馬丁˙路德諭》﹐限路德60天內取消自己的論點﹐否則施以絕罰。路德當眾燒燬詔書﹐與教廷公開訣裂。
◎2《聖經˙新約全書˙約翰福音》第18章第23節。
◎3《聖經˙新約全書˙馬太福音》第10章第34節。
◎4《聖經˙舊約全書˙約伯記》第9章第5節。 

  目錄 

《回首頁》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