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樂趣飄送


韓德爾 George Frideric Handel
(1685~1759)


相關資訊

 
 巴洛克時期德國作曲家韓德,爾常被當作英國作曲家,雖然地出生於德國的哈勒,但他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倫敦布魯克街的華廈中,在此他完成了許多出色的作品。一七三七年,他申請英國公民資格即刻獲准,韓德爾隨即出任皇家音樂作曲家之職。他曾為喬治二世(GeorgeII)的加冕寫了四首美妙的頌歌,其中最有名的當屬《牧師查德》(Zadok the Priest),至今幾乎每次王室加冕均用此樂。韓德爾的作品音樂性強,並在巴洛克時期作曲家中佔有一席之地。

 

  

  韓德爾的父親是一介草莽,對於兒子對音樂的興趣甚不以為然,他認為韓德爾應該當個律師,所以只要韓德爾表現對音樂方面的興趣,軌換來一陣奚落。

  十歲的韓德爾已是一個能幹的管風琴手,在雇主的壓力之下,韓德爾的父親終於允許自己的兒子求教於哈勒地區一名傑出的管風琴樂師門下。韓德爾很快地便精通雙簧管、小提琴、管風琴及大鍵琴(古鋼琴),並學習作曲,不久大家便了解韓德爾是個天賦異秉的音樂家。就在此時,韓德爾的父親過世,但他對韓德爾的影響卻未稍減,在一七O二年,韓德爾進入哈勒大學攻讀法律。他不只對法律有興趣,也更進一步投身於音樂創作之中。他擔任天主堂中的風琴手,但不久之後便前往漢堡任職於鵝市歌劇院。

  在此地,韓德爾與一名叫馬提森的青年相交甚篤。有一次他兩人聽說名管風琴家布克斯特胡德將退休,他們就前往該地欲謀得此一職位,但後來才知道贏得此一職位者需娶布克斯特胡德之女篇妻,兩人立刻改變心意回到漢堡。

  韓德爾與馬提森的友誼不久即遭到考驗,他們為了誰該指導歌劇演出而大吵一架,並同意在鵝市大眾面前決鬥。幸而決戰結果兩人都無大礙,也很快地和好,但是由於有人引述馬提森的話表示,若非韓德爾運氣好,劍鋒刺中了他外套上的大木拉,韓德爾恐怕難逃一劫,這種謠言從而種下了悲慘的結局。

  有趣的是,在韓德爾的時代對於音樂競賽的概念是顯而易見的。現今我們有各種音樂競賽,如BBC的 「年度青年音樂家」、「柴可夫斯基音樂大賞」及在慕尼黑、里茲、紐約等地的大型音樂比賽,在當時,羅馬的奧圖波尼伯爵亦曾舉辦一次音樂比賽,來測試韓德爾及史卡拉第實力的高低。這次的比賽結果並不明朗,雖然咸認韓德爾在管風琴方面的造詣是天下無雙的,但這次比賽的結論卻是:兩個人在大鍵琴技巧士都是天才型的音樂家。

  韓德爾是個多產的音樂家,他的興趣特別表現在寫作歌劇與神劇方面,他特別成立了稱為皇家音樂院的歌劇機構,以倫敦海市的國王戲劇院為基地,在最初幾年的確成就非凡。此機構主要是以演出義大利歌劇為宗旨,但自一七二八年約翰.蓋伊(John Gay,1685一1732)的《乞丐歌劇》(Begg's,Opera)上演之後,人們發現這種英文歌劇較容易接受,因此這種植基於市井小民的文化日漸蓬勃發展,聲勢凌於皇家音樂院的歌劇之上,六個月內,韓德爾宣告破產。 韓德爾後來重新籌組歌劇機構,與新的義大利歌手簽約,並上演了幾齣過去紅極一時的歌劇,可惜事情的發展並沒有想像中順利。直到他於一七三五年創作《亞歷山大之宴》(Alexunder's Feast)後,才稍稍有些轉機。但他似乎已從過去的經驗中得到教訓,開始像其他生意人一樣提供觀眾他們想看的東西。因此他創作了英文神劇 《彌賽亞》,這是他作品中最有名的,一般人至少都熟悉其中的 《哈雷路亞大合唱》。一七四一年,韓德爾前往都柏林,因《彌賽亞》在讓地上演,當時真是萬人空巷。幾年後,他寫了另一首眾所周知的作品《皇家煙火》,這次成功所獲得的利潤不僅還清了他在皇家音樂院所留下的負債,也使他晚年生活得以飽食援衣。

  現代著名音樂家捐獻的風氣也盛行於韓德爾的時代,韓德爾就曾每年舉行 《彌賽亞》義演,以捐獻作為籌組醫院之用,另外地也捐贈管風琴給教堂。正當此時,韓德爾的健康情形每況愈下,後來韓德爾雖然幾近全盲,他仍在自己的作品演出時擔任指揮,並開了幾場管風琴獨奏會。他最後一次演出是在考芬園的《彌賽亞》公演,但當天傍晚他即病入膏盲,一週後(一九五九年四月十四叫病逝於布魯克衝宅邸。

  韓德爾一直希望能有屬於自己的墓園,但因故未能實現,最後葬於西敏寺。   

 

相關資料

1.彌賽亞神曲
2.作品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