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
 


莫  雅


相仿年華

   
  橫跨住宅與商區的必行路徑。

  有一條喚作「住吉川」的河流;延自六甲山麓最高峰附近幾支分流匯集成形,源源奔往大阪灣的懷抱。

  河川流經的這地域山水極美。十月底回來時候,一邊兒山色正值楓紅層層濃鬱深淺不一,棕褐殷紅展延著山間遠近迷離;另一頭的下游稍作眺望,即便觀得海面波光粼粼烙印著天空浮移。

  僅是嚴冬的現今,甚少跨越大門;漸漸地習慣囤積食材應付幾日,以至不得已的週末、或者艷陽高張的一天,始遲疑慵懶地穿梭街道兌現生活所需。

  難得外出下。

  環境細微的牽動亦令人倍感欣喜;週而復始幾番來回後,終於發現每每週末薄暮時分,天橋底、河川處一就傳來爵士曲調飄揚。那融合在山巔水邊的天籟,確切羈絆路人引領細聞究竟。

  這假日,相似步履闌珊。

  卻驟見那隱約樂符所在,原來是出自一老舊唱機;由橋頭上能清楚俯觀那小小黑盤正緩緩圓轉。驚喜之餘,不禁駐足倚身欄杆片晌,朝向落暉冥想一段流水繞樑華麗;霎時忘記時節猶寒。

  凌風而來的習習音譜,早暖絡了我身為過客的心房;而站立唱機旁的,果然是一風雅男子。

  有著與我相仿歲月的中年人。


【04/01/20】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