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談
 


莫  雅


細雪紛飛

   歲暮紅妝的街頭,一早緩緩細白飛舞。

  「啊!」是今年的初雪吶。孩子們雀躍地頻問:「會下得更大嗎?」;瞧著水珠紛紛的落地窗,單薄不抵寒冷的我卻猶豫著假日,該如何出門了『這地域少有大雪,該很快會停吧?!』。

  說著說著備妥棉織的購物袋;聽由兩兄弟咭喳沿途興奮,撐開傘來迎向不斷落下的滿天花白。沾染那份喜悅心情,緊隨一路幾近光禿的大樹般,記憶攀延當年相仿時節景象,在東京第一次出逢的那場雪,一個人有棉花般輕盈的錯覺,浮生瞬息又是十八年華流水。

  每個人,究竟年輕過。

  宛若年年初雪必然來訪,悸動會搭附著年輪溶蝕在五味雜陳的生活裡,多久歲月後的今朝,唯存淡淡一念興起又再度飛揚遠放。

  庇蔭下的幼小,正奮力牢記鴻展翅膀的姿態,認真分辨可以更高、更遠的技巧。對照著我漸漸收拾輕狂許下的壯志,試圖忘卻曾經的渴望、平撫多餘不捨;且茫然不知再需幾多年頭。

  孩子們愈是接近單飛的未來,我則愈想望徐徐能遺落心底眷戀,直到終老一天。再見這片皓白初雪,或許諦念悲、喜,原來如是切近;所有煎熬經過,僅是渺渺轉眼似識的雲煙。

  倘使生命交替的真意,天下萬物即便源源相從。

  誰人?又得以妄想獨自崢嶸長久。


【03/12/20】

 

 

>>>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