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施散的厚恩

于中旻

 

  使徒保羅不忘那上面來的異象,照主的託付,忠心殷勤的事奉。他一生工作最久的地方是以弗所。
  年老的保羅,勇敢的面對捆鎖和苦難,勇敢的面向耶路撒冷走去。因為知道即將失去自由,不能再見所愛的羊群,特地差人去請以弗所的長老們來,在相近的米利都港口相會,對他們諄諄囑咐。
  人臨別最後的話,常是最重要的話。保羅情感殷切的說:“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使徒行傳20:35)
  他引用主耶穌的話,作為勸勉的總結,並且以自己實踐的榜樣證實—以自己殷勤工作,清潔的收入,幫助需要的人:“施比受更為有福”。這教訓,不能祕而不傳,否則教會就失去機會了。這句話,不直接見於四福音書的記載,很可能耶穌關於聖徒使用財物原則的總結(馬太福音6:19-24);或是取自路加福音第六章38節的精意。
  基督徒主要的特性,就是愛別的人。用另一方面說,自私與基督徒是相反的語詞。“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立比書2:4,5)


保羅在路司得醫治瘸腿的
St Paul Healing the Cripple at Lystra, 1663
by Karel du Jardin, 1622-1678
Rijksmuseum, Amsterdam

  在舊約聖經中,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也是至今猶太人引以為傲的先人和君王。
  大衛得古今擁護的特點之一,是他仁慈性格,表現出其超越的屬靈品質。他登上以色列的王位,國事安定不久,就作兩件事:將約櫃迎進耶路撒冷(撒母耳記下6:1-15);然後,大衛問說:“掃羅家還有剩下的人沒有?我要因約拿單的緣故,向他施恩。”結果,尋得約拿單的兒子米非波設;王恢復他全家的資產,還使他住耶路撒冷—瘸腿的米非波設與王同席吃飯。大衛看到他的臉,就記起至好的朋友約拿單(撒母耳記上20:15;撒母耳記下9:1-13)。
  大衛王的逆子押沙龍卒起叛亂,王和跟隨的人倉皇逃避,飢渴困乏。叛軍的聲勢旺盛,佔領部分基列地區;在大衛生命和國勢的低谷,基列的羅基琳富人巴西萊,適時供應相當數量的後勤補給(撒母耳記下17:26-29)。後來押沙龍敗亡,大衛光復國土,陰霾散去。八十歲高齡巴西萊,特地從家鄉來,送王還都。大衛王記念他在困厄時候的支持,邀請他去耶路撒冷,願意給他照顧養老。巴西萊婉拒王賜的恩典;王答應照顧巴西萊的兒子金罕(撒母耳記下19:34-40)從這些事上,可以看出大衛王不像一般政客的刻薄忘恩,只曉得人的利用價值。大衛處事待人,總是恩惠慈愛隨着,如同有腳陽春,所至帶來光明生機。
  這都表示大衛在可愛的詩篇所說的:“祂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不僅自己享受滿足,王所蒙的福,還流溢出來,惠及眾人—“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着我。”(詩篇23:5,6)這不是說,他只想得神的眷顧施恩,是他走到哪裏,就有基督的香氣,就有神的恩惠。
  掃羅抓手所能及的權勢,只用自己的人,收買人歸自己;掃羅對他左右的親信的小圈子說:“便雅憫人哪!你們要聽我的話:耶西的兒子能將田地和葡萄園賜給你們各人嗎?能立你們各人作千夫長百夫長嗎?…”(撒母耳記上22:7)這也是今天的政客們,“惟親是信”的原則。結果,被一群勢利小人包圍,只有他們是嫡系;可是臨到與非利士人交戰,小團體真是太小了,誰都不肯向前,真是兵敗如山倒,兒子們被殺,剩下掃羅孤家寡人,負傷逃不動,伏在刀上自殺身亡(撒母耳記上31:1-6)。

  基督徒必須有廣大的心,不是時刻抓緊的手,更不要蔑視貧窮,巴結富有的人;要特別在意貧窮人。“有施散的,卻更增添;有吝惜過度的,反致窮乏。”(箴言11:24)這是很正確的圖畫。
  保羅告訴外邦人的教會:耶路撒冷的使徒們,認證他在外邦人中的事奉,“只是願意我們記念窮人,這也是我本來熱心去行的。”(加拉太書2:10)慈惠的事工,與基督教是分不開的。從賙濟貧困,扶助被壓下的人,到為罪人預備救恩,正如撒迦利亞的預言,顯明是由於“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死蔭裏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78,79)
  高爾基(Maxim Gorky, 1868-1936)的名言是:“如果把快樂握在手中,永遠是微小;如果讓它走,將會經驗那是多麼偉大和寶貴。”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