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首位華人譯經者王宣忱

孫基亮

 


1904年登州文會館畢業的王元德

  王元德,字宣忱,以字行。1878年生於山東昌樂縣鄧家莊,1942年歿於青島市陽信路。
  王宣忱是翻譯家,參與和合本聖經翻譯,自譯新約首位獨立譯經人;他是詩人,參與讚神聖詩重訂,自編頌讚詩歌創作編譯詩歌;是教育家,在濰縣,濟南,昌樂,青島創辦學校,多所學校的校董;是實業家,創辦華北商行,中美冷藏庫,華北酒精廠等企業;蹤跡遍山東,在教會中很有影響力,教友們讚譽為“山東教皇”。


王宣忱故居

  王宣忱自1895年進入狄樂播創辦的濰縣樂道院文華書院,六年後畢業,轉入狄考文創辦的登州文會館,又三年1904年畢業。獲得校長柏爾根簽發的大學文憑。文憑長130.5厘米,寬50.25厘米,紅白綠三色綢緞製。


(點擊放大瀏覽)

  文憑內容,照抄如下,右起:

文憑
大美國長老會設文會館於山東登州城內特以聖道文學
天化格算教育人才今有青州府昌樂縣王元德已按本
館課程即
四書五經 化學辨質 天文學 地石學 化學
策論經義 格物測算 微積學 地勢學 數學
中國史記 代形合參 格物學 地理誌 形學
萬國通鑑 圓錐曲線 心靈學 代數學 羅馬
福音合參 省身指掌 是非學 八線學 樂法
天道溯源 救世之妙 富國策 測量學 體操
逐一學完考准造就若此誠堪敬重故本館主特予文憑
以示嘉賞
大清光緒三十年四月二十八日  館主柏爾根發給

  1904年文會館大學畢業,九年美國教會學校的學習,中英文的深刻造詣,被狄考文博士推選為“聖經修訂委員會”的中文助手,參與聖經翻譯工作,直至1908年狄考文去世。狄考文之後的修訂委員會主席富善博士(Chauncey Goodrich, 1836-1925)說:

“狄考文博士在這項工作中,有一位學者幫助,這就是王元德先生(宣忱),也是文會館學生出身。王元德(宣忱)先生,是文會館學生出身,長於邏輯思維的年青人。他具有敏銳,深邃,邏輯的頭腦。讀過所有最好的官話語體著作。在句子結構中,他能很快地找出句子結構中的任何毛病,並堅持不懈地予以糾正。他在翻譯中,也是最忠誠地從事翻譯工作,數次拒絕領取發給他的數倍薪酬。我想,他之所以能夠如此,既有受狄考文博士人格強烈影響的因素,也有他自己對這一工作熱愛的成分。”

狄考文力主新的譯文,要通俗化,平民化,口語化,避免洋腔化,擺脫文縐縐。而王宣忱這位昌樂農村出身的學者身分,恰好具備既有知識又沒脫離平民生活的學者特質。
  1933年王宣忱回憶譯經過程:

“按譯經例,由聖公會公選若干人,其人分居南北省,語言各異,預定同譯某卷,各備稿本,互換閱視,然後會集一室,反復討論,以多數之同意為主。每次會議,有強執原文之字句,遂使華文不可通者;有只求話語之流暢,遂致原文失其實者;聚訟紛紛,甚且決裂。”
“各抒所見互資考證時而和樂可親時而爭執紛縕時而拍案大叫負氣四散少焉含笑以歸從頭商量每定一稿恆滔滔雄辯數日不決…曆五年之久餘未嘗一日或離也…”

翻譯聖經的討論之熱烈和認真,可見一斑。


官話和合譯本譯經委員會(1906年煙臺)
左起:中國內地會的鮑康寧(F.W. Baller),劉大成,美國公理會的富善(C. Goodrich
張洗心,美國北長老會的狄考文(C.W. Mateer)和王元德(宣忱)
美國美以美會的鹿依士(S. Lewis),李春蕃。 刊載於1906年教務雜誌Chinese Recorder, 1906, 355),圖片轉載於陳少蘭編著中文聖經翻譯簡史,香港,環球聖經公會有限公司,承蒙美國聖經會檔案館提供。


1913年與劉玉峰合編文會館志

  1913年,王宣忱任濰縣廣文大學教授,和劉玉峰先生合編文會館志文會館志是一部研究登州文會館的權威性歷史文獻,內容依次為緒言,傳記卷,歷史卷,選錄卷,同學齒錄卷,同學像譜卷五卷,約十萬字。分別介紹文會館歷史,場館,學科,條規,考驗,圖書,儀器,立會等,對狄考文博士,夫人狄就烈,赫士博士,柏爾根博士,皆作行年事略。王宣忱專門為狄考文博士撰寫文言文傳記。為登州文會館的歷史發展勾勒出明晰的脈絡,是研究文會館歷史的寶貴史料。作為一部清末時期完整的大學校志。


聖經故事教科書
  1916年王宣忱為濰縣長老會,翻譯出版供教會小學教科書分級聖經故事。其時,山東省內許多教會小學,缺乏聖經課本。基督教華北大會,有鑑於此,成立聖經課本委員會,委派編輯適用之書,王宣忱被選為課本編輯委員。樂道院文華中學校長美國牧師衛禮士(Ralph Crane Wells,原譯維禮華森)博士,向他推薦美國耶魯大學博士,里彭學院哲學與教育教授威廉.詹姆斯.穆奇(William James Mutch, 1822-1900)所著分級聖經故事教科書。看了這本美國原版教材,深合王宣忱之意,適於低年級使用,立即譯成中文,寄給“委辦審閱,得到首肯後印刷成書。
  聖經故事供一二三年級使用,分為善人,聖殿,禱告,施捨,舊約,親屬,聖物,兄弟,父母與兒女,耶穌朋友等類別。印刷出版後,立即被四百學校搶購一空,備受歡迎,立即第二版重印。本教材特點是着重讓兒童口述記憶,老師不須過度講解,僅依教授大旨所列要求教學即可。

  1908年,雖然因恩師狄考文去世,中止了聖經翻譯,其實,他在和狄考文等人共同譯經時,就已經暗下決心,將來能以一己之筆,按照自己的意願,譯成文字流暢的王氏聖經。怕自己神學修養不足,為追求高深的神學知識,為自己譯經準備,遂入齊魯大學神學院深造。
  為宣傳基督和教會學校需要資金,王宣忱轉向實業。二十三年後的1930年,王宣忱的“華北商行”和美籍猶太人滋美滿(Evsei Samul Zimmerman, 1872-1943)的“滋美洋行”,合辦中美冷藏庫股份有限公司,出口冷凍雞蛋,業務興隆,經濟起色。陽信路新築樓房,舒適優越,兩女在聖功上學,穩定而富裕的生活,充沛的精力,實為完成夙願之機。從1931年開始,自譯聖經的艱苦歷程。每天從公司回家,不顧疲勞,埋頭書房,譯書至深夜,歷時三載,終於達成。主要依據1916年倫敦印行的英文原本為藍本,此藍本為參照拉丁文原本,於1901年紐約印行的英文本參考其他五六種聖經中譯本,包括狄考文去世前發行的狄考文等人翻譯的官話和合本原印本;狄考文去世後發行的狄考文等人翻譯的官話和合本後印本;美國北長老會傳教士惠志道(John Wherry, 1837-1918)等人於1906年翻譯的深文理和合譯本;馬禮遜(Robert Morrison, 1782-1834)翻譯,於1823年出版的新舊約全書;獻縣劉准翻譯的天主教譯本。
  他在新約譯者序中:

“迨至民國二十年方毅然重譯艱苦進行忘餐廢眠忽忽三載每成一章反復辯證細心參考再閱讀再校日無停晷脫稿後又高聲朗讀衡其音節多者百餘遍少者亦五六十遍總期不失原文語句流利為抱定決心此餘譯經之由來與志願也”

譯經之耗神,之耗力,之辛苦,之繁縟,王宣忱深得其味,他深感這項艱苦的偉大工作,沒有一個強健的體魄,是不能勝任的。王宣忱的新約譯本,1933年在青島出版,具有重要的歷史意義,這是由中國人獨立翻譯的第一部新約譯本。該譯本雖然流傳不廣,但對研究聖經頗有參考價值。作為中國翻譯家,王宣忱不滿足於傳教士的聖經譯文,更不滿足於中國學者在翻譯中所扮演的從屬角色。通過獨立翻譯,中國翻譯家可以擺脫傳教士翻譯主體在詮釋原文和中文表達方面的主導權,用自己的語言表達一個中國人對聖經的理解。


1933年王宣忱翻譯的新約全書扉頁

  1940年9月15日,山東中華基督教會在青島召開董事會,王宣忱將自己的頌讚詩歌呈請給大會審查,得到大家一致贊成,組織審查委員會,準備校對他的聖詩集稿,以便在教會通用。這本聖詩集最後於1941年九月出版。
  這本頌讚詩歌由王宣忱編譯,曲子元,劉滋堂,陳瑞廷,張作新,畢蔚坪,鄧余鴻,王紹周,劉鬱卿等人校訂。青島華北商行發行,青島德民印刷局印刷。王宣忱夫人孟冰仙對這本聖詩集的出版傾注極大精力,凡是新曲,都由她彈琴試唱,逐字推敲,覺得可以才定稿。王宣忱創作了許多歌詞,也翻譯了許多歌詞。這本讚美詩在四五十年代,青島上海路教堂,伏龍路教堂,城武路教堂都使用過。


2007年重新印刷的
頌讚詩歌

  頌讚詩歌收錄六三三首讚美詩歌曲,其中王宣忱經手的有二八四首,佔總數的四成半。二八四首中,他本人撰詞三十八首,新譯一三六首,修詞三十四首,重譯七十六首;另外,摘自讚神聖詩二五一首;還有二十人作詞的四十二首;其餘五十首,分別摘自晨星詩歌十二首;頌主聖詩九首;復興佈道詩兩首;讚主詩歌三首;消遣詩歌一首;靈交詩歌八首;普天頌讚十首;詩章頌詞兩首;基督徒詩歌兩首;青年詩歌一首。
  除王宣忱本人外,還收錄有二十人的歌詞四十二首:狄考文(四首),富善(四首),趙紫宸(兩首),丁韙良(一首),殷森德(兩首),李提摩太(一首),丁立美(兩首),王道明(三首),張逢源(兩首),王紹周(一首),曲子元(七首),孫希聖(兩首),朱葆元(一首),劉滋堂(三首),鄧餘鴻(一首),于複元(一首),陳恩福(一首),李元模(一首),宋徽(五十一首),張作新(一首),理義士(一首)等人或撰寫或翻譯的歌詞。
  最特別的一首,是第四六三首“聖教流行中國淵源歌”,幾乎就是基督教在中國的簡約傳播史。這首詩歌共二十一段,每段八小節三十四個字,二十一段共七一四個字。這七一四個字,連起來看,時間跨度從漢朝到中華民國,基督教如何從以色列傳播到中國,堪稱一部完整的基督教傳播進入中華的簡史。二十一段歌詞言簡意賅,既符合歷史事實,又符合曲譜韻律,詩歌規律,不超出曲譜限制,這就要求嚴格遵循詩律,還需具有歷史和宗教知識,絕非易事,無深厚文學文字修養很難寫出,充分說明王宣忱文學修辭功底之深厚。王宣忱這位狄考文的得意門生,不啻詩人和作家,創作的這首“聖教流行中國淵源歌”,充分顯示了王宣忱淵博的歷史知識和深厚的文學造詣。
  無疑,王宣忱在中國基督教會史上,是位有影響的人物,對王宣忱的研究與挖掘,還遠遠不夠。他在教會史上的地位和影響,還需要宗教學者,社會學者和研究者,對其進行更深入的研究和梳理,全面反映王宣忱的歷史作用。僅就他開創單獨翻譯新約聖經第一人,就可以把王宣忱提高到國家級文化名人的更高層次。衷心希望能看到有關王宣忱研究的更多好文!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