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我們來談天(四)

天上的生命

余仙

 

  人有自疚感,使他覺得不能親近神,甚或逃避神,以至恨惡屬神的人。
  孟子有話說:“西子蒙不潔,則人人皆掩鼻而過之。雖有惡人,齊戒沐浴,則可以祀上帝。”(孟子.離婁下)這位儒家的偉大論辯家,援引某些文化的習俗,祭祀之前,得進行潔淨的處理,以表示敬虔。這種態度是好的,但並不足以得上帝的喜悅;如果說齋戒沐浴就能事奉上帝,過分簡單了。
  聖經告訴我們,人的罪孽,是使人不得到神面前,可遠不僅是外表問題。“你們當自行割禮,歸耶和華,將心裏的污穢除掉;恐怕我的忿怒,因你們的惡行發作,如火着起,甚至無人能以熄滅。”(耶利米書4:4)
  自從人類的始祖墮落以來,所有的人都服在罪惡權下,無以自拔。連那些知識分子,道德人士,也是如此。
  耶穌基督在世上的時候,有一個品德高尚的官員,夜間來見耶穌,請教如何才可以進天國。這成為他的問題,顯然是他覺得生活上不能滿意。耶穌給他講起發生在出埃及一段史事:當年以色列人在進入應許之地的曠野路上,他們隨從私慾犯罪,神使火蛇到他們中間;凡被蛇咬的人必死。只有一個救法,就是神叫摩西造了一條銅蛇,挂在竿子上;所有被蛇咬的人,仰望那銅蛇,就得活了,立即出死入生。這是說,人犯罪必要滅亡,絕沒有盼望;只有信靠耶穌在十字架上代死,捨命流血的救贖,才可以得重生。

“我對你們說地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若說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除了從天降下,仍舊在天的人子,沒有人升過天…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2-16)

這不是出於人的智慧,是神設立的唯一救法。正像摩西從神領受的信息;不能尋求人的甚麼秘方。
  人生在世界上,是從水生的;必須再經過聖靈的生,才可以被接納入神的國度。在那裏,不同於必朽壞的世界,是屬靈的界域—所有一切,都是永恆。基督耶穌是神的兒子,惟有祂,天上帶來這世人無從知道的信息;因為這是天上的信息。也惟有祂,能夠代替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然後復活;並且藉着聖靈,住在信的人裏面。主預先告訴門徒,由死得生的奇妙轉化,是生命的連接,是經過基督,與天父連接,就與天父永遠的生命融合,就是永生。

“還有不多的時候,世人不再看見我;你們卻看見我,因為我活着,你們也要活着。到那日,你們就知道,我在父裏面,你們在我裏面,我也在你們裏面。”(約翰福音14:19,20)

  為了說明這奇妙的新生命,耶穌在走上十字架以先,向門徒說明,十字架像一個導體,完成這嫁接的事工—不是綁在一起,外表的,而是裏面的融合;經過聖靈的汁漿,輸送共通的營養,才可以結成果子。

“你們要常在我裏面,我也常在你們裏面。枝子若不常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常在我裏面也是這樣。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裏面的,我也常在他裏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約翰福音15:4,5)


Photo by Elle Hughes from Pexels

  結出果子,是有效連接的證明。人不需要多麼宣揚強調合一的好處,合一的技巧,聖靈自然保持合一的心靈,因為生命相同,不會發生相反的功能。合一的缺乏實際效果,只是由於生命不同的個體,只是為利而合,也為利而分;一旦利害衝突,就走向分家的結果。聖徒應該有共同的認識—與主分離的必然結局,是“不能作甚麼”。因此,生命相連的葡萄樹,只有共同利益,而沒有個別利益可言。主的話給我們清楚的看見,我們時常面對的,是生死的抉擇,不是利害的分野。

“使他們都合而為一;正如你父在我裏面,我在你裏面;使他們也在我們裏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來。你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我在他們裏面,你在我裏面,使他們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約翰福音17:21-23)

  耶穌更說到一項榮耀的事實:正如聖父與聖子的“合而為一”,不需要再努力進步;聖父所賜給聖子的人,就是教會,也同樣的有這榮耀的合一。教會所需要的,只是“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以弗所書4:2,3)永遠的聖靈常在聖徒心裏,叫聖徒合而為一,你停下來安靜默想,就會感覺到那屬靈的脈搏,在輕微有序的震動;剩下來是相應的行動—“寬容”,很容易理解相反的是排擠;“聯絡”,相反的是分割。保守不作這類侵犯的行動,自然就合一了。合一不是統一;和的先設自然是不同。簡單說,要知道和而不同,合而不分,才可以協力分工,為神的國度合作發展。

據說:五旬節後的使徒們,開門出去,拈鬮分配征服所知天下的區域,朝不同方向進軍。一度迫害教會的極端分子掃羅,悔改皈主,成為所揀選的外邦人使徒保羅,他自己見證,無休止的熱心:主藉着他的“言語作為,用神蹟奇事的能力,並聖靈的能力,使外邦人順服,甚至我從耶路撒冷,直轉到以利哩古,到處傳了基督的福音…但如今,在這裏再沒有可傳的地方,而且這好幾年,我切心想望到士班雅去…”(羅馬書15:18-23)士班雅(即西班牙),是當時所知世界的邊緣,難以想像竟然成為當年使徒征服的目標!且不說當年旅行的險阻,仇敵的反對,控告他:“我們看這個人,如同瘟疫一般,是鼓動普天下猶太人生亂的”(使徒行傳24:5)。是看不見的聖靈工作,“神的道卻不被捆綁”(提摩太後書2:9)。這是天人合一工作的實際功效。(下期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