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淺談莫札特第21號鋼琴協奏曲

陳大安

 

  這首長約三十八分鐘的樂曲共有三個樂章,第一樂章的節奏是輕快,第二樂章是行板,第三樂章是非常輕快。莫札特一生寫了很多鋼琴協奏曲,這一首應該列為精品之一。它最吸引我的是第二樂章,有柔美無比的大約五分半鐘的鋼琴演奏。莫札特之所以把這一段安排在全曲的中央位置,想是有其深意,換言之,即在充滿激情的第一和第三樂章之間,用這段輕柔甜美的琴音把聽眾帶進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夢幻般的,此曲只應天上有的境界。就如同一條河流的上下游均有險灘和急湍,但在上下游之間卻有一片令人賞心悅目的美景環抱着一泓深潭,聽眾就如同一葉扁舟行駛至此,舟子在平靜的水面可以好整以暇地欣賞兩岸的美景。
  我認為,要想聽眾充分享受這第二樂章,演奏者就應該以一般的調門來處理它,而不是故意用手指輕輕的觸摸琴鍵,以至於聽眾需要凝神屏氣的弓起耳朵才能聽得清楚。我之所以這麼說,乃是市面上能買到的CD幾乎全犯了將此第二樂章低調處理的毛病,大大的剝奪了聽者應得的聽覺享受。
  我只能算是個音樂愛好者,沒有資格批評知名的指揮和鋼琴家,之所以外行斗膽發表意見,乃是基於對樂譜的基本了解,那就是:為了讓樂團指揮(conductor)在演奏此曲時知道在曲調上應該如何處理,作曲家會在樂譜上適當地方標明在指揮時該如何處理節奏快慢或聲音輕重,譬如這裏所指的第二樂章,莫札特標示的是andante,表示他的意思是用“走路的速度”(walking speed),是不急不緩的行板,也就是用一般的速度來處理,並沒有特別指示要以低沉的調子來呈現,如果莫札特有這個意思,他會用pianissimo(很低沉)這個字,不知這幾位指揮先生如此低調處理的原因何在?我以一個外行而提出對音樂行家的批評,實在是太為這段神來之筆的曲子被如此低調處理而報屈,更是希望有行家在看到拙著後對這一點有所指教。
  這一段如果以普通的輕重來處理,效果就截然不同。這不是我亂說,因為我原先有張CD在這一段演奏的處理很令我滿意,不過這張CD和另一張CD已在前些年帶回台灣送給了一位敬重的中學老師,因為行前聽說那時正在寫書的她或許因為白日用腦過度,夜間往往不能成眠,我對老人家說,希望這首曲子第二樂章這段極端優美的演奏能使她安然入睡。現在唯一遺憾的是未能記下該CD的任何資料。曾一度想寫信給老師詢問,但是又想老人家已高齡九十幾,做弟子的怎能為這件小事去打擾,因而作罷。
  近年曾數度在網上搜尋,希望能買到滿意的版本,一般說來都很失望,譬如由西班牙名鋼琴家Alicia de Larrocha(Sir Colin David指揮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演奏的,或者匈牙利鋼琴家Vilmos Fucher(Herbert Kraus指揮Vienna Mozart Ensemble)演奏的,都將第二樂章的彈奏力度限制到極低,十分失望。可堪告慰的是,前不久在YouTube上看到兩場令人滿意的演奏,其一是捷克名鋼琴家Rudolf Serkin 1963年在維也納的一場演奏(Eugene Ormandy指揮Vienna Philharmonic),我鄭重推薦給有興趣的讀者到亞馬遜網站購得。另一個是韓國女鋼琴家宋悅雲(Yeol-Eum Son)於2011年參加柴可夫斯基鋼琴大賽時的表演,如果哪位讀者有興趣,不妨上YouTube搜尋出來聽聽,相信你也會非常喜歡。


Elvira Madigan, 1967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對這段樂曲情有獨鍾的人顯然大有人在。譬如瑞典製作的唯美電影Elvira Madigan(中文譯名不詳)就是用了這段優美如詩,浪漫得令人心醉的音樂來襯托一對因不願向現實妥協而一步步陷入絕境的愛情故事(註)
  一般說來,人類從視覺上所得到的享受要稍遜於從聽覺上所得來的,原因就是前者的享受往往是局限於一時的,而且是直接了當的;後者的享受卻是有層次的,會引起聯想的,而且是能存留在腦海裏可以哼唱的。莫札特的這首鋼琴協奏曲的第二樂章就是個典型的例子。我因為實在太喜歡聽,就讓我野人獻曝一次吧。

註:這部片子曾獲得1967年康城影展最佳女主角和美國國家影評人協會最佳外語片獎項。電影取材自十九世紀末的真人實事,故事講述馬戲團走鋼索女藝人Elvira Madigan與已婚軍官Sixten Sparre放棄一切為愛私奔,但殘酷現實逐漸逼近,他們不僅隱姓埋名,手頭也越來越緊,卻又無法找到工作,最後只剩下一種解決方式-雙雙在森林吞槍自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