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葡萄的故事

約翰福音15:1-9

田立柱

 

  當我們讀到耶穌所說:“我是真葡萄樹”的時候,我們會容易的想到,除“真葡萄樹”之外,還可能有“假葡萄樹”的,以賽亞書第五章的“葡萄園之歌”,有過這樣的描述:“他刨挖園子,撿去石頭,栽種上等的葡萄樹,在園中蓋了一座樓,又鑿出壓酒池,指望結好葡萄,反倒結了野葡萄”所謂“野葡萄”,應該就是“假葡萄樹”,尤其讓我們注意的在於,以色列的先知們,不止一人將“以色列”形容為“葡萄樹”,是上帝將其栽種在祂所選擇的地土之上。以賽亞的描述極其一例。看起來耶穌是將先知們的這個“比喻”應用在祂的談話之中,而重要的是這裏的“我是”含有將耶穌的“團隊”也包括在裏面的用意。因為這棵“葡萄樹”也包括了上面的許多“枝子”,那就是一個“團契”的意思了。

  這“真葡萄樹”的栽種人,是“天父”,耶穌如此強調“天父”是栽種人,是針對當時的“宗教當局”所設置的“公會”和此時的撒都該人以及文士等人們而言的,他們把持對神學的解釋權,他們將舊約律法的條文和其精義分裂開來,而成了“教條主義的律法”形式。限制了人對上帝旨意的深入領會,使那時候的宗教徒有外邊的形式,而失去了內在的實質,好像“假葡萄樹”一般的,“假葡萄樹”看起來和“真葡萄樹”的外觀,沒有很大的不同,但完全失去了真實的信仰內涵,是這些人“自以為是”的態度,把自己視為神學的權威和掌門人,而只有“天父”才是真正的園丁,祂是栽種的人,使我們清楚的意識到“團契”和“天父”的關係。這也是基督教信仰最為重要的基石。

  在“基督耶穌裏”也即如同在“葡萄樹”裏面一樣,是言明我們和基督耶穌的關係,即“基督裏”我們和祂的關係究竟含有甚麼意義,我們知道“葡萄樹”是具有生命特質的,一棵樹上所有的一切都連接在一起,並且成為一體,這就是生命整體性的特質。離開生命的母體,就是離開生命本身了,這也是耶穌一再提醒門徒的話語的關鍵之處,“在真葡萄樹”裏面,不是僅僅維繫一個群體的需要,而是為了使其生命得到充分的發揚,那就是“多結果子”,結果子是彰顯“真葡萄樹”的生命所在,也是對生命之主的榮耀,從“真葡萄樹”到栽種的“天父”,都因為這棵“葡萄樹”的果實而獲得榮耀。生命的讚美是最實際的,也是最具有實際意義的。

  這裏的“果子”自然就是“葡萄”,如果簡單的將果子看成是“令多人加入教會”的事情,這是我們常常耳聞的理解,這顯然並不合宜。從人的本分來看,我們所樂道的“信德”也可以是一個例證,好樹是結好果子的,這棵代表了基督新生命的“真葡萄樹”,顯然本應該結出“善果”的。信徒的生活見證既是生命的流露,也是生命的影響和延伸,而信仰所帶來的生命豐盛和付出,勇於承擔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完全奉獻自我的精神,無畏的面對一切困難境遇等等,均可以看成是一種“生命的顯示”。而“葡萄”最令我們難以忘懷的卻是“葡萄汁”所表示的“基督之血”的生命含義。耶穌就是拿起“葡萄汁”的杯,將其視為“立約之血”的,這也是教會記念耶穌的重要記號。這豈不是足以使我們記念並且視為我們和基督聯合的見證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