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外乾中強與樹

凌風

 

  已是幾年前了。遇到一位老朋友,看來還算健康。他自嘆:“外強中乾”。如果不是謙虛,客觀的既定事實,很少有改變的可能;可以告慰的是,“外乾中強”該是比較好的選擇。當然,那是以樹喻人。
  使徒保羅是外乾中強的人。照現代人的年歲長度來說,他未活到長久的生命;但照任何標準來說,他吃過夠多的苦。這是棵傷痕斑駁的樹,有許多砍伐的印記;然而他卻能說:“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哥林多後書4:16,17)不過,他不誇自己老而彌堅,或松柏良質,而歸榮耀於神的同在: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裏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哥林多後書4:7-9)

  樹,不能常青,不能持久,是有其原因。北方有句俗語:“樹不焦梢頂着天。”大概是說:樹過於高大了,枝繁葉茂,容易招致電擊,把頂尖給燒掉。人若太過高大,或是自高,難免遭受疑忌,要找藉口把他整肅;當然,這種口實並不會有啥困難。還有一種可能,是裏面有蟲蟻蛀蝕,腐敗,成為空殼;望做巍巍然,似乎偉大,也許他還自己裝作威風;可是耐不得風雨,受不得壞天氣的考驗—他忽然倒下了,比他自己所想的時間還早得多。轟然倒下,不僅樹倒猢猻散,樹上托庇於他的鳥飛去了,地面上的草木也遭壓折傷許多。
  還如是果樹,主人栽培它有些年日,按時施加肥料,希望它能夠結出果子;可是沒有,只有些葉子!園主的期望落了空,沒有誰會感到意外,自然得把它除掉。過些時候,去查看,它已經不存在了。

  樹木和樹人的道理,不無相似的地方。不過,長成的人,可以有自己的選擇,也要負如何生活的責任。
  人應該如何生活呢?不是順從自己的私欲,不是妄隨世人的學說,也不是聽誰的邪說異端,被風吹動,搖來搖去;“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詩篇1:3)主的話,就是生命的活水,扎根在水邊,時刻得着滋潤,汁漿豐富,經得起乾旱的考驗,能夠按時候結出合宜的果子,不論甚麼季節,誰來都不至於失望,總不能空手而歸,使人得益處。
  還不該忽略的,樹要栽對地方。不能單想望高處,給人仰之彌高;不能愛在路邊,給許多人看見,有聲譽,譁眾取寵。所結的果子被鳥獸和頑童摘食,有時還是未熟即盡。神稱為義的人,選擇與神親近,或者應該說是神揀選了他,栽培了他,作討神喜悅的事奉。

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利巴嫩的香柏樹。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神的院裏;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好顯明耶和華是正直的,祂是我的磐石,在祂毫無不義。(詩篇92:12-16)

  據說:棕樹是以色列地的土產,存在的長久年日裏,棕棗結果纍纍,所產比樹的重量還多。香柏樹生長在黎巴嫩的高處,傲霜耐雪,經得起歲月,長成作為聖殿的棟梁之材,遮蓋建殿的石頭不顯露出來。


棕樹

 


香柏樹
© Getty Images

  祝神使祂的兒女,另有一個心志,知道屬靈的價值,過分別為聖的生活,住在神的家中直到永遠。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