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翻看舊照片

郭廣智

 

  翻看舊照片,往事就上了心頭,我也真是悠閒,天天說時間不夠卻還有空沉醉往事間…

  剛到悉尼時滿臉好奇,雖然一晝夜沒合眼,卻還是精神…着急做這做那,傻傻天真的像個孩子。結果呢?丟了自行車,再丟了許多現金;這就是我初來這裏所交的學費。

  每次都熱情萬丈的去參加所有的聚會,積極參加服事,日復日,周復周,年復年…有時,我也自問,到底圖甚麼呢?你是在自欺嗎?你說服事神,可就快要連自己都養不活了,如何榮耀神呢?

  許多人也有心願意跟我交往,可是一看我的狀況和條件,就望而卻步了。我很能理解她們。連我家人也說我是給人“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的確,旁人說,你不講究吃,不要求穿,到底你追求甚麼呀?其實我只想簡單,單純服事神,我想安靜讀我的聖經,跟人一起唱詩歌,參加教會的聚會,甚至巴不得天天都聚會…這想法被人批評為逃避現實與責任。我承認有一部分逃避的成分吧。

  我做過醫藥銷售,也在非牟利機構工作過,還在偏僻地區當過一年多的志願者;我住過窯洞,倉庫,車站,睡在地板上,辦公室裏,不同人的家裏;我有着一份不切實際的清高,同時眼色極差(沒眼力見),不會察言觀色,也不知變通,所以總是常常碰壁,把事情辦砸鍋。這些都不是甚麼可誇耀的事,需要改變,我也已經努力在調整,學習了。

  我經歷過一些艱苦,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我流過淚,懊悔的或是感動的,虛偽的或是動感情的;可這一切都過去了。我還是我,沒有甚麼大變化,我堅持着我的堅持。比如我想只說主的題目,不在微信發與信仰無關的任何東西,不寫任何與福音無關的內容,不評論政治,不推廣商業或非商業的營銷,只傳播聖經,詩歌,聖靈的感動等。我不敢說我都做到了。作商業?我不會買東西,或者說不願意買東西;作非商業,又特別不願意籌款;所以總是點了死穴。

  現在任何事情似乎都要關注經濟,最基本的,人總要吃飯吧。現在如果要留在城市,至少也要有個住處…那個不切實際的理想呀,到底還能存多久,走多遠…

  今晚在海鮮店打工,清洗操作臺,服務客人,收銀,鏟冰,處理海鮮,最後還有把所有的產品都裝好放進冷庫…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魚呀,蝦呀;大大小小,一不小心就刺破了手,若沒拿穩就從手中滑落,幾小時下來,整個人都帶着魚的味道…真是一刻也停不了。我感謝神給我一個做體力的機會,我浪費了許多金錢和時間,體力工作叫我的頭腦可以休息,不至於胡思亂想。
  結束時是夜晚了,我在黑夜中走回住處。前方路邊一個房子門前有個青年,手裏拿着一瓶酒,我從他身邊走過時,彼此互相看見了,他醉醺醺的樣子跟我說“Hello”,我輕聲應了一下,就走開了,誰知他竟把酒瓶裏的酒向我灑來。我沒理他繼續往前走,就在離他已經好幾米遠的時候了,“砰”的一聲,我感到有碎玻璃濺在我褲腿後邊,他朝我扔酒瓶…
  我轉身,很想走回去跟他打一架;但我站了幾秒鐘,又轉回來,繼續走我的路了。我想撒但很想叫我害怕,或者被這些事激動,糾纏…
  感謝神,我在祂的保守中,不僅是身體,還有心靈。
  這件事,是對我的提醒。我知道我做的是對的。

  在這裏我希望每天都能作一點福音的工作,雖然很不專業,甚至我也不知道有沒有人會看,但還是繼續做吧。不是一直盼望作主的工作嗎?我沒有去任何所謂的旅遊點,也沒有參加甚麼活動或團體。唯一所作的就是眼睛累了出去走走,餓了就吃麵包,現在我又買了一大包中國的麵條。若問我有甚麼願望,我想吃一碗洛陽的豆腐湯…

  我再次讀了約伯記,那個年輕人以利戶其實是很不錯的,畢竟是他帶出了最後神的說話。神不需要給我們解釋一切。祂的問話已經很明白,祂是神,主權在祂。我們該像經過患難,經過辯論,也聽見神說話的約伯一樣,回答說“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我問你,求你指示我…”(參約伯記第四十二章)

  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如同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
  求你聽困苦人的冤屈,貧窮人的歎息,求你起來,把我安置在我所切慕的穩妥之地。
  主,求你幫助,求你指教,我承認也願意離棄罪過,想要蒙你的憐恤。我不願心中自是,求你教我憑智慧行事,好蒙拯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