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奴僕的故事

田立柱

 

  讀書如何豢養一隻奴隸的片段,一個對研究聖經非常有意義的內容,看罷方曉的,是說對奴隸加以管理之事,基本沒有“奴隸制”的階級內容,但是卻也知道了原來所謂的“奴隸制”的管理問題,是那個時代奴隸主所關心的事務。他們大約受哲學的影響,思考了不少關於如何對待“奴隸”的問題,所以也被視為“古典的管理學書籍”,其中說到了對奴隸的獎懲制度和人性化對待的問題等等,原來奴隸制度還有這許多的故事,並非僅有那些“暴力”的殘酷。其中甚至還有話說,那時代的奴隸們,其實還享有一般“自由民”所無法獲得的“機會”,例如“兵役制的免除”等等。這些都是與我原先所理解的“奴隸制度”相距甚遠。

  之所以關注到這本書的內容,其中原因之一是對保羅神學“在基督裏”的理解,這個觀念是如何進入到保羅的神學思考之中,確實是個重要的問題,自然神學家的解釋是從“末世論”的角度入手,是與“在亞當裏”相對的一種觀念,應該是個很有見地的解釋。然而這個觀念是否有社會事務的因素,是個值得注意的話題,讀以弗所書1:2-14,我們知道了保羅的解說,其中不乏一些關鍵性的詞語,是值得研究的。他好像將當時的這個制度作為“參照”,對“在基督裏”加以適宜的解釋。那些關鍵性的詞語,例如:“揀選”,“名分”,“赦免”,“基業”,“憑據”,“被贖”等等,這些詞語都與“奴隸制度”有些聯繫,例如“奴隸的買賣”是需要揀選的,被賣的奴隸要歸在奴隸主的名下,並且成為了“奴隸主的產業”,買賣奴隸是需要“憑據”的等等。會不會是保羅借用了這些“形式”對神學加以詮釋,以便使人們能夠理解和明白呢。

  其實保羅也把自己視為“基督耶穌的奴僕”,在羅馬書的開始,保羅就自稱為“基督耶穌的僕人”,在那個時代,這樣的稱謂並沒有“階級的意義”,而是忠信的含義,完全順服的意義。仔細想來,一個基督徒就是需要一番的“交託”,這正需要我們與基督有一種屬於“生命意義上”的聯合,所以保羅說:“現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着”(加拉太書2:20),就是這層意思的表達。這或許也意味着某種意義上的“放棄”,包括我們的主張和個性等等,全然的臣服在主的權柄之下,成為不同於已往的那個舊人。當人真正改變的時候,則他的那些價值觀念,也就隨之一新了,他的身分改變了,他的地位改變了,他的思想意思也改變了,不再是我的確切含義大概就是如此。而“赦免”的觀念,或許也是源自於“成為奴隸之後”的那些舊賬一概“結算”完畢了。


捆鎖中的使徒保羅

  自然這不是去為“奴隸制”的合理性去尋找甚麼理由的問題,去為奴隸制說好話的事情,而是尋找在那樣的社會狀況之下,這些是社會情況可能對神學給予的某些聯想,並且起到了啟迪的作用。保羅的處境是如此狀況的,那麼他就不可能“脫離”那具體的實際情況,去為自己的神學建造“形而上學”的理論,而是給那些身處同樣境況的讀者以“現實的”語境歸納,並且從中理解到保羅的神學應用。從某種意義上說,保羅的神學是在處理“人與人”之間關係的過程之中,品味到神與人的關係,保羅自己是具有“公民身分的人”,但是這個“身分”沒有給他帶來信仰上的甚麼益處,正如同我們所知道的那樣,得到一些,也就意味着失去另一些。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