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如何計算我們的年日,以得智慧之心

殷穎

 

  詩人摩西曾嘆息人生苦短,時間稍縱即逝:

“在你看來,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你叫他們如水沖去;他們如睡一覺;早晨,他們如生長的草;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詩篇90:4-6)

  中國名家先秦辯士惠施說:“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莊子.齊物論:“方生方死,方死方生。”慨嘆時間之短暫無常,萬物之瞬息萬變。阿布有詩“永恆”:“把一個瞬間分成十等分,就有了十個瞬間,再繼續分解下去,最終就得到了永恆。”,也都指的是時間的概念。
  空間,亦如此:“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諸山未曾生出,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詩篇90:1-2)
  詩人與哲人,皆認同時間無長短、空間無大小,皆為主所創。
  莊子.天下篇有頗多與詩人摩西思想暗合之處:以時間而言,“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世不竭。”“無厚不可積也,其大千里。天與地卑,山與澤平。汎愛萬物,天地一體也。”亦頗合詩人的祈禱:“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詩篇90:14)
  其實,詩人慨嘆之心意,是呼籲世人“歸回”。詩人在此詩篇中警告世人:“我們因你的怒氣而消滅,因你的忿怒而驚惶。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將我們的隱惡擺在你面光之中。”(詩篇90:7-8)摩西這首詩的重點,是要世人“歸回”。“歸回”的主旨,就是勸世人悔改,歸向神。
  以賽亞先知也儆告神的子民說:“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曾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以賽亞書30:15)“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詩篇90:6)何以致之?“我們經過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生歎息。”(詩篇90:9)“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走筆至此,我要特別俯首感恩。摩西時代人平均年齡為七十歲,強壯的可活到八十。我雖不強壯,卻已活過了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篇90:10)
  即使編讀此文者,或尚未達七十古稀之齡,也別疏忽;因轉瞬間,七,八十歲亦將彈指即過。摩西教我們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着智慧的心(詩篇90:12),世人切莫蹉跎歲月,或等閒視之。
  歷史上,不少詩人曾對人生短暫發出浩歎。三國時代曹操“短歌行”是其一。他志得意滿橫槊賦詩:“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後人評曰:“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詩人摩西,在慨嘆人生苦短之後,卻能上詣天心,並教導我們如何數算自己的日子,以得智慧之心。
  舊約中另有一人:族長雅各,當他拜見埃及法老王時,法老問:“你平生的年日是多少呢?”雅各對法老說:“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歲,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創世記47:8-9)一百三十歲,少嗎?當然不少。雅各此時已達性靈巔峰,他數算的,應為真正有意義的年日。雅各當年做了太多錯事,且多不勝數;違背神旨與欺騙他人的歲月,是有意義的存活嗎?當然不是。令雅各後悔的歲月,不能計算在內。我們的歲月呢?是否“已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我們若願將以往那些悔恨的日子算一算,再將得救並且活在主內的日子算一算,便可以得到智慧的心了。

  保羅也教我們一個計算年日的方法: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着;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拉太書2:20)

這種活法,才是得救且得勝的活法。如此這般計算我們的日子,便可得着智慧的心了。
  摩西詩筆一轉,由悲傷轉為歡呼,喜樂,由否定人生變為肯定生命。尤有進者,他還能承受上帝的榮美,與上帝同工。摩西這首驚詫起伏,高潮迭現的詩篇九十,能如此弔詭與變異?這首詩的詩眼,應是十三節的“轉回”。誰轉回?自然是神心意轉回,人才得救贖。神轉回,人必須先“要歸回”(詩篇90:3)。人如能祈求神對人的罪孽轉向恩赦,人必須先向神認罪悔改。保羅所云:“現在活着的不再是我(原先具有罪惡的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着(認罪悔改後的新我)”,正是由痛苦悲哀到歡呼喜樂。
  神人摩西這首詩篇第九十篇,我們必須一讀再讀,一生一世不斷反覆讀,以得智慧的心。讓我們同聲高呼:哈利路亞!阿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