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六三)

“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與“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着標竿直跑”

石衡潭

 

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八佾3.21)

注釋

  社:魯論作“主”。主:

“宔,宗廟宔祏。宀者,交覆深屋也。”(說文

省作“主”,指宗廟之神主,以木為之。古論作“社”。

“社,地主也。社亦以木為主以供祭祀。”(說文

“古者立社,各樹其土之所宜木為主也”。(朱熹.論語集注

地神,俗稱土地神。

“設其社稷之而樹之田主,各以其野之所宜木。”(周禮.司徒)

“有虞氏之祀,其社用土…夏后氏,其社用松…殷人之禮,其社用石…周人之禮,其社用栗。”(淮南子.齊俗訓)

“社稷所以有樹何?尊而識之,使民人望見師敬之,又所以表功也。故周官曰:司社而樹之,各以土地所宜。尚書.亡篇曰:太社唯松,東社唯柏,南社唯梓,西社唯栗,北社唯槐。”(白虎通.社稷)

  宰我:孔子弟子,姓宰名予,字子我。
  夏后氏:夏君。

“后,君也。”(爾雅.釋詁)

“夏稱后者,以揖讓受於君,故稱后。”(白虎通

  成事不說:既成之事不再勸說。

“事已成,不可復說解也。”(包咸)

  遂事不諫:已經開始終究必成的事不可再諫止。

“遂,竟也。”(廣雅.釋詁)

“事已遂,不可復諫止也。”(包咸)

“遂事,謂事雖未成,而勢不能已者。孔子以宰我所對,非立社之本意,又啟時君殺伐之心,而其言已出,不可復救,故歷言此以深責之,欲使謹其後也。尹氏曰:‘古者各以所宜木名其社,非取義於木也。宰我不知而妄對,故夫子責之。’”(朱熹.論語集注

  既往不咎:

“事既往,不可復追非咎也。”(包咸)

對讀

“這不是說,我已經得着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穌所以得着我的。[所以得着我的或作所要我得的﹞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着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3:12-14)

解析

  宰我用“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慄。”來暗示魯哀公,讓他果斷嚴厲一些。孔子對此有不同看法,他認為宰我這種說法是牽強附會,主觀臆斷,他也深知哀公的處境險惡及其個人能力,希望宰我不要亂出主意,輕舉妄動。張居正評價道:“夫祭地以報其功,乃立社之本意,至於所栽的樹木,則各因其土之所宜,而非有取義於其間也。宰我不知而對,謬妄甚矣。…孔子聞宰我使民戰慄之言,以其所對既非先王立社之本意,又啟魯君殺伐之心,因厲言以責之。”
  論語中是說君主如何執政,如何對待臣民;聖經中是說個人追求對耶穌基督的充分認識。過去無論是好是壞,是功是過,都要儘量忘記。當然,忘記的前提是認罪悔改,在耶穌基督裏面成為了新造的人。人若沒有徹底的悔改,忘記就等於拒不認罪了。人不能一直活在罪疚之中,那是一個沉重的包袱。應該相信,我們若在神面前認罪,信實的神必赦免我們的一切過犯罪孽。我們要輕裝上陣,勇往直前。當然,一般來說,人都希望忘記過去的罪孽,但對於自己已經取得的成績或已經獲得的知識,卻常常念念不忘,以此為傲。這是一個更重的負擔。我們所做的,實在算不得甚麼,而且是靠聖靈的能力與帶領;我們所知道的,按照應該知道的,還是不知道。所以,人應該從零開始,直奔標竿。上面來的獎賞指它不一定來自今世與地上,而指向永恆與天國。它也不一定是指今世的健康長壽,諸事順遂,升官發財,青雲直上,這些東西也可能使人跌倒敗壞。而困頓,挫折,艱辛,患難可能把人磨礪得更加堅強,溫柔,善良,正直,這些素質可能更符合天國子民。一名觀光客在意大利很好奇地注意着一個木材工人,他偶爾提起很銳利的鐵鉤在木材上猛刺一下,接着就把它另放一處。觀光客請教他這是為了甚麼要這樣做時,工人告訴他說:“這些順着山溪流下來的木材,在你看來都差不多,其實它們當中有一部分是不同的。那些我放過它們的木材,是生長在低谷地區的下材,它們沒有經過暴風雨的鍛煉,質地粗糙;至於我用鐵鉤猛刺之後另置一邊的木材,則是生長在高山上,從小就經歷風雨的侵襲,質地較佳,屬於上材,把它們當普通木材使用,就糟塌了。”神並不是用患難傷害人,而是造就人,好使人能擔負更大的重任。人不能滿足於現實的生活,在塵世中沉醉,而要嚮往永恆,不斷努力,得天上的獎賞—生命的冠冕。不注目永恆,人會失去方向與目標;不立足現實,人不知道從哪裏起步。論語是針對別人,有些迫不得已;聖經是針對自己,鼓勵積極主動。論語關心政治,聖經啟示天國。(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4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