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五八)

“射不主皮,為力不同科”與“多給誰,就向誰多取”

石衡潭

 

子曰:“射不主皮,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八佾3.16)

注釋

  主皮:皮,箭靶,以皮或布為之。主皮,有兩種解釋,第一種:貫穿箭靶。

“古者射以觀德,但主於中,而不主於貫革,蓋以人之力有強弱,不同等也。記曰:‘武王克商,散軍郊射,而貫革之射息。’正謂此也。周衰,禮廢,列國兵爭,復尚貫革,故孔子歎之。楊氏曰:‘中可以學而能,力不可以強而至。聖人言古之道,所以正今之失。’”(朱熹.論語集注

第二種解釋為:射中靶子。

“射有五善,一曰和志,體和葉;二曰和容,有容儀也;三曰主皮,能中質也;四曰和頌,和雅頌;五曰興武,與舞同也。天子有三侯,以熊,虎,豹皮為之。言射者不但以中皮為善,亦兼取之和容也。”(馬融)

“射者,男子所有事也。射乃多種,今云不主皮者,則是將祭擇士之大射也。張布為棚,而用獸皮怗其中央,必射之取中央,故謂主皮也。然射之為禮,乃須中質,而又須形容兼美,必使威儀中禮,節奏比樂,然後以中皮為美。而當周衰之時,禮崩樂壞,其有射者,無復威儀,唯競取主皮之中,故孔子抑而解之云,射不必在主皮也。”(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禮射不主皮。主皮之射者,勝者又射,不勝者降。”(儀禮.鄉射禮)

  我們取第二種解釋。

  為力不同科:

“為力,為力役之事也,亦有上中下設三科焉,故曰不同科。”(馬融)

對讀

“僕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卻不預備,又不順他的意思行,那僕人必多受責打;惟有那不知道的,作了當受責打的事,必少受責打;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加福音12:47-48)

解析

  對於“射不主皮”的解釋,朱熹與古注不同,我們還是取古注之說。大射是選拔人才的一種方式,不僅看重武藝氣力,也考察儀容禮節。這樣一來,前面兩句就可理解為並列,即大射之禮,既要射中目標,又要合乎禮節。射者的力量不相同,也需要分等級。這是古代射場的道理與規矩。孔子是感歎當時禮崩樂壞,只尚武功,以大欺小,以強凌弱,古風不再,他也希望人們記起與恢復古代的良好風尚。孔子所推崇的這些理想,對人有全面的要求,也考慮到了人稟賦天資的不同,是在不平等的現實中,儘量給每個人爭取平等的機會。這在今天看來,也是很有借鑒意義的。
  當然,對平等講得最深刻,最透徹的還是聖經。孔子承認人起點的不平等,他希望通過細化規則來多少彌補或平衡。世界上許多國家與地區,也基本上是採取這種模式,如給少數民族以特殊的待遇與政策等。但這種模式是不管終點的,其評價標準也是整齊劃一的。聖經中的平等與此大不相同。既承認起點的不同,也承認終點的不同。對不同的人不是用同樣的尺子量,而是給每一個人有一把尺子。就是說,神給每個人的計劃與目標都是為他本人量身定制的。這樣,每個人的一切,不必完全向他人看齊,也不是最終要向他人交待,而是向神看齊,對神負責。這樣,就既可以鼓勵人奮發有為,追求長進,又可以免去人世間的許多不平,不滿,嫉妒,爭競。
  第12章這段經文是耶穌用主人與管家的比喻來教導門徒在所託付的事情上要忠心並說出賞罰的原則。以為主人回來得遲,就虐待僕人與使女並且醉酒的,是不忠心的管家,主人回來時會受到主人的責打;知道主人的意思並認真遵行的,是忠心的管家,他們會得到主人賞賜。這個故事的用意是強調神的僕人要忠心,就是說,他們在世的一切作為不能隨心所欲,任意而為,他們的身分是管家,他們的職責是受託管理照顧神家裏的人,最後,他們還要為所行一切到主人面前交帳的。彼得顯然很清楚這一點,他這樣勸勉作長老的:

“我這作長老,作基督受苦的見證,同享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的,勸你們中間與我同作長老的人。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們;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為貪財,乃是出於樂意。也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彼得前書5:1-3)

同樣,我們每個人也是要到神面前交帳的。47,48這兩節則陳述了交帳時的一個基本原則,這個原則就是“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也就是所得愈多,責任愈大。對於信徒,意思是在天上的賞賜有大小之分;對於不信者,就是在地獄的刑罰有輕重之分。那些知道神在聖經中啟示的意思的人,有重大的責任要去遵行。多給他們,就向他們多取。那些明明知道神的旨意卻故意不遵行甚至悖逆的人,會受到重重的責罰,而那些知道得比較少的或者不知道的,他們的刑罰會相對輕些。
  一個人知道神的心意,就要照神的心意去做。不要拿自己來和別人作比較,也不要拿自己所做的來和別人所做的來作比較,誰強誰弱,誰多誰少,只是單單留心神對自己的要求。神給別人多少,我們不知道,神給我多少,我心裏應該是明白的。因此,我不要根據別人的光景來作標準,而要根據神對自己的要求作出行動。
  當然,人喜歡比較,也多趨向平均主義。看見別人少做,心中就不平;看見自己比別人多做,心中也不甘;別人做得又多又好,自己卻做不來,心裏就難受。人愛橫向比較,看別人與環境,神卻是注意我們裏面向祂的忠心。不要與別人多做比較,單單的注意主的要求,只有主的要求完成了,主的心才會滿意,冠冕不是看做工的大小,而是看做工之人忠心盡力的程度。一個信徒所追求的,是完成主所交託的事。
  還有,就是要殷勤做事。耶穌基督再來的時間我們不知道,因此,一個人要時刻有一種使命感和危機感,要努力把未完成的事情完成,才不會留下遺憾。濟慈(Keats)寫道:“我恐怕悄然離去,先於我的筆拾滿我的智慧之穗。”耶穌對我們說:“趁着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約翰福音9:4)耶穌也成為我們的榜樣,祂在最後的禱告中對天父說:“我在地上已經榮耀你,你所託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約翰福音17:4)。(下期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