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四九)

“君子無所爭”與“主的僕人不可爭競”

石衡潭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八佾3.7)

注釋

  射:此處指射禮。

禮:王者將祭,必擇士助祭,故四方諸侯並貢士於王。王試之於射宮,若形容合禮節,奏此樂而中多者,則得預於祭。得預於祭者,進其君爵士。若射不合禮樂而中少者,則不預祭。不預祭者,黜其君爵士。此射事既重,非唯自辱,乃係累巳君,故君子之人於射而必有爭也。故顏延之曰:“射許有爭,故可以觀無爭也。”(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揖讓而升下:

射儀云:“禮:初,主人揖賓而進,交讓而升堂。及射竟,勝負已決,下堂猶揖讓不忘禮。”故云“揖讓而升下”也。(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而飲:

謂射不如者而飲罰爵也。射勝者黨,酌酒跪飲於不如者云:“敬養。”所以者然,君子敬讓,不以己勝為能,不以彼負為否。言彼所以不中者,非彼不能,政是有疾病故也。酒能養病…故云“敬養”也。所以云:“君使士射,不能則辭以疾。”(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其爭也君子:

欒肇曰:“君子於射,講藝明訓。考德觀賢,繁揖讓以成禮,崇五善以興教。故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言於射尤必君子之無爭。周官所謂‘陽禮教讓,則民不爭者’也。君子於禮,所主在重,而所略在輕。若升降揖讓於射則爭,是為輕在可讓而重在可爭,豈所謂禮敬之道哉?且爭無益於勝功者也。求勝在己,理之常也。雖心在中質,不可謂爭矣。故射儀曰:‘失諸正鵠,還求諸身。’求中以辭養,不為爭勝以恥人也。又曰:‘射,仁道也。發而不中,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因稱此言以證無爭焉。誠以爭名施於小人,讓分定於君子也。”(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司射命設豐,司官士奉豐,坐設於西楹西。勝者之弟子洗觶,升酌散,南面坐,奠於豐上。司射命三耦及眾射者。勝者皆袒決遂,執張弓。不勝者皆襲,說決拾,卻左手,右加弛弓於其上,遂以執弣。一耦出,揖如升射。及階,勝者先升,升堂少右。不勝者進,北面坐取豐上之觶。興。少退。立。卒觶。進。坐奠於豐下。興。揖。不勝者先降,與升飲者相左,交於階前,相揖。適次,釋弓,襲,反位。僕人師繼酌射爵,取觶實之,反奠於豐上。升飲者如初。三耦卒飲,司射猶挾一個以作射,如初。一耦揖升如初,司射請以樂於公,公許,司射命曰:不鼓不釋,三耦卒射如初。司射命設豐實觶如初。途命勝者執張弓,不勝者執弛弓。升飲如初。卒,退豐與觶,如初。(儀禮.大射)

爭既不可無,而又不可極。故示之以揖讓以為節。爭之勝者,挾勢凌暴,無所不至,故令飲不勝者以致其慈。禮者,禦侮圖存,尚恥求勝,兩黨迭進,人道之大義,孔子之微意也。(康有為.論語注

對讀

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惟有那愚拙無學問的辯論,總要棄絕,因為知道這等事是起爭競的。然而主的僕人不可爭競,只要溫溫和和的待眾人,善於教導,存心忍耐,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或者神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提摩太後書2:22-26)

解析

  孔子講君子人格中一個重要方面就是不爭。就是在不得不爭的場合,也要符合禮節,保持君子風度。他特別舉了射場的例子。射場是爭場,在這種情況下,更可以看出人的心性。真正的君子能夠經受住這樣的考驗,而小人則會立馬露出原形。
  聖經中是反對爭競的。在舊約中,基拉耳的僕人與以撒的僕人爭水井,明明是以撒的僕人挖掘的,基拉耳的僕人卻硬要說是他們的。以撒叫僕人不要與他們爭競,而另外擇地挖井。如此反覆了幾次,以撒終於挖掘到了一口後來取名為利河伯(就是“寬闊”的意思)的井。以撒感謝到:“耶和華現在給我們寬闊之地,我們必在這地昌盛。”在沙漠中,水井是非常珍貴的。基拉耳的人來爭水井,表明他們排斥以撒這位新來者。以撒一再忍讓,又一再蒙神的祝福。這也讓基拉耳的人看到了神的作為。最後,他們主動找以撒立約,互不加害。聖經中許多地方都教導人不要爭競。

“分爭的起頭,如水放開,所以在爭鬧之先,必當止息爭競。”(箴言17:14)
“喜愛爭競的,是喜愛過犯;高立家門的,乃自取敗壞。”(箴言17:19)
“不要冒失出去與人爭競,免得至終被他羞辱,你就不知道怎樣行了。”(箴言25:8)

  提摩太後書中的這一段是使徒保羅對年輕的基督徒領袖說的。他首先告誡他們要逃避少年的私慾。這就如同孔子所說:“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季氏16.7)。當然,少年的私慾,不只是肉體的情慾。還包括:急躁,就是做事永遠不會按部就班,慢慢小心去做,常常過於急躁而欲速不達;以及自持,驕傲,理想主義等。
  保羅從正面鼓勵他們追求公義,就是給人和上帝所應得的;追求信德,就是因信靠上帝而有的忠誠可靠;仁愛,就是無論別人怎樣待他,但他都堅決地用至善去待別人,這樣便能剷除一切苦毒和報復之念;追求和平,就是與上帝和人建立正確的愛心團契關係。這些都要和清心禱告主的人一同追求。基督徒不應該離群索居,超然物外。他必須在與其他人的相交之中找到力量和喜樂。正如約翰.衛斯理所說:“人必須有朋友,並且要和別人交朋友;因為從來沒有人會獨自一人進天堂的。”
  基督徒領袖必須溫溫和和的待眾人;甚至當他必須作批評,並指出人的錯處時,他也要溫和而切不要存心傷害人。他必須善於教導:不只是簡單地把真理說出去就完事,而是要將真理真正深入人心;他不只是用口去傳講,還必須用生活把基督顯明給別人。他必須存心忍耐,就像耶穌甘願受侮辱,傷害,慢待和蔑視。他必須用溫柔勸誡那抵擋的人;溫柔是刀槍不入,又是無堅不摧;是鍥而不捨,又是體貼入微。他的手好像高明外科醫生的手,既能絕對正確地找到病患所在;但當他動手術的時候,又不會讓病人受不必要的痛楚。
  他們還要堅信上帝能喚醒人心,使人悔改,渴望真理,同時,也要去與上帝同工,藉着傳揚的功夫,救世人脫離魔鬼的網羅,領他們順服上帝的旨意。上帝喚醒人悔改;基督徒領袖敞開教會大門,迎接誠心悔罪之人。
  論語注重君子的人格與風範,而聖經中更關注的是那些將要被喚醒被救助的人。因為他們的靈魂在沉睡之中,難免會對喚醒他們的人有所嗔怪,甚至反感。這時候,基督徒更需要溫柔,堅定與忍耐。君子可能代表諸侯與國王,基督徒則代表上帝,他們不只是求自我完善,而要與人同蒙救恩。(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