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聖經論語對讀(四十)

“人而無信”與“使人生發仁愛的信心”

石衡潭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為政2.22)

注釋

  輗軏:音ní è,車轅端固定車衡者。

“大車,牛車。輗者,轅端橫木以縛枙者也。小車,駟馬車也。軏者,轅端上曲鉤衡者也。”(包咸)

  何以行之:

“輗穿轅端着之,軏因轅端節之,車待輗軏而行,猶人之行不可無信也。”(鄭玄)
“墨子曰:‘吾不如為車輗者,巧也。用咫尺之木,而引三十石之任。’蓋車無此二者,則不可以行。人之有信,為交接之關鍵,猶車之有輗軏。若人無信,則一步不能行也。”(康有為.論語注
曾子之妻之市,其子隨之而泣,其母曰:“女還,顧反為女殺彘。”妻適市來,曾子欲捕彘殺之,妻止之曰:“特與嬰兒戲耳。”曾子曰:“嬰兒非與戲也,嬰兒非有知也,待父母而學者也,聽父母之教,今子欺之,是教子欺也。母欺子,子而不信其母,非所以成教也。”遂烹彘也。(韓非子.外儲說左上
孟子少時,東家殺豚。孟子問其母曰:“東家殺豚,何為?”母曰:“欲啖汝。”其母自悔而言曰:“吾懷妊是子,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胎教之也。今適有知而欺之,是教之不信也。”乃買東家豚肉以食之,明不欺也。(韓詩外傳.卷九)

對讀

“我們靠着聖靈,憑着信心,等候所盼望的義。原來在基督耶穌裏,受割禮不受割禮,全無功效;惟獨使人生髮仁愛的信心,才有功效。”(加拉太書5:5-6)
“我們為你們眾人常常感謝神,禱告的時候提到你們,在神我們的父面前,不住的記念你們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因愛心所受的勞苦,因盼望我們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被神所愛的弟兄阿,我知道你們是蒙揀選的;因為我們的福音傳到你們那裏,不獨在乎言語,也在乎權能,和聖靈,並充足的信心;正如你們知道我們在你們那裏,為你們的緣故是怎樣為人。”(帖撒羅尼迦前書1:2-5)

解析

  孔子講一個人信實與信用的重要。人要沒有這個,就像車子沒有輗軏一樣,不能行走。孔子在其他地方,也多次強調信。如“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學而1.8),“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顏淵12.7)等。他是講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或更多講統治者對人民的統治,似乎還沒有上升到信心與信仰的層次。
  聖經中主要是在信心與信仰的層面上來談信。基督教的核心教義就是因信稱義,故信心頗為關鍵。是否受割禮不重要,也不是靠行為稱義,乃是因無偽的信心稱義。這種信心不是一時感動,而是持續恆久的。當然,人也會有軟弱與動搖的時候,但真正相信的人會堅守到底。“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馬太福音10:22)信心也不是空洞無物,而會形成行動,產生果效,即有仁愛之心之行。信心與行為相伴相隨,信心帶出行為,行為見證信心。“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摩太後書2:21)“親愛的兄弟阿,不要效法惡,只要效法善。行善的屬乎神,行惡的未曾見過神。”(約翰叁書1:11)新造的人的目的乃是行善。我們確實不是靠善行得救,但我們得救而行善也是真確的。行善不是因,卻是果。我們行善不是為了要得救,乃是因為我們得救了乃要行善,感謝神恩。
  聖經中說人接受救恩靠恩典,憑信心,人傳揚這救恩也是如此。“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2:8-10)帖撒羅尼迦前書也特別強調“權能和聖靈並充足的信心”。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換言之,神早已為我們的生命定下了藍圖,描繪了路線。我們的責任是努力尋求他的旨意,然後堅定地遵行。我們不必為籌劃自己的人生而殫精竭智,只要接受他為我們編定好的計劃就行了。他為我們所做的安排說最好的。這樣,我們便能脫離煩惱和混亂,並保證我們的生活能把最大的榮耀歸給祂,最大的福氣歸給別人,自己又得到最大的賞賜。
  人有對神的認識與信心,才會有人與人之間的互相認識與彼此信任。否則,後者終究是不牢靠的。因為前者是後者的依據與根源。孔子一直在強調後者,他還沒有真正認識前者,但他一直在尋求。尋找並尋見的人有福了。(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