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奴在心者

田立柱

 

  讀以色列史知道,以色列人在埃及為奴的事,在埃及人的歷史記載上卻沒有出現。作為旁佐證之一,作者指出了另外事例加以說明此事的存在,就是那時候以色列人的不少名字,具有埃及的色彩,例如:何弗尼,非尼哈(撒母耳記上2:34),米拉利(民數記3:33),甚至摩西和亞倫的名字,都是如此的一番埃及味道。我們自然可以從文化的角度去解讀其中的涵義,但是有一點值得我們去揣摩,就是在埃及的歲月之中,他們已經受到許多埃及的影響了。包括這些名字以及不少的習慣等等,這也可以從他們在出埃及的過程當中,每每出現困境時,就有回歸埃及的念頭,可見其影響之一斑。


巴金

  巴金(1904-2005)老年的時候回顧自己年輕時所讀的書籍,其中有十字軍英雄記,是林琴南翻譯的系列屬文言文性質的書籍中之一本,內中有一句話成了巴金的心之所繫。此話語謂:“奴在身者,其人可憐;奴在心者,其人可鄙。”這讓他思想許久,自認為自己也有過“奴在心的時候”,例如文革之時的“牛棚”經驗,使他時時處於拘禁的心態當中,生活在陰影之下,而揮之不去,因此得不到心靈的釋放。文革結束之後多年,他才得以慢慢回顧自己的那段心路歷程,終於走出了那些事務帶給他心靈上的陰影,並且從中得到某種程度的釋然。

  其實“奴在身者”,並不是真正的“奴僕”。因為他有一顆盼望脫離“奴僕”處境的心靈,並且常常希望付諸實際行動,以便解脫這樣的困境,使自己得以自由,身心得以釋放。但是真正的“奴僕”,則是那些“奴在心者”。即使他們並沒有“奴在身”的處境,他們實際上仍然是“為奴之心”常伴左右的。罪的影響“如影隨形”一般的佔據着他們的心,那卻是真正的“奴僕”之人。這樣的人雖然不好加以鄙視,卻難以苟同其“所言所行”,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說,那是心靈的墮落者。保羅在羅馬書三章23節說:“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這裏所說的“世人都犯了罪”,指出了人已經陷於被“奴僕的軛”轄制於心的困境,而其結果就是虧欠了神的榮耀。與神的關係出現了分裂,就是“奴在心”的意思。

  人是神所創造的,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是有靈的活人。人犯罪虧缺了神的榮耀,很大程度上就是神的形象在人的身上消失了,失去了應該具有的,屬於神的美好。所謂虧缺了神的榮耀,在心神的層面上體現得最為突出,我們常常說的“屬靈新生命”,其根本就是恢復神所創造我們的完美,成為“新的人”,也只有這樣的新人,才能夠體現出神所創造的完美,在基督裏成為新造的人。只因信仰而成為新造的人,有一顆新心,正是表達這樣的意境。不但在人的思想空間如此,在人的基本生活狀況之中,也是如此。當人因信仰之故,擺脫了罪的纏累,其實也就是脫離了那“為奴之心”,進入到與神和好的新天地之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