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皂片一葉

田立柱

 

  我們家的洗盥間裏有一片薄薄的皂片,長時間的使用後,已經薄得近乎透明了。這樣一片半透明的皂片,臥在那藍色的皂盒裏,似乎有些美的感受。每天都有這樣的接近,珍惜之情油然而生,自知不過一片,不知哪一天會在脆弱中會被折斷,終成碎片,以至歸於無有。但是卻每每與之接近,在撫摸和揉搓中,得些潔白的泡沫,洗滌我們手上臂上的不潔處。用過後,便小心的再置它於那皂盒之中,以便晾乾,為下次的使用。它也似乎不願早早的離開我們,雖每日的使用,那消失的時間沒有到來,反而它顯得更加自潔,在透明中顯示出不折的心思來。我拿起它來給妻子看,妻子一笑,表示她讚賞之情,同時似乎有意思談說我的“癡迷”。我知道這情感近乎飄忽,不着邊際,卻也有一種對情感尊重的成分在其中,但終究它是要消失的。正如一個人的生命一樣,一天早上,我再次小心取之下來端於手上的時候,我看見皂片的終期到來的跡象,真的好像薄如蟬翼。是結束這一切的時候了嗎?我心中有一個聲音在說!我不想回答,卻下意識的把它取下來,找來一片輕薄的紙片,將它包裹起來,折成一片香紙一樣,置於書頁之中,終於成了一張書簽。我為它找到了長久些的歸宿,心中有一種安慰,那書也有了新的香氣。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