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蝴蜨夢

湮瀅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莊子.齊物論)

  天地間的受造物中,蝴蝶造型最美;雙翅的圖案變化萬千,色彩繽紛亮麗。蝴蝶在花間舞動時,不疾不徐,輕盈曼妙的舞姿,芭蕾舞者千般模擬也舞不出牠那溫柔蝶韻的萬種風情。花的芬芳,隨着蝶翼的閃動,飄灑,迴盪在春天裏,迴盪在想飛者的春夢裏。
  莊周(主前約369-286年)在夢中化為一隻蝴蝶身輕似羽,款款地,翩翩地在花間飛舞,無罣無礙,無喜無悲,好不自在,感覺妙極。不知是否與人在太空漫步的感覺有點相似?
  周非周,蝶非蝶;莊周與蝴蝶之間,到底有何種奇妙關聯?
  詩人李商隱在“錦瑟”詩中有句:“莊周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在望帝杜宇化作杜鵑鳥淒厲悲啼的思鄉聲中,為展翅飄飛的蝴蝶平添幾許哀傷,莊周若迷似幻的春夢便覺醒了,又回復成為莊周。
  人皆有夢,都想擺脫現實生活的羈絆,揚翼高翔,遨遊穹蒼。豈獨莊周而已!羽化登仙,是人類的夢想,古往今來多少人都在努力追求這個美夢,有人冥想,有人修行,有人煉丹,但最後總逃不脫死亡的毒鉤。
  杜鵑啼血,是為了思念“故鄉”?何處才是莊周與蝴蝶的原鄉呢?不該是曾努力掙蛻的蛹,也非短暫春潮的花叢,應是造物者永恆高邈的太虛吧。
  莊周在兩千四百年前便做了一個蝴蝶夢,夢裏化身為蝴蝶,想衝開時空障礙,突破現實困境,翱翔天際,可惜夢醒又回歸現實,最後仍無法逃出死亡的自然律。千秋萬代以來,多少哲學家,宗教家與夢想家,最後不是都要向死亡低頭嗎?但在二千年前,道成肉身的基督卻擊破死亡牢籠,雖然也要經死亡過程(在十字架上為人類贖罪),但卻以復活將人類的大敵死亡打敗了。使徒保羅感嘆說:

“死阿!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裏?死阿!你的毒鉤在哪裏?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神,使我們藉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哥林多前書15:55-57﹚

這與我們有任何關係嗎?當然有關。使徒保羅告訴我們:

“基督已經從死裏復活,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死既是因一人而來,死人復活也是因一人而來。在亞當裏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裏眾人也都要復活。”﹙哥林多前書15:20-22﹚

  當初亞當在伊甸園中因偷食禁果,導致自己與人類的死亡,如今基督擊敗死亡,成為復活初熟的果子,只要信靠耶穌,也會同樣復活。
  莊周的蝴蝶夢需要一雙翅膀,但信仰基督的人並不需羽化,便可以圓夢。我們相信了復活的救主,便能與祂一同復活。世上諸多宗教家多半都着重修行來生,認定死後便會陷入地獄苦境,要努力修行以求靈魂早日超生;只有耶穌基督能在十字架上突破死亡的禁制,改變死亡之宿命,並以復活的大能給信奉者帶來嶄新而永恆的生命。

祈禱:

  “由死裏復活的生命的救主,我感謝祢,求主賜給我復活的生命,讓我與主一同死也一同復活,使我的夢想成為真實。奉主的名禱告,阿們。”

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歲月沉香:小書齋作文習字敘。
台北:道聲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