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踏着年歲的殘痕(二)

變動的年日 不變的“仰望星空”

李浩

 

  前夜與室友共賞了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星際穿越Interstellar),依稀記得庫珀(Cooper)意味深長的一句臺詞:“我們曾經仰望星空,思考我們在宇宙中的位置,而現在我們只會低着頭,擔心如何在這片土地上活下去。”當時代的鏡頭,從“仰望星空”轉至“低頭謀生”時,人性本有的“屬天靈氣”便會消失殆盡。曾有人說:“一個民族有一些關注天空的人,他們才有希望;一個民族只是關心腳下的事情,那是沒有未來的。”仰望星空,油然而生的敬畏感能為提升國民素質裝載驅動力。仰望星空,我們不一定能領悟到大衛對人類本質的深邃洞察;也不一定如康德般對心靈審視有超凡的頓悟境界;但,仰望星空,至少能催生出如溫家寶般的感觸:“我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莊嚴而聖潔;那凜然的正義,讓我充滿熱愛,感到敬畏。”
  我們的民族漸漸丟失了仰望星空的“傳統”。楊鵬於2014年出版的“上帝在中國”源流考一書引起學界很大關注,他經考證後指出:

“‘上帝’與‘天’崇拜是中國傳統文化最早之魂”

同時,他還惋惜:

“中國思想史是一部逐漸遠離上帝的歷史。”

我內心感到歎息,曾幾何時,我們的民族擁有着仰望星空的文化之魂。時過境遷,仰望星空被標籤為“迷信”,“精神麻痹”,民族文化之魂被視為鬼魂般,受盡踐踏和辱罵,最後被弄得魂飛魄散。我們開始在“科學進步”,“經濟發展”的哲學下埋頭苦幹,勤勤懇懇,為存活在這片土地上而苦心孤詣,年復一年。失去仰望星空的習慣,意味着失去了超越世俗的信仰,其結果就是:失去超越世俗勢力的力量源頭。反之,重拾仰望星空的習慣,生命便會超凡。楊鵬說:

“在浩瀚神秘的宇宙中,我向神祗低下了頭,充滿着對上帝的敬畏。在浮躁競爭的社會裏,我向人群抬起了頭,充滿着對上帝的信賴。”

  新年了,如果我們的民族懂得溯本追源,每年“返璞歸真”一番,重新給我們的文化招招魂。那麼,我們民族不但能跟上時代的步伐,還能跟上太空的步伐哩!(待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