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衣服的故事

田立柱

 

  現在生活提高了,換衣服成了“家常便飯”,不少的人家衣櫃中,琳琅滿目的如同陳列一般。而過去,換一件新衣服幾乎如同禮儀那樣。那是一年當中最令人心動的時刻之一,而且是到了年關的三十才舉行的儀式,一家人在淡黃色的燈光之下,充滿了溫馨和快樂,每逢穿上新衣服的時候,心情總是別有一番滋味,似乎身心同時也提高了幾分,每當看到姐姐和弟弟亦如此的時候,心中的傲人情緒就演變成了美滿,當我們都以嶄新的面貌出現在彼此之前,也就成為全家人的歡喜和快樂,如今想起當年情形,其甜蜜總是相向而行出現在腦際之間。

  聽老者說戲,有古代上朝時的“正衣冠”的程序,王公大臣到了朝廷,必須履行這個“義務”或者是“責任”。這近乎“儀禮”的程序,並非“形式主義”的古代版本,他既是“禮儀”的必須,也是變換“王公大臣”們的心理角色的必要。或者還是提醒和振作精神的功效,看來不僅具有外來的表現形式,也具有內在的心理預備,一個人內心有了敬重和坦然,在朝廷的才會“正心誠意”的不虛此行,有正氣和朝氣的“獻計獻策”。而不僅僅是“照本宣科”的“例行公事”。

  我們的信仰告訴我們,當面對上帝的時候,認識到自己的過犯和罪過時,要有認罪和悔改之心,更為形象的話說是“脫去舊人,換上新人”。只有如此才能夠面對“行公義,施憐憫”的救主,這需要一番的更新和變化,使自己的身心處於新的狀態之下,這多少讓人想到成語“洗心革面”的意境,僅僅脫去舊人,並不是終結,而是一個開端,只有穿上新人的時候,才是人新生命的完成,那衣服的新生命意義也在於此,另外一處經文還提醒我們舊衣服是不能夠通過修補完成更新的,再好的補丁,即使是“綾羅綢緞”一般,也無法成為生命更新。耶穌說:沒有人把新衣服補丁在舊衣服上。

  耶穌講過浪子的故事,那個浪子回到家裏的時候,在無限的悔改之後,他的父親所給予他的就是一件新的衣服,聖經上說是“上好的袍子”,雖然不知道之前,小兒子的衣着如何,但是一個豬倌不會有甚麼更好的衣服吧,很顯然那時候的衣着肯定屬於“破衣爛衫”一類。到了父親的家裏,更換新衣服,其實也是一件具有意義的新衣服,那不僅是要改變他樣子的衣服,也是改變身分的衣服,父親對兒子的期待和內心的慈愛,於此表現的深厚以及博大“可見一斑”-父親盼望兒子成為一個新人出現在自己家庭之中。


父親給兒子準備了上好的袍子
The Return of the Prodigal Son, 1667/1670
by Bartolome Esteban Murillo, 1617-1682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一個犯了罪的服刑人員,是需要換上“囚衣”的,那囚衣沒有名字,而是編號,這可能是為了便於“管理”的原因。也與犯罪之人性質有其關聯性和一致性,是正常人身分的喪失,也是犯罪的代價。只有當他完成了刑期,符合了條件之後,他才可能脫去這件囚衣,換上原本屬於自己的衣服,成為正常的人。但是當一個人脫去舊衣服的時候,與此伴隨的則是更換上了新的衣服,他一定會體會到新衣服的意義,那不是衣服本身的價值所在,而是更新的心裏所發生的變化。衣服是我們生活之中時常的日用之物,卻讓我們思想到其中所包含的信仰經驗和靈性感悟。讓我們在基督裏換上新的衣服,卻只有耶穌基督能夠親自的賜予我們,也是無限的恩典隨時伴隨的證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