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十九)

“為政以德”與“照你的真理行”

石衡潭

 

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為政2.1)

注釋:

  德:

“德者,得也。”(禮記.樂記)
“德也者,得於身也。”(禮記.鄉飲酒義)

  北辰:

北極謂之北辰。(爾雅.釋天)
郭璞曰:“北極,天之中,以正四時。天中即天心,天體圜,此為最高處,名赤道極。”

  共:同“拱”,圍繞,環抱。

“拱,斂手也。”(說文解字
“眾星列峙錯居,還繞北辰,若拱向之也。”(劉寶楠.論語正義

  所:處所

孟子曰:“尊賢使能,俊傑在位,則天下之士皆悅而願立於其朝矣。市廛而不征,法而不廛,則天下之商皆悅而願藏於其市矣。關譏而不征,則天下之旅皆悅而願出於其路矣。耕者助而不稅,則天下之農皆悅而願耕於其野矣。廛無夫里之布,則天下之民皆悅而願為之氓矣。信能行此五者,則鄰國之民仰之若父母矣。”(孟子.公孫丑上)
包鹹:“德者無為,猶北辰之不移而眾星共之。”
郭象:“萬物皆得性謂之德。夫為政者奚事哉?得萬物之性,故云德而已也。得其性則歸之,失其性則違之。”
“為政以德,則無為而天下歸之,其象如此。”(朱熹.論語集注

  對包鹹等人“德者無為“的解釋,清代學者提出了不同意見。

“若更於德之上加一無為以為化本,則已淫入老氏無為自正之旨。抑於北辰立一不動之義,既於天象不合,且陷入老氏輕為重君、靜為躁根之說。毫釐千里,其可謬與?”(王夫之.讀四書大全說
“既曰為政,非無為也,政皆本於德,有為如無為也。”又曰:“為政以德,則本仁以育萬物,本義以正萬民,本中和以制禮樂,亦實有宰製,非漠然無為也。”(李允升.四書證疑
“包氏‘無為’之說,此漢儒攙和黃老之言。何晏本講老氏,援儒入道者,其作集解,固宜獨據包說,專主無為。夫為政以德,正是有為,夫子已明下一‘為’字。況為政尤以無為為戒。禮記:‘哀公問為政。孔子曰:政者,正也。君為政,則百姓從政矣。君之所為,百姓之所從也。君所不為,百姓何從。’夫子此言若預知後世必有以無為解為政者,故不憚諄諄告誡,重言迭語,此實可與論語相表裏。”(毛奇齡.論語稽求篇
“為政,秉政也。以德,為用有德之人。秉政而用有德之人,不勞而治,故有北辰之喻。”(物茂卿.論語徵

  論語集釋撰者程樹德按語說:

“此章之旨,不過謂人君有德,一人高拱於上,庶政悉理於下,猶北辰之安居而眾星順序。即任力者勞,任德者逸之義也。與孔子稱順無為而治了不相涉。郭象以黃老之學解經,必欲混為一談。朱子不察,亦沿其謬,殊失孔氏立言之旨。”

  後來,錢穆.論語新解亦從此說:

“本章舊注,多以無為釋德字。其實德者德性,即其人之品德。孔子謂作政治領袖,主要在其德性,在其一己之品德,為一切領導之主動。即如前‘道千乘之國’章,亦即為政以德。惟德可以感召,可以推行,非無為。”

對讀:

“耶和華啊,求你將你的道指教我;我要照你的真理行;求你使我專心敬畏你的名。主我的神啊,我要一心稱讚你;我要榮耀你的名直到永遠。因為你向我發的慈愛是大的;你救了我的靈魂,免入極深的陰間。”(詩篇86:11-13)

解析:

  孔子提倡道德,禮記.樂記:“德者,得也。”這是很好的一個指引,德就是所得到的東西。那麼,從哪裏得到?又得到了甚麼?儒家並沒有說得清楚明白。孔子強調德治,把它放在為政的中心位置,這是非常難得的。如今的政治只強調術的層面,而忽略了道與德的層面。這是短視的。包括現在一些鼓吹民主與憲政的人,以為憲政就是靈丹妙藥,可以包治一切疾病。這都過於天真。民主與憲政的產生,有其深厚的基督教背景與根源,就是對人罪惡的清醒認識,對神的敬畏與順服。如果沒有後者,只談前者,那就是捨本逐末,如同在沙灘上建樓閣,其結果是可想而知的。孔子也強調為政者本身的道德修養。“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顏淵12.17)無怪乎溫家寶總理2012年4月任命香港特首梁振英時也用這句話來對之加以勉勵,古老的智慧也用於當代的政治實踐之中。
  聖經也重視道德,但更注重對神的敬畏與仰望,把一切交在神的手中。在詩篇86:11-13中,大衛向神禱告,求祂將神的道指教自己,好使他馬上能照神的真理行。這是人以忠誠回應神對人的慈愛,“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詩篇85:10)接着,他繼續說,“求你使我專心”,即是說,使我的人格完整,以致成為一個清心的人。“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馬太福音5:8)這樣,大衛要用“一顆完整”的心稱讚神。因為神救了我“整個”人,免入極深的陰間。此處,用“靈魂”來代表整個的人。陰間指死後的世界,也代表一些“整全”的事物。它是深入在地下,在大自然的創造之下的“空洞的地方”,它也是上帝所創造的人類的潛意識。在人的潛意識深處,不斷湧現起惡念,兇殺,姦淫,苟合,偷盜,妄證,謗讟;這些都是污穢人的。神要拯救人脫離這一切。

“除了神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馬可福音10:18)
“各樣美善的恩賜,和各樣全備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裏降下來的;在祂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雅各書1:17)

這兩句經文也回答了中國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從哪裏得到?又得到了甚麼?人從神那裏得到,得到各樣美善的恩賜。神也並非一次性地給予,以後就不再管了,而是時時看顧,處處引領。只要人順乎聖靈的感動,照着神的真理而行。聖經的真理是活的引導,不是死的字句。耶穌基督就是道成了肉身。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14:6)

聖靈為耶穌基督作見證,也帶領人認識耶穌基督。聖經並不講現實生活中的政治,耶穌說:“我的國不屬這世界。”(約翰福音18:36)而其中最大的政治是引領人們認識神,做神的子民,照神的真理行。聖經也不只是倫理道德條文格言,它訓練人做君尊的祭司,聖潔蒙愛的人。

“倫理永遠不能取代群體,就好像語法規則不能取代說話行動一樣。倫理永遠是第二位的,它寄生在人們的群體生活方式上。”(註)

(下期續)

註:侯活士,威廉姆:異鄉客:基督徒的拓荒生活,世界圖書出版公司,2013,第89頁。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