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阿貍“無聲”的控訴

音凝

 

  阿貍是我養的一隻貓,一隻很怪的貓:一隻不叫的貓,一隻見人就躲的貓,一隻被人傷害得很深很深的可憐的貓。
  當初我去領養阿貍時,牠楚楚可憐地躲在鐵籠子裏的模樣頗令我心疼。牠只是用雙眼空空地望着我,並不希冀甚麼,也不拒絕甚麼,讓我好生憐惜而決定收養牠。我在飼養所中足足上了一兩小時的課,又簽了一大堆文件,才將牠領回。
  女兒給她起名叫阿貍(Alley),意謂“街貓”,因牠曾在街頭流浪,被許多人追打,甚至打斷了一條腿。抱回時只是一隻褐色小貓,長大後看似已趨正常,但仍然十分警覺與驚恐,一聽到聲音立刻找個角落躲起來,尤其見到陌生人更是飛奔而逃。我收養了牠好一段時間,仍未能拉近牠與我的距離。
  牠有一些怪異行為,是一隻不叫的貓;從來不會發出咪咪喵喵的叫聲,只有在帶牠到獸醫院去檢查時,被放在手術台上,牠才會偶然發出一兩聲,平日絕對聽不到阿貍的聲音。牠碗中的食物吃光了,也不會發聲索食,只是呆呆地望着我,等着我將食物放進牠碗裏。我想了許久,終於悟出何以阿貍會叫卻不發聲;極可能是因當年牠被虐打時,曾力竭聲嘶地驚鳴,留下了極大的恐怖記憶,因而終生噤聲作為對人類“無聲”的控訴。
  我曾試着將牠抱入懷中,但牠總是顫抖而且不斷掙扎,只好放棄。偶爾,牠也會趁我在看書不留神時,偷偷地跳上我腿,卻總是以尾部對着我,我稍一挪動,牠便立刻跳下逃開。牠最喜歡的動作,是躺在地上伸展長長的懶腰。有時牠也會跑到我書桌上,臥在我稿紙前,讓我撫摸牠的頭,或搔牠下巴。牠甚至會逐漸挪移身體,慢慢湊近,終於佔據稿紙,讓我無法下筆。當我伸手想撫摸住牠的身體時,牠又急忙掙脫逃走了。
  如今我收養阿貍已六,七年了,牠的習性卻絲毫未改,讓我倍覺傷感,而且十分不忍。因為當初牠幼小的身心,曾極其嚴重地遭受到人的攻擊迫害與肆意惡整,才造成阿貍終生的驚恐與疑懼。即使我對祂付出了全部愛心,並經多年撫慰,也無法讓牠痊癒。我對阿貍深深感到抱歉;因為造成牠無盡傷痛的,正是人的行為:一種殘酷的人的可惡行為。這類人的惡劣行徑,阿貍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鐵證而已。
  老子曾言“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道德經五章,所謂“不仁”是超越仁之層次的自然無為之意),天地豈會不仁,天地間的人之殘忍的行為才是不仁。人對虎豹之類的強勢動物只能畏懼而逃避,但對貓犬之類的弱勢動物,則任意肆虐以逞快。同為人類,我以這種懦弱鄙劣的乖行為可恥。
  特以此文代阿貍向人類提出嚴正的抗議與控訴,要請求我的同“仁”們,縮回你們虐打動物的手。

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歲月沉香:小書齋作文習字敘。
台北:道聲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