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中國名花-蓮

劉廣華

 


  蓮花又叫做荷花,因為蓮花與荷花同屬一個家族,古人叫做水芙蓉。蓮花原產中國,在水中生長,所以又稱出水芙蓉。蓮花所結的果叫做蓮子,蓮花的根就是蓮藕。荷花的葉子比較大,很有用途。在世界大城香港種蓮花,似乎比較困難,除非住在天台或新界。筆者住在美國的邁阿密,蓮花和荷花都種過,非常成功。蓮花有日間開花的,也有夜間開花的,而夜間開花的比較香。對筆者來說,荷花的香氣最好,因為濃而不俗,令你忘不了它。俗語說,各花入各眼,正如情人眼裏出西施,沒有一種花是不可愛的。筆者喜歡蓮花有兩個原因∶第一,已故內人的名字叫做愛蓮,是她祖父替她改的,因為她的祖父很愛蓮花,曾經收集全國有名的品種,種在他的蓮塘裏面,公開給遊客觀賞;第二,受了大宋學者周敦頤所作的“愛蓮說”影響。周氏是宋明理學的創始人,理學相當於哲學。“愛蓮說”原文如下: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盛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靜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予謂菊,花之隱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眾矣!”

  筆者試試先把“愛蓮說”翻譯為白話文,然後與讀者們分享其中的哲理:

  生長在水中和陸地上面的草本花和木本花,令人喜愛的實在太多了。晉代陶淵明獨愛菊花;自李家所建的大唐以來,世上的人很愛牡丹花;而我則獨愛蓮花,因為蓮花從塘泥裏面長出來卻沒有被染污,在清水中洗澡卻沒有妖氣,莖是中通外直,不打橫生也沒有旁枝,香氣遠播而清鮮,像一個少女長得亭亭玉立,你只可以站在遠處觀賞卻不能夠肆意玩弄它。所以我認為∶菊,是花中的隱士;牡丹,是花中的富豪;蓮,是花中的君子。真可悲!對菊的愛,在陶淵明之後就很少聽聞了;對蓮的愛,與我相同的還有誰呢;對牡丹的愛,正合乎眾人的口味啊!

  晉繼漢而生而遠不及漢,漢人對漢仍然十分懷念,只恨江山已改,人事全非。因此,有許多高雅人士選擇過隱居的生活,不求名利,不戀富貴,寄情於山水文藝,陶淵明就是一個代表人物。陶淵明曾經當過晉官,後來不為五斗米折腰,辭官過隱居的生活。陶淵明最有名的文學作品就是“桃花源記”,是一種避世的哲學思想。當今人人都談入世哲學,追求名利,講現實而向錢看,誰還傻頭傻腦的去追求世外桃源呢?所以周敦頤說得對,今天愛菊花的人實在太少了。

  唐朝是中國第二個黃金時代,唐人追求聲色犬馬,新潮享受,唐明皇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因為他除了寵愛楊貴妃之外,後宮還有三千佳麗,建華清池,天天飲酒取樂,不理朝政,不關心百姓。這就是唐亡的主要原因,可是唐代的享樂主義,一直影響着唐後每一個朝代,直到如今。

  1998年,當美國克林頓(Bill Clinton)總統訪問中國的時候,西安以唐禮接待,非常豪華。周敦頤說得對,“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因為牡丹代表繁華富貴。周敦頤不是說人人都愛牡丹,而是說人人都“甚愛牡丹”。“甚愛”就是愛到癲狂,死也不肯放手。我們住在海外的僑胞聽說,中國一直在考慮採用牡丹做國花,只因毛澤東喜愛梅花的緣故,所以至今還沒有最後決定。

  筆者只不過是滄海一粟,住在海外的一個無名的小華僑,然而,裏面還帶着中國人的血脈。因此,筆者斗膽暫時離開一下主題,發表一點個人對梅花的卑微意見。筆者認為梅花最有資格代表我們大中華,梅花是我們民族的花。朝代會更換,國家會興衰,但是大中華民族永遠生存大地。當年慈禧太后下旨定牡丹為大清國花,希望大清帝國永遠繁華富貴,今天慈禧太后和大清帝國在哪裏呢?聖經說:

“至於世人,他的年日如草一樣;他發旺如野地的花。經風一吹,便歸無有;他的原處,也不再認識他。”(詩篇103:15-16)

  本文是談蓮花,不是講梅花。周敦頤稱蓮花為花中之君子,君子一辭,凡是中國人都懂得它的意義,不用筆者在這裏解釋。數千年來,君子是我們中國人做人的標準,交友的對象,處事的原則。所謂做人要做一個君子,交友要交君子,處事要有君子之風。筆者從小就經常聽到母親這樣叮嚀∶“交到好人成君子;交到壞人變乞兒。”筆者相信,所有為人父母的,都盼望自己的孩子長大做一個君子。既然是這樣,我們為甚麼不種植蓮花,用來做實物教材呢?住在大城市的年輕父母,為甚麼不帶自己的兒女到有蓮塘的農村去旅行,讓他們從小就親眼看見蓮花怎樣生長呢?


周敦頤

  周敦頤的“愛蓮說”,雖然只有119個字,但是影響後世深遠。為此,筆者要介紹一下這個偉人,作為本文的結束。周敦頤生於1017年,死於1073年,年僅56歲,為人正直清廉,胸襟廣闊,一生熱愛蓮花。當他死前一年,抱病在身,與好友三五,坐在他家的池塘旁邊,欣賞蓮花,一時有感,寫下這篇不朽名作,字字珠璣,啟人心竅,百讀不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