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甚麼是真正的幸福感

音凝

 

 


莫言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在斯德哥爾摩大學的文學座談會中,有記者上前逼問:“你想幸福嗎?”記者們最期待的答案應為:“我雖得了獎,但並不幸福,因為…”如果莫言照記者希望的方向作答,這個新聞便會登上許多報刊第二天的頭版頭題;但莫言卻回答:“起碼今天我幸福,因為有許多讀者來聽我講話,我看到那麼多年輕的臉上神秘可愛的笑容,因此我很幸福。”莫言也許規避了記者提問的重點,但所謂的“幸福感”,卻莫衷一是:幸福的感覺,有許多不同的意境,這要看你着重的方向與領域。“舌尖上的中國”要告訴你味蕾的幸福感;耽於音律者要着重聽覺的幸福感;為自由而奮鬥者,強調擁有自由最為幸福;有所謂“愛情誠可貴,生命價亦高,但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期盼健康是病人的幸福,希望溫飽是饑餓者的幸福;芸芸眾生,對幸福各有不同的追求,但總結來說,以上提到的一些幸福層面,都是發生在特定的時空裏,如果換了時空背景,“幸福感”便隨即消逝了。幼兒的幸福感與成年人,老年人絕對不同;甲地之人的幸福感與居乙地者也不一樣;古代人的幸福感能與現代人的幸福感相提並論嗎?另外,族群與性別間的幸福感也有差異。所以,大言幸福感的國際民調者,所列舉的一些項目,所取得的結論與作出的國際排名次序(多半是北歐斯堪的那維亞的幾個小國),僅能做一種不完全的參考,缺少實質意義。
  但“幸福感”的確是一個重要的課題,值得我們仔細思量。
  同一個人如體認幸福感的時空改變,原本幸福的感覺會一掃而空,或者昔以為幸福者,今卻變成痛苦,而一種可隨時地改變的感覺,並非是真正的幸福,真正的幸福必須排除這些因素,必須能超越時空的影響,具永恆的價值,才能稱得上幸福。有人吃一口美食,覺得幸福;有人喜歡聽別人的阿諛讚美,覺得是幸福;有人以麵包為幸福;有人以愛情為幸福。莫言小時候家裏很窮,他曾夢想有一天可以吃上三頓餃子,便會十分幸福…幸福的種類難以計數,多半都是從人的感官出發,等這些因素消失後,幸福也便隨時地而逝。有沒有人反方向追求幸福呢?有,昔使徒保羅被囚禁在羅馬監獄中,按一般常情而言,他應以獲得自由為幸福,但此人卻反其道而行,聲言:“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書3:8)。異哉,保羅何出此言?難道得到基督比自由更重要嗎?對了,保羅雖身繫囹圄,但他早已得到了真正的自由;他不但能掙脫監牢的囚禁,而且還能升上第三重天,直達樂園,且聽到了隱密的言語…(哥林多後書12:1-4),這種自由的極致,無人能及。
  有人言耶穌基督的“登山寶訓”如一個階梯,逐層向上,最後的福氣為最高級,這樣講,保羅便已獲得最後且最重要的福氣了:“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馬太福音5:10-12)保羅能在監牢中找到“幸福感”嗎?肯定能,因為他非常快樂,有他寫下的書信為證:“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腓立比書4:4)保羅的“幸福感”不僅突破了鐵窗,甚至還突破了死亡,他的幸福證詞是:“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立比書1:21-23)聽見保羅“幸福感”的證詞了嗎?他斬釘截鐵地說:“是好得無比的!”

  祈禱:

“慈悲的救主啊!感謝讚美你,
求你將使徒保羅的真正‘幸福感’的信息,
透過鐵窗傳與一切期盼得到真正自由幸福的人,
使他們在肉體的束縛中,能獲得心靈的自由,
在悲苦的境遇裏,看到幸福的陽光,
在捆鎖中能享受真正的幸福。阿們。”

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歲月沉香:小書齋作文習字敘。
台北:道聲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