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八)

“汎愛眾”與“愛是從神而來”

石衡潭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學而1.6)

注釋:

  弟子:弟與子,對兄與父而言,泛指年小為弟,為子之人。康有為論語注對此有不同解釋:

“此孔子呼弟子而教之。蓋孔子之門人,皆已成人,在二十,敦行孝弟,親師取友,博學不教之時,不為童子言也。”

二者都可,康有為的解釋更通一些。
  入:“由命士以上,父子皆異宮”(禮記.內則),則“入”指由自己所居之室到父母之室,下一句“出”指出居己宮。
  親仁:親近有仁德之人。
  學文:學習五經六籍等古代文獻。馬融:“文者,古之遺文也。”

“弟子之弟,上聲。則弟之弟,去聲。謹者,行之有常也。信者,言之有實也。汎,廣也。眾,謂眾人。親,近也。仁,謂仁者。餘力,猶言暇日。以,用也。文,謂詩書六藝之文。程子曰:‘為弟子之職,力有餘則學文,不修其職而先文,非為己之學也。’尹氏曰:‘德行,本也。文藝,末也。窮其本末,知所先後,可以入德矣。’洪氏曰:‘未有餘力而學文,則文滅其質;有餘力而不學文,則質勝而野。’愚謂力行而不學文,則無以考聖賢之成法,識事理之當然,而所行或出於私意,非但失之於野而已。”(論語集注
子曰:“出則事公卿,入則事父兄,喪事不敢不勉,不為酒困,何有於我哉?”(子罕9.16)
“親人必有方。多知而無親…君子弗與也。君子多知而擇焉。”(大戴禮記.曾子立事)
“輕諾者寡信”(老子

對讀:

“我所禱告的,就是要你們的愛心,在知識和各樣見識上,多而又多;使你們能分別是非,(或作喜愛那美好的事)作誠實無過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並靠着耶穌基督結滿了仁義的果子,叫榮耀稱讚歸與神。”(腓立比書1:9-11)
“神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皆因我們認識那用自己榮耀和美德召我們的主;因此祂已將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就得與神的性情有分。正因這緣故,你們要分外的殷勤;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你們若充充足足的有這幾樣,就必使你們在認識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上,不至於閒懶不結果子了。”(彼得後書1:3-8)
“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神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並且認識神。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神差祂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着祂得生,神愛我們的心,在此就顯明了。不是我們愛神,乃是神愛我們,差祂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約翰壹書4:7-10)

解析:

  此語與修齊治平的道理一致,但主要從愛與仁的實踐與推廣來說。“行有餘力,則以學文。”與“文質彬彬,然後君子。”相應,與“學而優則仕”相對。行仁與學文之間有一種先後主次關係,但孔子也認為學文是必要的。康有為在論語注中總結這節說:

“蓋以孝弟發其行仁之始,以汎愛眾極其行仁之終,以謹信肅其行仁之規,以親仁熏其行仁之習,而後學文以廣其智益。雖仁智雙修,而始終於仁,但以智輔仁,所以養成人之德也。”

現在人的缺憾是太忙太滿,沒有餘力去學文,失去了優雅的氣度。
  聖經腓立比書1:9-11中說:愛心,知識與見識都是不可或缺的。愛心是動力,而知識與見識幫助人分辨好壞,確定方向。“知識和見識”是“愛心”增長的方向或範圍。而實際上知識與見識,也是基督徒愛心的要素。“知識”:此詞在新約裏主要指宗教方面的知識,這種知識有其理性或理論性的一面,但也包括生活上的應用及心志上的順從。這種知識以敬畏上帝為開端,以榮耀上帝的生活為目的和結果。見識:指道德及倫理方面的“辨別力”和“審斷力”。愛心,知識與見識三者配合,保證人能接仁義的果子。現在有人很有愛心,但沒有足夠的知識與見識去將之合宜地實現出來,或者沒有取得應有的果效,這是十分遺憾的。
  孔子講愛有等差,可也推崇汎愛,即博愛。其實,二者並無矛盾。彼得後書1:7也有相近的說法:

“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

等差之愛出自天然,汎愛則需要培養。孔子認為要做到這一點需要常常親近那些有仁德的人,就是說,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或者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當然,無論是內在修煉,還是外在推動,這種意義上的汎愛還是不夠穩固與牢靠。縱觀歷史,父子成仇,夫妻反目,兄弟鬩牆的事並不少見。彼得後書1:7所講的愛主要不是一種血緣之愛,親情之愛,而是在耶穌基督裏的愛,這裏的弟兄也不是指一個血緣家庭內的,而是指在神的大家庭內的。約翰壹書4:7-10則進一步說,愛是從神而來的,並且祂為人類作出了愛的榜樣。人從神這裏領受愛,就是接上了愛的泉源。人可以享受神永不止息的愛,也能夠把這種愛傳遞給他人,無論是親人,朋友,還是旁人,外人,甚至敵人。人的愛可以有等差,但這種愛不能行之久遠,惟有來自神的愛讓我們永不灰心,勇往直前。可以說,神的愛並不消除人的愛,而是使之更加完全。如安德烈非常愛哥哥彼得,在自己有幸見到耶穌後,馬上就去找哥哥,興高采烈地對他說:“我們見到彌賽亞了。”並且把彼得也帶到了耶穌的面前。最後,兄弟倆都成為耶穌最忠實的門徒,對世界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參閱約翰福音1:40-42)。所以,真正愛自己的親人,就是要把他帶到耶穌基督面前。(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