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五)

“巧言令色”與“造就人的好話”

石衡潭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學而1.3)

注釋:

  巧言,挖空心思想出來的討好人的話。令色,裝出來的和顏悅色。令:美好。

“巧言者,便僻其言語也。令色者,柔善其顏色也。鮮,少也。此人本無善言美色,而虛假為之,則少有仁者也。…王肅曰:‘巧言無實,令色無質。’”(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好其言,善其色,致飾於外,務以悅人,則人欲肆而本心之德亡矣。聖人辭不迫切,專言鮮,則絕無可知,學者所當深戒也。程子曰:‘知巧言令色之非仁,則知仁矣。’”(朱熹.論語集注
“華廢而誣,巧言令色,皆以無為有者也。”(逸周書.官人解)
“幣帛之間,有巧言令色,事不成;車甲之閒,有巧言令色,事不捷。”(逸周書.武紀解)
子曰:“君子不以色親人;情疏而貌親,在小人則穿窬之盜也與。”(禮記.表記)
曾子曰:“脅肩諂笑,病于夏畦。”(孟子.滕文公下)

對讀:

“他的口如奶油光滑,他的心卻懷着爭戰。他的話比油柔和,其實是拔出來的刀。”(詩篇55:21)

解析:

  孔子注重人的本質與本色,反對掩飾自己而討好別人,反對文勝於質。

“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雍也6.19)
“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恥之,丘亦恥之。”(公冶長5.25)

關於說話,孔子還說:

“辭,達而已矣”(衛靈公15.41)

當然,孔子並不反對說話有文采,他說過:

“言之無文,行而不遠。”(左傳.襄公二十五年)

只是反對假意逢迎。孔子的得意門生子貢說過類似的話(顏淵12.8),明代陳繼儒在小窗幽記中也說:

“甘人之語,多不論其是非;激人之語,多不顧其利害。”

可謂入木三分,切中肯綮。孔子最欣賞的是:

“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雍也6.18)

  舊約的詩篇和箴言中還有許多經文表示憎惡詭詐的言語與謊言:

“有何人喜好存活,愛慕長壽,得享美福;就要禁止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詭詐的話。”(詩篇34:12-13)
“謊話是我所恨惡所憎嫌的,惟你的律法,是我所愛的。”(詩篇119:163)
“行詭詐的,必不得住在我家裏;說謊話的,必不得立在我眼前。”(詩篇101:7)
“說謊言的嘴,為耶和華所憎惡;行事誠實的,為祂所喜悅。”(箴言12:22)
“義人恨惡謊言;惡人有臭名,且致慚愧。”(箴言13:5)

  新約中也多次告誡人要說真話,要棄絕謊言:

“我在基督裏說真話,並不謊言,有我良心被聖靈感動,給我作見證。”(羅馬書9:1)
“所以你們要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因為我們是互相為肢體。”(以弗所書4:25)
“我為此奉派,作傳道的,作使徒,作外邦人的師傅,教導他們相信,學習真道。我說的是真話,並不是謊言。”(提摩太前書2:7)
“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37)

  但真誠的讚美與良言是受歡迎的,也能對人有幫助。

“口善應對,自覺喜樂;話合其時,何等美好。”(箴言15:23)
“一句話說得合宜,就如金蘋果在銀網子裏。”(箴言25:11)
“…因他嘴上的恩言,王必與他為友。”(箴言22:11)

  最重要的是:

“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隨事說造就人的好話,叫聽見的人得益處。”(以弗所書4:29)

(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