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修昔底德陷阱

谷沉

 

  世界郵報The World Post)創刊號於1月22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會議(Davos 2014,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上發佈,並刊登了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專訪。針對中國迅速崛起後,會不會對美國,日本等舊霸權國家產生事實上的威脅,習近平在專訪中強調:

“我們都應該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強國只能追求霸權的主張不適用於中國,中國沒有實施這種行動的基因。”

習近平此語的意圖顯然是:清晰地告訴美國,中國的崛起不可避免,但中國不願意與美發生衝突;因為在當今全球化態勢下中國事實上已經深深融入全球事務,中美經濟利益事實上已經血脈相連。因此,中國崛起,不願意也不會威脅到當今世界任何一個強國大國。習近平的一席話,既昭示了中國夢的光明前景,也指出了西方大國應拋棄二元對立觀,避免在世界製造衝突,隔閡與對抗,導致兩敗俱傷,而要走和平共榮的道路。西方大國更應反思歷史,接納中國,適當作出調整和讓步,若針鋒相對則難免重蹈歷史的覆轍。


白魯恂

  何謂“修昔底德陷阱”?這是美國著名漢學家白魯恂所提出,白魯恂(Lucian Pye, 1921-2008),他是美國政治學家,著名漢學家,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出生於中國山西省汾州。他的研究主要關注文化差異在第三世界國家政治的現代化發展中的特殊作用,被認為是政治文化概念最早的實踐者和提倡者。對美國幾代政治學家有較大影響。他指出: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而現存大國也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此說法源自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的觀點,這位歷史學家認為,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既有的統治霸主競爭時,雙方面臨的危險-正如公元前五世紀希臘人和十九世紀末德國人面臨的情況一樣。這種挑戰多數以戰爭告終。公元前五世紀,雅典的成就急劇崛起震驚了陸地霸主斯巴達。雙方之間的威脅和反威脅引發競爭,長達三十年的戰爭結束後,兩國均遭毀滅。

  那麼中國經濟,軍事崛起的速度之飛快,規模之宏大,也令美歐和亞洲國家(特別是中國周邊國家)接應不暇,深感意外,既無法阻止,也不可抗拒,又難以適應,因而產生國家危機感,民族心理受挫感;從經濟,政治,安全到心理,自尊都感覺受到強大崛起的“中國威脅”。尤其美國舉國上下都強烈意識到崛起的中國正在趕上,甚至在一些領域已經超越美國,嚴重威脅美國的全球利益,激烈挑戰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於是乎大造“中國威脅”,“中國恐懼”的國際輿論,藉以孤立中國,遏制中國。我們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世界對中國的期待,就是對中華文明的期待。西方基督教文明在創造人類大量財富的同時,也以其二元對立觀在世界製造了衝突,隔閡與對抗。中國夢的實現過程,將是開創超越西方現代化模式,探索人類新文明的過程,這既是世界的期待,也是人類文明的期待。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從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中高度掌握了國際話語權。中國是世界上唯一擁有三重身分的國家:東方文明古國,發展中大國,新興國家。中國的多重身分,折射出中國夢的多重內涵:東方文明復興夢,發展中國家的發展夢,新興大國夢。中國的多重屬性,決定了中國夢不只是單純的中國的國家夢,民族夢,人民夢,也是世界夢,文明夢。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的名言,在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中國沒有必要和美國對着幹,但也不唯美國“馬首是瞻”。我們不會重蹈歷史的陷阱。中國發展自己的實力,經濟發展了,國力強盛了,即使打不過美國,但也讓他不敢動手打我們,否則,兩敗俱傷。因此,中美兩國一定不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這是高層領導人包括普通民眾都必須清醒的事,合則兩利,鬥則兩傷。掌握了這一點,中國人完全要挺起自己腰板,既敢於和美國人說“不”,又要和美國人論合作。美國人現實,我們中國人也不會蠻幹。

  神說:

“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嫉妒惡人;因為惡人終不得善報;惡人的燈,也必熄滅。”(箴言24:19-2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