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衝破種族歧視,種族隔離的牢籠

—曼德拉

陸國城

 


曼德拉 Nelson Mandela, 1918-2013

  2013年12月5日,南非前總統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在約翰內斯堡(Johannesburg)走完他95歲的傳奇一生。從生到死,他在世人眼中的形象幾乎完美得無可爭議,幾乎所有政治派別的弔唁者與世界人民都不吝以“偉大”這個詞來形容曼德拉,曼德拉的偉大之處無庸贅言。他以奮力抗爭結束南非種族隔離制度,證明對自由與公平的追求沒有國界,為全球的被壓迫者提供了信念與靈感。在種族隔離制度結束之後,他親手締造了南非的民族和解進程,為新南非奠定政治根基。而曼德拉的可貴之處是,種族隔離本身就是恐懼與仇恨的產物,種族隔離的實質是一種基於膚色區別的控制與壓迫。曼德拉在個人道德修為上,他也堪比甘地(Mahatma Gandhi, 1869-1948)與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 1929-1968),他將會是這個時代留下來,最會為後人追念的人物之一。他一生反抗的實質,就在於為所有人追求天賦的平等權,但與此同時,他也沒有走向侵犯自由權的平均主義,掌握平衡本身就是曼德拉的一種政治藝術。
  1918年7月18日。曼德拉生於特蘭斯凱(Transkei)的一個大酋長家庭。1938年進入黑爾堡大學(University of Fort Hare)學習。因抵制校方選舉學生代表活動,被中止學業。後就讀於金山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獲法學士學位。1944年放棄繼承父親的酋長地位,參加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參與創建國民大會青年聯盟(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 Youth League, ANCYL)。1948年當選為非國大青年聯盟全國書記,1950年任非國大青年聯盟全國主席。1951年任該青年聯盟主席。1952年與坦博(Oliver Tambo)在約翰內斯堡開業當律師,同年任國民大會副主席和德蘭士瓦支部主席,發動反對南非當局的“蔑視不公正法運動”,任全國志願隊總指揮。要求一切南非人享有平等的公民權而鬥爭。1957年與溫妮.曼德拉(Winnie Madikizela)結婚。1960年3月國民大會被宣佈為非法組織後一度被捕。1961年3月在彼得馬里茨堡(Pietermaritzburg)的全非會議上被選為全非民族行動委員會名譽主席。領導“呆在家裏”(stay-at-home)的三天罷工活動,反對南非宣佈成立完全自由人控制的共和國。同年6月參與建立國民大會軍事組織“民族之矛”(Umkhonto we Sizwe, 簡稱MK, 英譯Spear of the Nation),擔任國民大會軍事總司令,轉入地下從事武裝鬥爭。曾秘密出國,訪問阿爾及利亞(Algeria),加納(Ghana)等國,參加泛非自由運動大會,呼籲國際社會對南非實行經濟制裁。1962年8月5日被捕,以“煽動罪”和“非法出國”被判刑5年。1964年在獄中又被控以“陰謀暴力推翻政府”改判無期徒刑,後被逐放,關押在大西洋的羅本島(Robben Island),在獄中堅持鬥爭。1983年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西蒙.博利玻爾國際獎(International Simón Bolívar Prize)。1985年與其妻同獲1985年第三世界獎。二十七年間,國際社會不斷呼籲南非當局釋放曼德拉。終於,1990年2月被釋放,此時的曼德拉已經72歲,獲釋後被選為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主席,領導反對種族隔離制度的鬥爭。
  1993年,曼德拉與南非種族隔離制度時期最後一位白人總統德克勒克(F. W. de Klerk)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當選非洲首位黑人總統,制定憲法永禁種族隔離。1994年,南非首次組織不分種族的全國大選,曼德拉領導的非國大獲勝,他本人也以62.2%的支持率當選為南非首位民選黑人總統。曼德拉寬廣的心胸,推動飽經種族壓迫之苦的南非超越仇恨,走向和解。和平實現了民主過渡。1995年,他簽署“促進民族團結與和解法”,宣佈成立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為南非此後的穩定與和解奠定了基礎。1996年12月10日,曼德拉在沙佩維爾(Sharpeville)正式簽署了新憲法。新憲法的簽署標誌着南非政治過渡的完成,為平等和民主政治體制的確立和今後民族國家建設奠定了法律基石。

  蓋棺論定,納爾遜.羅利拉拉.曼德拉的追悼會於12月10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FNB體育場舉行,近百名國家元首和政府領導人以及約十萬名南非民眾出席。聯合國降半旗致哀,作為在全世界享有盛譽的人權鬥士與精神領袖,曼德拉的葬禮已成為全球矚目的“世紀葬禮”,這就是世人對他的論定。曼德拉的一生經歷過太多的苦痛與折磨,然而這一切都沒有改變他樂觀,幽默,平和,寬容,堅定的高貴品質。他沒有因為種族主義政權的迫害而走向極端,施展報復,而是極力斡旋,促進和解;他沒有因為二十七年的長期非人囚徒生涯而失去理智,放棄希望,而是積極鍛練身體等待勝利的到來;他沒有在聲望高漲時貪戀權位,中飽私囊,而是在一屆總統任滿後立即退位;他沒有在退休後坐享功名,而是積極奔走為慈善事業繼續貢獻心力,他說:

“當我走出囚室邁向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時,我已經清楚,自己若不能把痛苦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麼其實我仍在獄中。”
“As I walked out the door toward the gate that would lead to my freedom, I knew if I didn't leave my bitterness and hatred behind, I'd still be in prison.”

所以在那漫長而孤獨的歲月中,他對讓自己的人民獲得自由的渴望,變成了一種對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獲得自由的渴望。1964年被判終身監禁時,曼德拉將審訊法庭變成了揭露種族隔離制度罪惡和喚醒廣大民眾的講壇。他那長達四個小時的聲明是這樣結束的:

“我已經把我的一生奉獻給了非洲人民的鬥爭,我為反對白人種族統治進行鬥爭,我也為反對黑人專制而鬥爭。我懷有一個建立民主和自由社會的美好理想,在這樣的社會裏,所有人都和睦相處,有着平等的機會。我希望為這一理想而活着,並去實現它。但如果需要的話,我也準備為它獻出生命。”
“During my lifetime I have dedicated myself to this struggle of the African people. I have fought against white domination, and I have fought against black domination. I have cherished the ideal of a democratic and free society in which all persons live together in harmony and with equal opportunities. It is an ideal which I hope to live for and to achieve. But if needs be, it is an ideal for which I am prepared to die.”

曼德拉他一生不畏強暴,當美國總統布殊(George W. Bush)肆意踐踏伊拉克主權時,曼德拉斥責說:

“在這次伊拉克戰爭中,我們看見了美國和布殊的一舉一動,到底誰是世界的威脅?”
“If you look at those matters, you will co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 attitude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s a threat to world peace.”

  二十一世紀的英雄—納爾遜.羅利拉拉.曼德拉永遠離開了世界,但是,他戰鬥的一生,衝破種族歧視,衝破種族隔離牢籠的精神,自由鬥士的光輝形象照耀世界黑人民族的前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特別代表,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在講話中說:

“曼德拉是新南非的締造者,是非洲人民的驕傲,他為非洲的民族解放,團結合作,發展進步貢獻了畢生精力。他開創的事業後繼有人,南非人民不斷取得國家發展建設重要成就。”

香港作曲家黃家駒在1990年8月3日到6日從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之行回來後,創作了“光輝歲月”,向南非首位黑人總統曼德拉致敬。據悉,曼德拉在聽到這首歌曲之後,立即找人來翻譯了歌詞內容,當他聽完歌詞中的含義之後,不禁潸然淚下,歌詞內容是:

鐘聲響起歸家的訊號,在他生命裏仿佛帶點唏噓,
黑色肌膚給他的意義,是一生奉獻膚色鬥爭中,
年月把擁有變做失去,疲倦的雙眼帶着期望,
今天只有殘留的軀殼,迎接光輝歲月…

衝破種族歧視,衝破種族隔離牢籠的動力何在?其精髓就是充分體現了一個“愛”字,曼德拉他愛世界,愛祖國,愛人民(包括黑人,白人),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為自由,民主奮鬥終生!聖經說: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13:13)

納爾遜.羅利拉拉.曼德拉的一生,就是愛的一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