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青春是一道複雜的必修課

—電視連續劇《請你原諒我》

石衡潭

 

  三十集電視連續劇請你原諒我講的是一個青春的故事,成長的故事,它牽動了很多觀眾的心,電視臺也一播再播。許多觀眾為其中的主人公留下了真誠的眼淚,不少人還寫出文章來,評點各人的對錯得失,並為他們出謀劃策,因為觀眾在這些人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過去或現在,由劇中故事情節回想起了自己熟悉的場面與場景。有個網友如此給主人公徐天說:“吳晴想改造你的天,梅果把你當整個天,何佳為你撐起一片天…你依然是你,淡定從容地,徐徐走過生命中的每一天。”這種結合主人公的名字來解讀該劇的方法是很有意思的,也基本符合劇情。我們不妨沿着這一思路繼續往前走。

徐天:知天太晚 偶爾欺天

  徐天一生的成敗得失的確與天相關。當然,每個人都一樣。每個人對天有不同的認識,有深有淺,或早或遲。徐天雖然天資聰穎,可在這方面卻是比較遲鈍的,所以,他叫徐天。他的致命傷在於:知天太晚,偶爾欺天。
  徐天的全部麻煩和坎坷都跟一件事有關,那就是他攆上小偷拿到書包之後,他拿了那一千元錢,卻把書包扔在了山坡下。那是一念之差,他當時太需要錢了。一千元,正好是吳晴媽媽所定的作為結婚條件的數目,這種巧合所產生的誘惑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難以抗拒了。他沒有去想書包裏的准考證對於梅果來說同樣意味着一生的命運。當他後悔時,已經晚了,梅果錯過了寶貴的機會,而他不得不用多年心力去彌補這一愧疚。這一切的努力又使他與深心所愛的吳晴漸行漸遠了。後來,他與何佳去廣州購音響器材丟了兩千元,讓他感慨:這是上天對他當初錯誤的報應與提醒。這就是他的違心,也就是欺天。

“我耶和華是鑒察人心,試驗人肺腑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和他作事的結果報應他。”(耶利米書17:10)

  徐天的特點與魅力在於:自由自在,無拘無束,聰明過人,幽默風趣,敢作敢為,瀟灑利落。這些對於女孩子具有難以抗拒的吸引力,也能夠為同齡的同伴所欣賞與佩服。問題是,人有所長,也有所短,而所謂的長短也會隨時間和需要而變化的。徐天的這些特徵在戀愛時是所長,而對於婚姻來說,卻恰恰是所短。愛情需要變化與浪漫,而婚姻則需要穩定與踏實。徐天很長時間都沒有為婚姻做準備,他甚至都沒有想到婚姻。對於婚姻,他不是心嚮往之,而是避之惟恐不及。徐天能夠在短時間把一個女孩子逗樂,可他並不瞭解一個姑娘的深心。他不知道吳晴的欲言又止是甚麼意思,他從來不去深究與琢磨,而總是用故作瀟灑迴避了面對真相與解決問題。在第十八集中,吳晴本來想向他開誠佈公說說心事,並重歸於好,可他卻把何佳叫來,對吳晴說這是自己女友並且很快要結婚了,以此拒絕這一寶貴機會;關於孩子,吳晴有過多次暗示,在她結婚前給他的信中更加明顯:“我還是很幸運地,能和你在一起,尤其是留下了一樣只與你有關的東西。我會善待她。”可他還是沒有猜出來。徐天做事情沒有常性,缺乏恆心,在愛情上也是如此。稍微遇到一定阻力,一點挫折,他就退回去了,維護自己那可憐的自尊心。看到吳晴與陸秦生在馬路上一起走,他就以為他們兩人成了,自己心裏先打了退堂鼓。後來,每次與陸秦生較量,他都是倉促應戰,根本沒有必勝的信心。所有這些長不大的大男孩心態與做法都是他愛情失敗的重要原因。

  他輸掉的不只是愛情,還有事業。憑他的個人天賦,成就一番事業,應該不是太困難的事,可是,直到劇終,他還是沒有幹成甚麼大事。他的生活原則是:看一步走一步,想那麼遠幹嘛。這在年輕時,多少還可以諒解,而總是停留於此,那就是蹉跎歲月了。子曰:“吾十有五而有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論語.為政第二)可徐天好像在這方面一直沒有多大長進。報考大學沒帶介紹信,這麼大的錯誤尚且不說,而他私刻公章之後,居然還忘了銷毀那封真的,這就把人生太不當回事了。後來,他怒打李書記,撕爛錄取書,拒絕再報考,都是這種任情使性作派的必然結果。
  一個人把甚麼都不當回事的時候,那麼他心中只有自己,也就是把自己當成了天。其實,徐天並不像他外表顯示的那麼瀟灑,那麼自信,那麼堅強,他的內心是很脆弱,自卑,無奈的。愛他的人也知道這一點。吳晴最後告知徐天陸晴是他女兒,但陸秦生更適合做孩子的父親:“是的。因為你長不大,所以你不懂事。你太任性,太隨性。做事情從來不考慮後果,也不考慮別人的感受。所有的人都變得很實際,而你卻一如既往地不切實際。你讓不瞭解的人,很羡慕你;而瞭解你的人,其實挺心疼你的。”何佳在知道了這一真相後也給哥哥何東說:“我覺得徐天其實非常傻,非常可憐。他沒有一個真正愛的人,沒朋友,沒人可以跟他交心。他自己完全是一封閉的,他不敢把任何心思告訴任何人…沒人知道他為甚麼跟吳晴分開,為甚麼不和梅果相愛,為甚麼考上大學又不上,為甚麼甚麼都不在乎卻又甚麼都放不下。不知道他害怕甚麼,躲避甚麼,保護甚麼,我覺得這麼多年,他挺像一隻孤獨奔跑的狗,而這隻狗也沒有看上去那麼強大,那麼無所畏懼,那麼勇往直前。…”
  當然,徐天也不是那麼一無所有,至少他一直有何佳,他只是醒悟得太遲了。在身陷囹圄的時候,他終於意識到,“這男人啊,要想有個人樣,不能光憑小聰明,得有顆恆心。”最後,編導用心經咒語來解決徐天的問題:“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娑婆訶。”並且做了這樣的翻譯:“去吧去吧,到彼岸去吧,走過所有的路到彼岸去,彼岸是光明的世界。”這是一種討巧的做法,也確實讓徐天暫時釋然。可最重要的不是知道要去光明的彼岸,而是如何去?彼岸在哪裏?這是心經也好,壇經也好,所無法解決的問題。真正的答案在耶穌基督裏,他說: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翰福音14:6)

吳晴:有理無情 有己無人

  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在一定程度上,她是一個無情的人。其實,一般女孩都或多或少有這樣的毛病,只是漂亮女孩更容易犯,而像吳晴這樣又漂亮又有知識的女孩那就不是一點點,而是十分嚴重了。在愛情中,所謂的無情不是說沒有感情,而是說對自己的關注超過了對所愛之人,不願意犧牲自己去成全對方。
  吳晴也很欣賞徐天,很愛徐天,但這種欣賞與愛的確沒有超過對於她自己。她希望改造徐天來適合於自己,達到自己的目標。這種改造又完全是命令式的,既不說明原因,也沒有具體幫助。一句話,就是“讓我們的心上人,自己去猜想。”
  吳晴的一切錯誤也是從一件事情開始的,不過,應該說是她與徐天共同的錯誤,徐天的責任更大。就是他們偷嘗禁果,未婚先孕。這件事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時時刻刻在催促着他們要趕緊解決,趕快行動,而他們兩人都沒有做好必要的準備,徐天尤其如此,他還根本沒有想到有這回事。可即使徐天有千般錯誤,吳晴也不該把懷孕的這件事瞞着他。她太驕傲了。起初,她希望徐天主動追問,這種女人心事是可以理解的,但後來一而再,再而三地生氣,賭氣,並寧可給陸秦生說,也要刻意瞞着徐天,這就有些過分了。一般來說,同齡男女之間,女的相對要早熟一些。這樣,女方要多一些耐心,也要給男方一些實際引導,賭氣只能是傷害對方也傷害自己。向異性第三者訴說隱秘事也很不妥,這已經是情感出軌了,必然會導致整個事情更加複雜與危險。
  徐天也好幾次向她真誠道歉,但她並沒有真正回心轉意,並給他機會,由於她的驕傲,她拒絕了徐天,也堵塞了自己的機會。女人總期望戀人是自己肚子裏蛔蟲,知道自己的一切隱秘心事。這是很不切實際的。男孩天性自由,嚮往外面的世界,根本不知道女孩內心的複雜世界,更何況是徐天這樣比較散漫的人呢?愛一個人,就需要去盡力地瞭解一個人,接受一個人並且幫助他成長,而不是僅僅指望他成長,或者恨鐵不成鋼。這其中,時機的把握也很重要。每個人的耐心與等待都有一定限度,越過臨界點,再想挽回就不那麼容易了。“你的微笑,是我的驕傲。這種感覺讓我很好。我會努力,讓你看到,把遠距離變成一步之遙。”這是徐天心中的呐喊,可是,吳晴卻以自己的驕傲摧毀了徐天的自尊,徐天只好壓抑心中的愛意,而用何佳來維護自己那可憐的自尊。兩人都為驕傲所害,沒有露出各自真心,去消除誤會,發展感情,反而讓誤會越來越深,直至徹底分手。
  吳晴對陸秦生的態度與方式,也多少有些自欺欺人。起初,她只是把他當作一個利用或使用的對象,並沒有真正想要與之發展感情。這似乎也無可厚非,可是,在陸秦生幫助她把孩子生下來,他們一家把孩子養起來,在做了所有這一切之後,她還指責陸秦生當初是別有用心,這就太過分了,太虛偽了。一個女人應該知道,一個男人願意為自己做這一切意味着甚麼,不能一直裝傻。這等於把人使用完了之後,還把罪過與責任再完全推給別人,似乎自己還是一個完全忠實於愛情的人。在此,我們看到吳晴的道德感是比較軟弱,比較模糊的。她一直關心的是自己,而不是別人。
  在與陸秦生結婚前,給徐天的那封信,主要也是為她自己寫的,她要卸下這個道德重負:她對徐天多少還是覺得有些歉疚。“你從不處心積慮,從來都拿得起放得下,從來想甚麼就做甚麼,自由自在…快樂聰敏,無拘無束…但那是真正的你還是假的你呢…我要結婚了,那個人不是你,沒想到,我竟然一點都沒有感到傷心。”信中她對徐天的稱讚不知是真心還是假意,也許都有,她喜歡徐天的是這些,煩徐天的也是這些,如今,把徐天從遠處看了,還是喜歡多吧。可這種喜歡是事不關己的喜歡,所以,她沒有感到傷心,她也沒有去想徐天的感受,她以為他受得了。當然,事已至此,她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由於骨子裏的自我與自私,所以,她缺乏原則性。為了要拿到結婚介紹信,她屈服於李書記的淫威,讓徐天給他們家幹這幹那,做牛做馬,還逼着讓徐天按照李的要求寫郝書記的材料,一遍又一遍,越寫越詳細。結果,不但沒有拿到結婚介紹信,反而把徐天上大學的事給黃了,也害了郝書記。不能說這件事主要怪她,但她也是有一定責任的。她的這種行為其實與徐天扔掉梅果裝有准考證書包的行為沒有多少差別,只是徐天後來對此有強烈的負罪感,而她卻似乎從來沒有,只把一切歸咎於徐天或別人。還有,她也以這種方式踐踏了徐天與自己的尊嚴。
  吳晴也試圖幫助過徐天,如給他找複習資料,讓他繼續報考等,但她的方式太強硬,時機也不大對。她似乎總是在最好的時刻使性子,而在最差的時刻去補救。她一直想改變徐天,卻從來沒有想到要調整自己。結果是徐天沒有改變,我行我素;秦生也沒有改變,只不過是表面上遷就她罷了。她的生活最後也只能是歸於平靜或者說平庸。在醫院當個普通醫生,在家裏相夫教女。可女兒不怎麼聽她的,倒是對徐爸爸言聽計從;而秦生生活上依着她,大事上還是自己拿主意,她最後還不得不附和,如秦生要拿徐天樹典型,還是她出面去說服徐天的。
  幸福不是追求來的,幸福是對美德的回報。

“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33)

一個人光想着謀求自己幸福的時候,可能恰恰離幸福越來越遠了。

陸秦生:為吳晴生 為自己活

  陸秦生這個名字意味着他是三秦大地所生的,也帶有此地人固有特徵:樸實,勤勞,執着。秦又與晴多少有點諧音,這又表示他是我吳晴而生的,他一輩子的目標就是要為吳晴做一切並且得到她。
  陸秦生的長處在於目標堅定,深謀遠慮,腳踏實地,持之以恆。他第一眼見到吳晴,就愛上了她,並在心裏暗暗發誓一定要得到她。他不着急,沉得住氣。他也知道徐天是吳晴的男友,他也在一些小事上幫他們的忙,如讓工友不去打擾他們倆,回吳晴媽媽電話時給他們打掩護等等,但他心裏的想法並沒有放棄,他這樣做也是討吳晴的好。而在一些關鍵時刻,他當然還是存心為自己。吳晴給他說要和徐天結婚,來徵求他的意見,他則極力勸說她要慎重考慮要考慮清楚。後來,他的確為吳晴做了許多別人難以做到的事情,幫吳晴把孩子生下來,養下來,承擔着來自父母和鄉親們的巨大壓力;畢業之際,他承認自己是孩子的父親,甘願失去留校的機會。正如吳晴所說:“他對我很好,很愛我,為我犧牲,為我承擔,為我出力,保護我。”可他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得到吳晴。這樣一來,他的行為就不是那麼高尚了。
  在他與徐天競爭,追求吳晴的過程中,還是有幾分不夠正當的。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處心積慮,乘人之危。開始他是處於劣勢,可等考上大學,他就慢慢佔優勢了,既有大學生的身分,又能夠時常與吳晴在一起。只有徐天還傻乎乎地裝瀟灑,不知道人家早已經虎視眈眈,兵臨城下了。陸秦生最大的不義就是他始終瞞着徐天吳晴有了他的孩子這件事上。第十四集中,吳晴快要生孩子時,讓陸秦生叫徐天來見一面,陸秦生給徐天打了電話,卻沒有告訴他吳晴生孩子的情況。徐天認為吳晴和陸秦生已經好了,再打電話見面已經沒有意義了。陸秦生卻又告訴吳晴,徐天不想給她打電話。第十八集中,陸秦生為了讓徐天對吳晴死心,讓自己與吳晴順利結婚,竟然把吳晴與徐天的孩子說成了是吳晴與自己的孩子。這一招徹底把徐天擊潰。在對吳晴的愛情爭奪戰上,陸秦生的確取得了勝利,但他的確勝之不武。
  陸秦生這人很實際,不像徐天那樣喜歡玩浪漫。在愛情上如此,在工作事業上也是如此。大學階段,他成功競爭到了學生會主席的位置,幹得也是有聲有色,風生水起。要不是吳晴生孩子的事被競爭對手披露,他留校當團委幹部應該是沒有問題的。畢業時,他雖然有些損失,可畢竟還是留在省會西安這樣的大城市。為了再調整得好一些,他不惜去寫批判對他們有過深恩的張書記的材料;為了一個辦公室主任的職位,又不惜把徐天往火坑裏推,還把吳晴也動員上。可見他胸無大志,只是個追名逐利之輩。後來,他罹患了癌症,也許是神對他的一種管教與提醒吧。可他拖着病軀,也還要去完成自己的升官計劃。好在他這一行動也確實讓徐天與親人們見了一面,幫他恢復了重新做人的信心。最後,他與徐天多少還是過上了各種想要的生活。雖然不免有些遺憾,可生活就是遺憾的藝術。

何佳:甘願付出 無怨無悔

  何佳就是何其佳也的意思。何佳像仙女,像她自己說的:“真正的仙女,一眼是看不出來的。”
  何佳的特點是樂觀善良,善解人意,甘願付出,不怕失敗,能進能退,敢作敢當。她不像吳晴那麼驕傲,她敢於放下架子與面子;她不像梅果那麼偏執,她知道甚麼時候該放下甚麼時候該抓住。

  作為廠花,她原本也是心高氣傲的。說甚麼全廠男職工一千八,除了結了婚的,剩下都是追她的。可她就是愛徐天,死心塌地地愛他,願意為他做一切。很長一段時間,徐天心裏想的還是吳晴,可她並不在意,像一個朋友守在他身邊。徐天被開除她就辭職;徐天去賣菜她就幫襯着;徐天要開音像社,她更用自己的善良與智慧幫他搞定。她也大膽表達自己的愛,但又並不用這種愛去捆綁束縛他。當然,她也有委屈嫉妒傷心,但是,她把一切埋藏在心底,而始終以微笑面對生活。
  最難能可貴的是,她有自己的底線與原則,在關鍵時刻,也能夠堅守。她不像陸秦生那樣,為了得到吳晴可以不惜一切手段。相反,即使失去徐天,也不能違背良心。偶然得知陸晴是徐天的女兒後,哥哥何東一再勸她不要告訴徐天,因為徐天一旦知道,那她得到徐天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可她卻記住了父母最後的話:“爸媽要我們勇敢,他們在天上會保佑我”。她還是毅然決然地把實情告訴了徐天。
  她知道徐天需要甚麼,她也知道自己該做甚麼。過後幾天,她就離開西安去往廣州,到那裏去療傷,去開闢新天地。她的離開,是讓徐天歇息,也是助他成長,使他完全。“收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開往廣州的火車上了。不難過,不傷心,因為昨天只是生命中再平常不過的一天,而今天也是如此。分別是對的,你找到了你愛的,我相信將來的歲月你會用心呵護她,陪她成長。這比甚麼都重要,這比愛情更重要。昨天我看到了,那一刹那我看到了,你不再是一個孩子,因為女兒你變得完整了。我想上天讓我等你這麼多年,其實也許就是讓我等待這一天吧。等這一天,陪你走過所有的坎坷,所有的路,見證你的成長,你心裏有愛,我的使命就完成了。”她不像吳晴那樣,恨鐵不成鋼,揠苗助長。她懂得一個人成長需要時間,愛的成長也需要時間,甚至還需要空間。
  雖然離開了,但她一直沒有放棄,她經常地給徐天寫信,告訴他自己的變化和外面的情況。徐天寫信了,可都沒有寄出去;可她還是一直寫,一直寄…她不是一個容易灰心的人。

“愛是恒久忍耐…愛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書13:4,8)

  就這樣,徐天在女兒陸晴的陪伴下度過了快樂的5年,直到他因何東的事而鋃鐺入獄。就在徐天這最艱難的時候,何佳義無反顧地回到了他身邊,並且對他說:“出來娶我吧。”徐天還是故作瀟灑:“不是說好一輩子當哥們嗎?”何佳則依然堅定:“情況不一樣了。那時候你邊上甚麼人都有,所有人都愛你,我不敢跟你說這話。現在你這種情況…反正我只想告訴你,不管你是有人愛還是沒人愛,不管你是結婚還是沒結婚,不管你是進監獄了還是出來了,我都會在你身邊,我會永遠愛你,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兩年後,他們的愛情終於有了結果。他們一同在監獄晚會上演唱了“采紅菱”:“我們倆劃着船兒采紅菱呀采紅菱,得兒呀得兒鄌有情,得兒呀得兒妹有心,就好像兩角菱從來不分離呀,我倆一條心。”

梅果:潔來潔去 人間無果

  梅果就是沒有結果。她追徐天沒有結果,費兵追她也沒有結果。
  梅果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她想怎樣就怎樣,要怎樣就怎樣。就如網友聶小欠所說:“恨他的時候大聲指責,愛他的時候絕不隱瞞。不願他相親就把他拉走,不喜歡何佳就當面諷刺。…只有她敢無所顧忌地抱着徐天,一遍遍說我愛你。她總是那麼自負,那麼想當然。不克制自己,也不認為愛一個人有甚麼好克制。”她甚至想死就真的去死。在劇中她都試着死了三次,第一次是丟了准考證之後,她要從山坡上往下倒,徐天抓住了她;第二次是在她父母墳前,她用頭去撞墓碑;第三次是在另一個山坡上,這回是費兵把她救了。她以為那個在這種時刻保住她的人就是自己終身所依靠的人,可沒有想到徐天心中另外有人,而費兵她又不願意。這都是太放大自己的願望了。

  當然,她有自己特殊的處境與遭遇。父母雙亡,孑然一身;滿腹才華,可失去了高考的機會;遇到了心儀的人,卻無法得到。她也有善解人意的一面,她也知道徐天心中的苦,也深深地憐惜他,她甚至也能幹做飯打掃這樣的家務活,只是她太不知道這個世界的複雜,不知道除了自己的願望,還有他人的想法。
  不能說徐天愛她,也不能說徐天不愛她。徐天對她的情感主要還是由歉疚而來的一種憐惜。在從廣州回西安的火車上,徐天與何佳有一段關於梅果的對話。徐天:“你覺得嗎?梅果她真的像一個仙女,我就像那河裏的鱷魚一樣,我捨不得,我不配。”何佳:“梅果才不是仙女呢,她充其量就是個妖女。”徐天:“你是河馬,長得像河馬,吃得也像河馬,甚麼都像河馬。我沒罵你,河馬跟鱷魚都住在一條河裏,兩個都特別厲害,但是誰也傷不着誰。”這段話的確道出了徐天對梅果的情感和他與這兩個女孩的真實關係。他與何佳相處還是要更自由自在一些,對梅果更多的還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梅果把徐天當成自己的偶像了。其實,他們兩人真的走到一起,就會發現諸多的不合適,除非他們很大程度地改變自己,尤其是梅果。最後,梅果去了美國,這實際是一種逃避。梅果還有一個諧音就是美國,而這個美國與其說是現實中的美國,不如說是想像中的一個美麗的國度。梅果是一個仙女,不食人間煙火,她只能居住在一個美麗的國度。

費兵:費力費兵 難以成功

  費兵就是浪費兵力的意思。為了追求梅果,他花費了許多時間與精力,連學業也荒廢了,結果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費兵最大的毛病是沒有自己,沒有主見。他就是徐天的一個跟屁蟲,從在知青點時候就是這樣,直到劇終才有所改變。在生活上,徐天是他的偶像;在愛情上,梅果是他的偶像。他把整個自己交給了別人,為這兩個人服務。一個人失去了自己,就注定不能成功,無論愛情,生活,還是事業。只有建立自己,堅守自己,才能贏得別人的尊敬,才能得到女孩的芳心。徐天說:“當一個男人在一個女人面前失去自由的時候,他可能還不會離開她;但當這個男人在這個女人面前失掉了尊嚴時,他們就不可能在一起了。”費兵正是犯了這一大忌。他對梅果的關懷,不可謂不盡心;對梅果的追求,不可謂不竭力。可是如果沒有優良的學業和踏實的工作作為基礎,這一切就只能是負值,而不可能得分。
  愛情不是偏執,不是一廂情願。在這一點上,他與梅果倒是十分相像,只不過所鍾情的對象不一罷了。對於這樣的女人來說,由於某個男人一時心軟,也可能還有一星半點成功的希望;而對於一個患有此病的男人,應該說是絕無成功的可能。幸好,費兵最終醒了,病好了,他與唐菲走進了平凡的生活。

唐菲:非常需要 非常踏實

  唐菲就是說她像糖一樣甜蜜而價格菲薄,容易得到。唐菲對於費兵,就像何佳對於徐天,前者是後者最後的港灣,最後的依靠。只是唐菲比較隱諱,而何佳比較明顯罷了。這樣的女人其實很難得的。在現實生活中,徐天與費兵們可能沒有那麼幸運:有一個女孩在身後始終伴着等着。一般來說,她們等那麼幾年,也就離開了,走了。再見到她們時,還可能讓你大吃一驚。你眼裏的凡花俗草未必不是他人的夢中情人。

結語

  此劇中的諸多男男女女,可以說是許多人,也可以說是一個人,或者說他們代表了男人與女人的不同方面。
  吳晴代表了女人的知性,何佳代表了女人的感性,梅果代表了女人的靈性;而相應地,陸晴生代表了男人的知性,徐天代表了男人的感性,費兵代表了男人的靈性。一個男人的需要是多方面,他需要知性女人給他以指導,需要感性女人給他以溫存,需要靈性女人給他以提升,因此,徐天對三個女人都難以割捨。反過來,也一樣,一個女人需要知性男人做父親,感性男人做丈夫,靈性男人做孩子。可這是現實生活原則所不允許的。於是,有人會突破這個原則,也有人在想像中實現之。這都是非常危險的。想在一個男人或女人身上,實現所有的目標與願望,也是不現實的。那是把對方當作了偶像。偶像一旦建立,人會不斷地對之要求,向之索取,甚至壓榨,逼迫,直到偶像破滅。真正應該做的是:接受一個人的天性,再徐徐地互相改變與更新。世上沒有完全的人,只有耶穌基督是完全的,人的目標就是效法祂,越來越像祂,越來越接近祂。這就是青春的功課與幸福的秘訣。

“並不是我們愛了神,而是神愛了我們,差派祂的兒子來,為我們的罪孽做了平息祭—在這裏就是愛了。各位蒙愛的人哪,既然神如此愛我們,我們也應該彼此相愛。從來沒有人見過神;如果我們彼此相愛,神就住在我們裏面,祂的愛也就在我們裏面得以完全。”(約翰壹書4:10-12,中文標準譯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