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王陽明

史述

 


王陽明

  王守仁(1472-1529年),字伯安,號陽明,卒諡文成,浙江餘姚人。中國最著名哲學家,詩文冠絕當世,兼擅書法,並是教育家,還精於射藝,又是軍事家和政治家,集諸家大成於一身;而且兼通儒,釋,道,是宋明理學或心學的構成基本元素。如果說宋儒非儒,王陽明儒的成分則濃得多,因為他以所學養應世,而且表現的非常卓越,允文允武,駕凌范仲淹以上,可云空前絕後。
  明憲宗成化八年(1472)九月三十日亥時,王陽明出生於官宦世家,世代書香。據說,他到五歲才能言,實在說不上幼慧;但我們再次聽到他的時候,這不飛不鳴的大鳥,真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陽明父王華,是成化十七年科的狀元。父親高中,要晉京任官,十歲的陽明隨行。路過金山寺,與一班文友集宴。有人提議即興作詩。正在大家苦思冥想的時候,童子陽明詩已先成:

金山一點大如拳 打破維揚水底天
醉倚妙高臺上月 玉簫吹徹洞龍眠

四座無不驚歎。又讓他賦“蔽月山房”,王陽明出口成誦:

山近月遠覺月小 便道此山大於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 當見山高月更闊

  到京城後,延師在家塾課讀。陽明竟問老師:“何謂第一等事?”老塾師自然說:“讀書是為獲科舉功名”。這是傳統的思想。出人意外,陽明當時另有答案:“第一等事該是學作聖賢”。
  這是不循成規的想法。陽明也是自少豪放不羈。在十五歲時,他竟然獨自出居庸關,到長城外,考察邊陲形勢,並與少年騎射。
  十七歲那年,他去到南昌,與在那裏居官的父親舊友諸養和的女兒成婚。可上在結婚前夕,他出外閒遊,去了道觀鐵柱宮,與那裏的道士談論養生之道,以至忘了婚期!還是岳父把他找了回來。
  婚後,陽明絜夫人歸原籍餘姚,船過廣信,拜謁婁諒。談論朱熹格致之義,王當時受其影響。
  二十二歲時,應進士試不第。次科赴試,竟又不第。

  在二十七歲時,讀朱熹的“上光宗疏”。其中講到:“居敬持志為讀書之本,循序致精為讀書之法。”於是王陽明懊悔,自己以前讀書雖然勤奮卻無所得,都是因過於貪圖速度。於是他開始循序以求,但終於認識到“物理吾心,終判為二”,以致舊病復發。這時見到道士談養生法,便因之而喜。
  二十八歲,再赴進士試,獲二甲進士第七人。授職觀政工部。
  武宗正德元年(1506年),戴銑言事獲罪;陽明因上疏圖救,不成,卻觸怒了權宦劉瑾,被廷杖四十,幾乎打死,囚錦衣衛牢中;後謫貶龍場驛丞(貴陽西北七十裏,修文縣治)。他輾轉到了龍場驛,是個蠻荒苗,彝雜居的僻遠地方。他靜處洞穴中,領悟心是萬事萬物的根本。認識到“聖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於事物者,誤也。”這一轉變,仿佛是發現了日球才是太陽系的中心,稱為“龍場悟道”,“心外無理,心外無物”的學說。他參悟出“致良知”,有首詩說:

良知卻是獨知時 此知之外更無知
誰人不有良知在 知得良知卻是誰
知得良知卻是誰 自家痛癢自家知

  正德十二年(1517年),江西福建,廣東交界的山區,方圓近千里,發生民變。山民依山據洞築寨,自組自建軍隊。地方官員無奈其何,只得上奏明廷。
  那時,劉瑾已經伏誅,王陽明調任右僉都禦史。在此之前,陽明並未治軍;履任未久,即奉詔前往平亂。
  次年,正德十三年(1518年)正月,王陽明平定了山寇主力池仲容部,奏請設立和平,並興修縣學。三月,王陽明抵達江西。他迅速調集三省兵力,剿撫兼施,平息了信豐等地。七月,王陽明顧及戰爭破壞耗費鉅大,上奏請求朝廷允准對其餘脅從分子招安。朝廷准其便宜行事。十月,王陽明率兵攻破餘寇的江西崇義縣賊寨。
  王陽明一生最大的軍事功績,是平定南昌的寧王朱宸濠之亂。當王陽明將去福建剿匪的途中,知道寧王朱宸濠突然舉兵叛亂。那時,朝廷聞訊慌亂一團。王陽明手下沒有部隊,隨即湊集少數郡兵,積極備戰,調配軍糧,修治器械,並設計阻止叛軍沿江東下,以爭取時間,然後發出討賊檄文,公佈寧王罪狀,號召各地勤王。
  在寧王猶豫觀望的期間,王陽明糾集軍隊,阻截其擴展。七月,叛軍六萬人,攻下九江,南康,並渡長江攻安慶。王陽明已經湊集了五六萬人,主要為各地民兵鄉勇,還有新投誠的賊寇,聲稱三十萬。
  有人指出,當務之急,應該馳救安慶。王陽明卻說:“現在九江,南康已經陷於敵手,如果我們越過南昌,渡江救援安慶,就可能會腹背受敵。但現在南昌空虛,我軍銳氣正盛,不難一舉攻破。逆賊知道老巢南昌失守,必然驚亂回師,遠道來救;那時敵勞我逸,在鄱陽湖迎擊他,定能取勝。”
  南昌很快攻破,休息了兩日,王陽明便派遣諸將,分五路迎擊回援南昌的寧王叛軍。接戰不久,王陽明使一股軍隊佯敗,寧王揮軍追趕,遭伏兵頓起截擊,陷入腹背受敵的窘境,被分割成幾部分,軍兵潰敗遁逃。寧王眼見局勢危急,急忙抽調九江,南康的精銳部隊加入戰鬥,王陽明遂乘勝收復南康。
  這場激烈的戰役,是戰爭的關鍵。在戰爭中,有部分軍兵敗退,部將伍文定立即斬殺幾名後退者,嚴令諸軍決死力戰,終於擊敗敵軍。叛軍退至江邊,並把大船聯結成方陣,以保安定。此時,寧王把聚斂的金銀拿出來,分給將士,要收買他們,以鼓勇拼死一搏。王陽明看出逆軍船隊的缺陷來,立即決定仿效赤壁之戰,以火攻燒船。
  當寧王聚集群臣,正在船上早朝議事,王陽明大軍殺來。他們用小船載柴草引火之物,順風縱火,燒毀寧王的副船,王妃婁氏以下宮人,及文武官員,紛紛跳入水中,意圖自殺。寧藩的大船擱淺,倉皇換乘小船逃命,被王陽明的部將王冕部追上擒獲。寧王隨附的文武大臣們,也成了階下囚。寧藩之亂,前後只搞了三十五天,就如此黯然收場;而真正的戰爭,實際不過十天。
  王陽明平定了宸濠之亂,上表奏捷。皇帝未曾料到好消息來得太早,只好且不露布,加緊籌畫盛大的禦駕“親統六師臨討”,威風凜凜,大張旗鼓,仿佛是出巡一般,到了南京。雖然“宸濠擒,餘黨悉定”,還是表現其“於赫皇威”,“俘宸濠以歸”。事實上那位武宗皇帝,幸南京後,還逍遙了一年多,才回到首都北京。難為誠實的陽明先生,知道最高領袖好大喜功的劣根性,不得不滿足其愛面子好虛榮,在立記功碑的時候,可費煞苦心,在曲諱中,隱約透露些真情況。

平寧王記功碑:
正德己卯六月乙亥,宸濠以南昌叛,稱兵向闕。破南康,九江,攻安慶,遠近震動。七月辛亥,臣守仁以列郡之兵復南昌,宸濠擒,餘黨悉定。當是時,天子聞變赫怒,親統六師臨討,遂俘宸濠以歸。
于赫皇威,神武不殺。如霆之震,靡擊不折。神器有歸,孰敢窺竊。天鑒於宸濠,式昭皇靈,以嘉靖我邦國。
正德庚辰正月晦都督軍務都禦史王守仁書。從征官屬列於左方。

  明世宗嘉靖六年(1527年),王陽明屢次乞休不獲准,奉旨抱病赴任,總督兩廣軍務討諸蠻叛逆。
  事變之起,由於當地諸蠻土司盧蘇,王受,不服當權者削奪其職,認為是攫奪其祖產,聚眾踞山林,抗拒政令;並且侵據思恩,田州,告稱為“思田之亂”。朝廷派姚鏌率各省兵十萬進剿不果,反屢為其所敗。陽明履任之初,就瞭解實際情況,知道他們並不是真箇叛逆,而是改變制度所起。因奏請朝廷,復其領地,予以招撫代替剿殺;並曉之以理,動之以誠,遣散政府所聚結軍兵,諭其歸順。盧蘇和王受即率其部屬七萬,自縛至軍門請罪。陽明予以寬宥,各責一百板示懲。盧王俱甘心悅服。於是王陽明不耗兵卒,而弭平寇亂班師。
  不過,王陽明察知在鄰近的斷籐峽及八寨,另有賊匪盤踞,幾十年來,為患人民。就遣盧蘇和王受前往剿滅,於是地方安寧,民皆安樂。
  此戰役之後,陽明以多年勞頓,冒瘴犯癘,衣食不周,生活條件極差的情形下,還要竭盡所能,為國效忠,在軍政栗碌之外,還得屢次面對構陷誣蔑,還要講學授業,以至心力交瘁,多年的夙疾缺乏療養,積久病更加劇,上疏乞歸。那時,陽明的父親王華已故,他全心指望,能於有生之年,看到早年撫養自己衰老的祖母,在其病榻之旁略盡孝養。嘉靖七年(1528)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歸返故鄉餘姚途中,病逝於江西省南安舟中。在臨終之際,身邊侍奉的弟子問他有何遺言,他說:“此心光明,亦復何言!”
  王陽明先生崩逝後,生徒弟子俱深悲悼,千人遠道來奔喪;柩車所過之處,百姓沿途哀祭。
  四十年後,明穆宗隆慶元年,張居正當政,朝廷予追諡“文成”,贈光祿大夫,上柱國,新建侯。神宗萬曆十二年(1584年),詔從祀孔廟。

  王陽明為學者推戴不衰的,是他的“知行合一”學說,稱為“心學”,與朱熹膠柱鼓瑟傳統的注解相異。
  王陽明以為:“行是知之成。若會得時,只說一個知,已自有行在。只說一個行,已自有知在。”
  在其所著大學問中,王提出“致良知”說:“天命之性,吾心之本體,自然靈昭明覺者也。凡意念之發,吾心之良知,無有不自知者。其善歟,惟吾心之良知自知之;其不善歟,亦惟吾心之良知自知之。”吾人誠能“於良知所知之善惡者,無不誠好而誠惡之,則不自欺其良知,而意可誠也矣。”
  如此看來,朱王之不同,根本在於對“格物致知”的解釋。朱熹的“格物”,只是格身外的事物,而與“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並不是誠正的根源,與齊家,治平,自沒甚直接關係,只達到“知”的層面。陽明的格物,是格除心之物欲,以致良知,才可以誠正,而擴展至於修齊治平。這種理論,很少人歡迎,因為真碰觸到心中的問題。
  王陽明以此討逆,除寇,存大明天下,所往無不成功;但還是說:“除山中賊易,除心中賊難。”他未曾說的,是除朝中賊難。正也就是那些人,跟王陽明作對。
  後人稱陽明先生:“真三不朽”,立功,立德,立言。的是最真誠,最確當的評價。綜覽歷史,還沒有誰能像他一樣作到。因此,無怪他是出奇寂寞的聖人。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