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沒有眾多水滴,又哪來汪洋?

—沃卓斯基電影《雲圖》

石衡潭

 

  本片改編自大衛.米切爾(David Mitchell)的同名小說Cloud Atlas。編導以佛教的六道輪迴觀念來結構劇情,展開了在六個時空中的故事,它們之間既彼此獨立,各自發展,又有着某種內在相似,甚至以某種標記來關聯。
  1850年,南太平洋查塔姆群島,美國律師亞當.尤因(Adam Ewing)被殘酷虐待鞭撻黑人的暴行所驚駭,當場暈倒,而覬覦其金幣的醫生則以患寄生蟲病為由對其施毒,他不得不返回,並用日記記錄下自己的所見所聞;1931年,比利時西德海姆,身無分文的雙性戀天才青年羅伯特.弗羅比舍(Robert Frobisher)為音樂大師記錄曲譜,受到半本亞當.尤因旅行日記的啟發而開始創作出恢宏壯闊的雲圖六重奏The Cloud Atlas Sextet);1975年,美國加州,望遠鏡雜誌(the Spyglass)記者路易莎.蕾(Luisa Rey)冒着生命危險調查一樁核電站的內幕,在一家老唱片店她被碰巧播放的雲圖六重奏樂章所深深打動,原來作曲家就是她所讀過的雙性戀情書的作者;2012年,英國倫敦,被囚禁在一家特殊養老院的出版商蒂莫西.卡文迪什(Timothy Cavendish)與其他獄友,精心設計了一個越獄計劃並付諸行動,他出版過路易莎.蕾的故事;在烏托邦未來—2144年的新首爾,餐廳服務員克隆人星美-451(Sonmi-451)在星美-939的啟發下開始形成自我意識,在張海柱(Hae-Joo Im)的幫助下認識餐廳真相並試圖逃離;在後末日未來,2321年的夏威夷,人類因自相殘殺已經退回到蠻荒時代,牧羊土著紮克裡(Zachry)與外星高科技文明的女先知不期而遇,他們部落唯一相信的女神叫星美,女先知讓紮克裡知道了星美的真實故事。每個故事都包含着同樣的主題:不向暴力犯罪屈服,拼盡全力去反抗。就如亞當.尤因所說:

“沒有眾多水滴,又哪來汪洋?”

“Yet what is any ocean but a multitude of drops?” -Adam Ewing

  影片強調了人類的互相依存,行善決定的重要性。這是值得肯定的。

“我們的生命不是我們自己,從子宮到墳墓,我們和其他人緊緊相連,無論前世還是今生。每一樁惡行,每一項善舉,都會決定我們未來的重生。”

“Our lives are not our own, from womb to tomb, we're bound to others, past and present. And by each crime and every kindness, we birth our future.” -Sonmi-451

亞當.尤因救了黑奴,請求船長讓他當水手而不是殺死他;黑奴後來也救了他,讓他免遭不良醫生的黑手。因此他決心拋棄豪華舒適的生活,與妻子一同投身於廢奴運動;路易莎.蕾在父親的黑人老戰友的全力幫助下揭示了核電站真相,粉碎了大石油財團的陰謀,挽救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星美-451受939和張海柱的感染與激勵,毅然參與明知必敗的反抗,最後從容坐上行刑椅,卻因此而喚醒了行刑人的靈魂;…不過,這一切都是在輪迴觀念下展開的。不同時空中主人公們通過胎記,紋身等方式連成一線,環環相扣。這六組人很多是由同一演員扮演的,更強調了生命的輪迴。應該說,生命沒有輪迴,生命的寶貴就在於一次性。如果有輪迴,我們會把善的抉擇總是留給下一次,而不去做現實的承擔。只有在僅有一次的生命中,作出那至關重要且不可更改的抉擇,才是意義非凡的。

“不要自欺,神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着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着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所以有了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加拉太書6:7-10)

  影片還鼓勵一種突破界限和超越自我的精神。

“噪聲和聲音之間的界限是常規,所有的界限都是常規,等待着被超越。一個人可以超越任何常規,只要這個人能首先想到要這麼做。在這樣的時刻,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清晰的就好像能感受到自己的,我知道分離是一種幻覺。我的生命遠遠超越了我自己的極限。”

“I understand now that boundaries between noise and sound are conventions. All boundaries are conventions, waiting to be transcended. One may transcend any convention, if only one can first conceive of doing so. In moments like this I can feel your heart beating as clearly as I feel my own and I know that separation is an illusion. My life extends far beyond the limitations of me.” -Letter of Robert Frobisher

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對的,如果這界限與常規僅僅是人根據一時一地的需要而臨時設定的,如果超越自己是為了更神聖的目標,就像亞當.尤因挺身反抗黑奴制,路易莎.蕾起來揭露罪惡。但倘若不是這樣,那就是一種盲動,甚至是一種犯罪。羅伯特.弗羅比舍創造了充滿想像力,愛與激情的音樂雲圖六重奏,這是他對神聖使命的遵從。可是,他的雙性戀以及他最後從容不迫的吞槍自盡,都超越了正常的界限,是自我極度膨脹的表現,不足為訓,應予根絕。

“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甚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哥林多前書8:2)

  關於死亡,影片是這樣來描述的。

“我相信死亡只是一扇門,當它關閉時,另一扇就會打開。如果讓我來想像天堂,我會想像那扇門打開了,在門後,我會發現他就在那裏,等着我。”

“I believe death is only a door, when it closes, another opens. If I care to imagine heaven. I would imagine a door opening. And behind it, I would find him there, waiting for me.” -Sonmi-451

與話語相配合的畫面是:在海上漂泊多日的亞當.尤因推開了家門,看到了妻子,他們驚喜萬分地擁抱親吻在一起。死亡的確是一扇門,但它對每個人只打開一次,每個人所面臨的只有必擇其一的兩種:要麼天堂,要麼地獄。天堂裏會有同樣相信耶穌基督的親人,更有耶穌基督的同在。地獄裏沒有耶穌基督,只有烈火與硫磺湖。這就是死亡對於我們每個人的真正含義。

  愛,勇氣,信念,信仰,這些對每一個人都非常重要,甚至是生死攸關,所以必須審慎。要清楚愛從何來?勇在哪裏?信是甚麼?不然,一切會陷入混亂,所作所為,適得其反。紮克裡就曾經一度陷入誘惑,想要殺死外星來的女先知;星美-451等克隆人一直以為她們勤奮工作到一定程度,就可以進入極樂世界,根本沒有想到最後等待自己的是屠宰場;羅伯特.弗羅比舍至死還沉浸在雙性戀的感受中並堅信自盡是他最好的選擇。這都是錯誤的執迷。保羅在論到以色列人時說:

“我可以證明他們向神有熱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識。”(羅馬書10:2)

真正的愛,勇氣,信仰都在耶穌基督裏。

“親愛的弟兄阿,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神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並且認識神。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神差祂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着祂得生,神愛我們的心,在此就顯明了。不是我們愛神,乃是神愛我們,差祂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約翰壹書4:7-1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