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半路

郭廣智

 

  聽外婆講她信耶穌是因為經歷異夢,神醫治她的腸胃腫脹,那是大概五十年前的事。直到今天我也沒用經歷甚麼異夢或特別的異象,老實說我不太用這些詞,在教會裏面也不提倡,但是聖經上的確有這些。
  外婆那時肚子腫得像籮筐走路,要一隻手按壓在肚子上,醫院那時也治不了,整天這樣生活,村裏人都習慣有這樣一個人。有一天晚上她做夢,夢見一位白衣人給她做手術,雖然是夢,但是當時看得很清楚,早上起來後,肚子真的不鼓了。她說夢裏的人告訴她那是耶穌,可是誰是耶穌?外婆那時候並不知道這名字。這經歷跟人說,有人就告訴她去禮拜堂,那裏的人是信耶穌的,她就去了。
  她說自己糊裏糊塗信了耶穌二十年,但是也不明白甚麼,只知道耶穌救了她,治好了她的病。後來有一群弟兄姊妹傳福音,她也聽到,她說這是真理,才明白過來。爺爺奶奶拜佛的,尤其奶奶非常虔誠,可是婆媳吵架,年輕時爺爺奶奶打架我也經常看到,現在也有印象。爸媽都隨爺爺奶奶,爸爸有機會去到外婆家,讀到聖經,信了耶穌,後來媽媽也信。父母信主時候我念小學,當時知道一點甚麼,但是心裏很是厭惡,覺得是花無謂的經歷時間心血在無用的事上,哪有神!
  之後幾年,家人也跟我講耶穌,有時候我不願搭理,有時候我會暴跳如雷;期間也看過一點聖經,但是當個傳說故事看看,總沒有相信,後來高中考大學失敗這個時候才願意去到基督徒中,也沒說太清楚,竟信了耶穌,再後來越發愛讀祂的話,似乎有了一個新方向。就是開了一個門,然後一切就不一樣了,當時並不明白甚麼教義教理,就是簡單快樂,好像就是這樣成長的,農村人的歡樂。

  讀大學,也讀聖經,開始想要服事,也感謝家鄉教會關心我的弟兄姊妹,可是總體說來還是糊糊塗塗。不過感謝主,祂的話,還有一個基礎紮實的教會根基,讓我在後來的許多環境裏可以站住。對於讀書的人,知識有很大的吸引,各種思想,派別,教會的歷史,不同的立場,人物的傳記…有的淺嘗輒止,有的欲罷不能,但是這些對於服事,又該怎麼用呢?
  教會跟以往已有很多的變化,農村人流向城市,派別的林立,聖經的解釋,甚至連聖經也有許多不同的版本,許多人並不覺得怎麼樣,可是問題真的非常嚴重。如果中國人在福音上面不能做甚麼,真是虧負了主太多的恩典!那麼,如果傳福音,該怎麼傳,一個工人,能不能講清楚,甚麼是罪,甚麼是死,聖經的話如何進到弟兄姊妹的心裏。
  神是要工作,但祂是一位願意服事人,也使用人的神。我們如果要服事祂,又該如何服事?因為看到很多的教會,尤其是城市的教會,覺得很沒有力量,也許教義都對,彈琴的,唱歌的,投影機,電腦,似乎很是不錯,可是弟兄姊妹的心還是糊糊塗塗。神救人,使人重生,使人成長,呼召人,我們有沒有甚麼回應,有甚麼樣的回應!
  為甚麼教會越來越多,彼此門戶相對,卻不相往來,大家在爭各樣的教義,議論對錯是非,可是我們有沒有看見哪一個是弟兄中最需要幫助的,哪一個是對神有回應的,如何讓那些有回應的成長起來,這是傳道人的責任。

  農村教會中青年人尤其稀少,因為中國向歐美看齊,農村向城市看齊,名講員也少有到農村去的。這樣看來,心裏覺得很暗淡,那麼我自己呢?不也是一樣落在這裏面。誰是吹號的人?倪柝聲在哪裏?王明道在哪裏?宋尚節在哪裏?如果我們不能一個一個的在聖經裏對照自己,那麼甚麼都沒有希望。我們是不是被教導說,罪,空虛,死亡,還是我們真是落在罪,空虛死亡裏面,我們知道耶穌就是要我們確知需要救主,然後才能接受。恩典是白白的,但是極其昂貴,神用各種的方法救人,為的是甚麼呢?這些問題稍微清楚些,再來看技術層面的事,怎樣的安排,先講甚麼,後講甚麼,如何服事。

  其實回憶起來,自己信耶穌的時候,並不知道甚麼是加爾文,甚麼是弟兄會…可是現在看來,原來神給人的是有安排的,現在要問的是:當我可以回頭看的時候,面向前面該怎麼做?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