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余卓雄

 

  半夜,三歲的嘉勵突然在睡夢中驚醒,她喊道:“媽媽,拉着我的手!”
  我們很熟悉這個叫喊,做母親的立刻把手伸過去。現在兩隻緊拉在一起,母親的是愛的手,孩子的是信賴的手。嘉勵獲得了更大的安全感,不到幾分鐘,便重入夢鄉。
  在一生中我們要走過無數死蔭幽谷,和病搏鬥,為孩子們擔憂,在職業上的失望。人老了,離開地上的生命又遠一些。我們願意把疲倦的手放在上帝的手裏說:“主!拉我的手”嗎?
  古來征服者的手是交叉着,耶穌的手卻是大大的張開。有一天,張開的手停止不動,上面有血點滴下來,人類向上望,看見了一個十字架,仍是手張開的形狀,世界上沒有一雙比它更有能力。它表示了邀請:“來跟從我!”
  畫家把耶穌是個好牧人的比喻畫出,祂一隻手小心地抱着那個負傷的小羊可能是你呢。又有一幅名畫,祂站在我們的心門外,一手提燈,一手敲門。因為祂說過:“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裏去。”
  耶穌的手是勞動的手,粗糙卻強壯。我們看見的是一個木匠的兒子,祂的工具是斧頭和鐵釘。祂曾把破碎的心靈修補起來;祂手上沒有人送給祂的鮮花束;祂的手為失喪者祝福。祂在門徒手裏接過來五個麥餅,兩條魚,用手擘開,祝謝,吃飽了五千個以上饑餓群眾;祂伸手把沉下海去的彼得拉上來。
  可是人的手做盡了一切可怕的事情,正如孩子們在海灘嬉戲,用水堆成了一座房屋,又故意地用自己的手把它推翻了。看來他們欣賞破壞比建設還得意,亞當和夏娃就是如此摘下生命樹上的禁果;羅馬兵丁毫不留情地用皮鞭抽打沉默的奴隸;看猶大左手緊握着那一袋三十塊銀元─出賣耶穌的全部代價,右手拿着一根繩子,來到上吊的樹下…
  在華埠,中國新年季節,多少燃點爆竹向行人拋出去的手!把垃圾亂丟在街上的手!
  十九年前我初到美洲,帶着一雙只會寫字的手。有一位開雜貨店的親戚叫我為顧客送一袋馬鈴薯,我勉強地去了,沉重的馬鈴薯抱在手裏,加上沉重的自尊心,至感侮辱。一切的光榮和面子都似乎喪失了,這是每一個初到異鄉者的心情。
  這些年頭來經過了無數刻苦的訓練,才發現手的真正用處,使我鬥心強健。我在北方加拿大送過麵包,天還未亮,冒着大風雪把整車的麵包派送完畢,心想着家家戶戶早餐席上的笑容。獻身傳道以後,每天傳出去的不都是屬靈的糧食麼?耶穌說:“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裏來的,必定不餓。”


復活的主耶穌向多馬展示釘痕手
Doubting Thomas, 1613-1615
by Peter Paul Rubens(1577-1640)

  榮耀的高潮是耶穌在密封的墳墓中出來,顯現在門徒面前,對他們說:“摸我的手。”祂要以手上的釘痕證明自己的真實。歷史上有無數摸過祂雙手的人,他們的手也開始不同往日那樣軟弱了。
  趁我們的手還能靈活的時候,做點有意義的工作。這也是我為甚麼督促自己經常在後園裏修理蕪草,剪樹枝,並不單為美觀而已。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