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莫言-你幸福嗎?

陸國城

 


莫言

  “莫言,你幸福嗎?”-這不是我的標題,是記者訪問莫言(2012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一句話。

  記者:您幸福嗎?
  莫言:我不知道。
  記者:絕大多數人覺得您這個時候應該高興,應該幸福。
  莫言:幸福就是甚麼都不想,一切都放下,身體健康,精神沒有任何壓力才幸福。我現在壓力很大,憂慮忡忡,能幸福嗎?但是我要說我不幸福,你就會說太裝了吧,剛得了諾貝爾獎還不幸福。


莫言著.

  莫言,原名管謨業,中國當代著名作家。1955年2月17日生於山東高密,童年時在家鄉小學讀書,後因文革輟學,在農村勞動多年。1976年加入解放軍,歷任班長,保密員,圖書管理員,教員,幹事等職。香港公開大學榮譽文學博士,青島理工大學,青島科技大學客座教授。他自1980年代中期以一系列鄉土作品崛起,充滿着“懷鄉”以及“怨鄉”的複雜情感,被歸類為“尋根文學”作家。2011年8月,莫言創作的長篇小說獲第八屆茅盾文學獎。
  1981年他開始創作生涯,發表了枯河秋水民間音樂等作品。莫言的作品深受魔幻現實主義影響,所寫的是發生在山東高密東北鄉的傳奇。莫言在他的小說中構造出獨特的主觀感覺世界,天馬行空般的敘述,陌生化的處理,塑造出神秘的對象世界,帶有明顯的“先鋒”色彩。於2012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
  在受訪過程中,莫言雖然語氣平和,卻略顯謹慎,話語不多,讓你很難窺探出他處於這種喧鬧中,除了疲倦,還有甚麼其他心情?他感到“我現在壓力很大,憂慮忡忡”,為甚麼?我不幸福!這是莫言的肺腑之言。“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傳道書1:2)。莫言不愧為諾貝爾獎得獎者。

“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了自己,賠上自己,有甚麽益處呢。”(路加福音9:25)

我們在小時候,幸福是想得到一件東西,擁有就幸福;長大後,幸福是一個目標,達到就幸福;成熟後,發現幸福原來是一種心態,領悟就幸福。幸福,並不是名譽,地位,權力,金錢的代名詞。
  莫言他…

1. 不恃才自傲,卻虛懷若谷。
2. 別人賣弄口才,他卻多思慎言。
3. 別人拼命外顯,他卻韜光養晦。
4. 別人你鬥我爭,他卻遠離是非。
5. 別人直來直去,他卻融方於圓。
6. 別人爭破頭顱,他卻以退為進。
7. 別人拿起放不起,他卻能屈能伸。
8. 別人趾高氣揚,他卻不顯不炫。

幸福,是用來感受,而不是用來比較,有個懂你的人,是最大的幸福。這個人,不一定十全十美,但他能讀懂你,能走進你的心靈深處,能看懂你心裏的一切。最懂你的人,總是會一直在你身邊,默默守護你,不讓你受一點點的委屈。真正愛你的人不會說許多愛你的話,卻會做許多愛你的事。莫言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簡單是美,是福,是一種境界,是一種力量。

  莫言為甚麼對幸福說“我不知道”?他追求的是心靈的幸福,而對於名利,地位,金錢,不屑一顧。幸福,是世人終身追求的目標,是現實的,又是抽象的;是真實的,又是虛幻的。總之,自上帝創造人類以來,人人心中都有一個幸福的目標,為此目標而奮鬥終生,有喜,有怒,有哀,有樂。甚至有的人“身在福中不知福”。那麼,如何才能實現真正的“幸福人生”?這都是我們夢寐以求的理想。莫言的幸福感就是寫作,他說:“我的野心就是希望把我小說中的高密東北鄉寫成中國的縮影,但我能不能做到這一點我很懷疑,我的力量可能不夠…我的創新就是立根於鄉土,立根於個人經驗,廣泛地吸收了中國古典以及外來的文學技巧,形成我自己這種亦幻亦真,歷史與現實糾纏在一起的寫作方法…我會根據我自己的良心來判斷,該我發言我就會發言,不該我發言,或者我不願發言,我自然就懶得去說話。我覺得得諾獎或沒得諾獎不會改變我這種風格,也不會改變我的寫作風格,我過去怎麼寫,現在還會怎麼寫。我過去是一個甚麼樣的人,今後也還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多麼樸實的話。

  真正的幸福,源自人們的思想價值觀,如果我們把幸福作為道德的普遍原則,作為衡量人類靈魂的依據和尺度,以純潔的心靈去面對終生追求的幸福,我們應該遵循聖經的教誨: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3-10)

莫言要的幸福人生就在這裏!你信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