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債臺高築

吟螢

 

  我生平最怕欠債,如果不小心欠了人家的錢,便會寢食難安,一定要設法立刻歸還。看到有些人欠了許多債卻蠻不在乎,而且生活得很愉快,真是令人難以了解的。
  我小時候在家鄉看到過許多逼債的故事,債權人討價的囂張無禮,負債人的告貸無門,走投無路,甚至尋死覓活,在印子錢下面被壓得一輩子翻不過身,透不過氣,真是太可怕了。所以我發誓永遠不要欠人家一分錢,永遠不要過那種被人逼債的日子。
  然而很不幸,我卻欠了一身債,而且看樣子,這一輩子也無法還清。

苦於文字債

  由於我早年喜歡寫作,結了一些文字緣,由投稿到被人邀稿,這期間當然有相當的歷程;但近年來因行政工作佔據了全部時間,所以對報刊的邀約,多半不能應命。但這種情形對一般編輯則可,對約稿的高手則又當別論,他們會用一封封的信件,一通通的電話,甚至出其不意的拜訪,逼得你無路可走。有時候逼得急了,使姑漫應之,但一答應下來,便好像開出了一張定期的支票,到了時間非兌現不可。常常會挨到截稿的最後一天,才提起筆來,倉卒應命;這時腦中還是一片空白,無從下筆,文債之苦,箇中滋味,實不足為外人道。
  寫作的衝動並不是沒有,有時候甚至感觸頗深,想寫一點東西,甚至展開了稿紙,寫下了幾行,但又為瑣務打斷了,無以為繼,終於不能成篇。偶爾有文友在電話中會問起為何不見作品出現,並且會說這是讀者的一種損失,謬譽之詞,聽過也就算了。但當在飛機場進出口檢查的地方,被海關檢查人員發現了我的名字,並且經過查詢,證實了我是他們熟悉的作者之後,除了特別的客氣之外,總會再加上一句:“為甚麼好久沒有看見你在報紙上寫文章了?”在這種情形之下,我便真的能體會出的確是虧欠了讀者們。

人不欠我,我不欠人?

  我生平也最怕欠人情債,在任何情況之下,欠了別人的人情,也總是千方百計的希望及早報答,以免天天牽腸掛肚,而所謂受人點滴,耍湧泉以報的道理,也是我自小由庭訓中培養出來的。
  但是長了些年紀,在人際關係上歷練得久了,對於人不欠我,我不欠人的看法便有了相當的改變;甚至我認為是絕不可能的,因為人在社會上是一個群體,絕對無法與別人沒有任何瓜葛,也就是說人無法離群索居,不可能孤立地存在,人際的一切關係,都是相互依附的,彼此之間都有一種責任;每一個人對家庭,社會,國家,乃至全人類都有責任。也就是說人一生下來,就欠這個世界的債,他要不斷地償還,直到他離開世界的那天為止。他活着一天,全人類都是他的債權人,都要向他討回一些甚麼,這種情勢也許與金錢的直接關係不大,而是對生命的一種嚴肅的責任。
  子女對父母所欠的債,絕非孝道所能償還;直到他們自己有一天為人父母,才開始償還對父母的債。學生對老師的債,也絕非區區的學費與謝師筵所能報答,直到他自己為人師表,才算對他自己所受的道業盡了一些責任。而一切對社會,國家,與人類有貢獻的哲人,志士,發明家,藝術家,文學家,工業家,甚至默默無聞各行各業的工作者們,我們都欠了他們的債,耶穌曾說:“別人勞苦,你們享受他們所勞苦的”,如果我們不能竭盡一己之能,也對社會,國家,與人類有些貢獻,我們便永遠欠了他們的債。儘管你在財務的資產負債表上沒有赤字,但你仍然是一個負債的人,你的良知會不斷地來提醒你。

此情綿綿無盡期

  傳道者保羅就曾說過,他欠了一切人的債:“無論對甚麼人,開化的,沒有開化的,有學問的,沒有學問的,我都欠他們的債。”而保羅所謂的欠債,是欠了人們福音的債,他是那麼迫切地要將耶穌基督救人的好消息傳播出去,若有一個人還沒有聽見這個好消息,保羅便認為自己是欠了他的。
  對一個傳道者來說,他真正所欠的債,是欠了為他釘在十字架上贖罪受死的耶穌的,耶穌基督才是他的債權人。然而他永遠無法償還這筆血債,所以他只有作一個忠實的傳道者,向廣大的世人傳揚基督救世的福音。也不僅保羅是一個福音的負債者,每一個接受這救恩信息的人,都成了一個負債者;而我自己“不幸”就是福音的資產負債表上的一個負債累累的人。
  我生平最怕負債,然而何其“不幸”,我竟債臺高築,而且我所欠的債,無法用有形的金錢來表示一個數字,它是一種終生難盡的無形責任。恐怕無債一身輕的日子,是永遠輪不到我的;這種無形的債,是天長地久有時盡,此債綿綿無盡期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