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真相是甚麼?

—陳凱歌電影《搜索》

石衡潭

 

  一件事情發生了,人人都急於知道真相。在傳統社會,通訊不便,人們可能很難得到真正有用的信息,而在網絡時代,無數撲面而來的資訊,同樣讓你無所適從,找不着北。以前人們常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可是在今天,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相。正如百年前美國傳教士明恩溥(Arthur Henderson Smith, 1845-1932)所言:“真相在中國是最難獲得的”。當然,這只是陳凱歌電影搜索的表層。其實,人們想要搜索的也不一定是真相,而是想要看到自己所想要看到的,還有一些人是想要達到自己所想要達到的。真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各人的心思意念。可是,無論如何,在這樣一場大眾狂歡般的大搜索中,各人又露出了各自的真相。
  真相有不同方面,也在不同階段展露。葉藍秋在得知自己患淋巴癌之前,看到的是甚麼呢?姣好的面容,苗條的身段,優雅的舉止,顯耀的位置,舒適的環境,老闆的信任,同事的羡慕,似乎一切都很美妙。可只因她去了一趟醫院,聽了醫生的一席話,一切就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她看到的是變形的身體,可怕的結局。於是,她馬上變了一個人。在公共汽車上,她拒不給老人讓座,還出言不遜,引起眾怒。後來,又辭職,借錢,賣房,要以金錢來買最後的幸福與瘋狂。如此種種,前後的反差實在太大,所以,激發了公眾無限的好奇。其實,她本來就是多面的,只是被習慣壓抑罷了,而一旦遭遇突發情境,某些東西就會噴薄而出。我們每個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問題不在於能不能爆發,而在於這種爆發的合理性究竟有多少。在我看來,這種爆發還是有些過當了。關於不讓座,葉藍秋後來已經真誠道歉了。這沒有甚麼好多說。而她雇楊守誠花天酒地一晌貪歡是值得討論的。誰都可能遭遇困境與絕境,可沒有必要以此來刺激自己,更沒有理由去綁架別人。其實,她對楊守誠的雇傭最終已經變成一種道德綁架。她讓楊每天陪着自己,甚至讓她陪自己在郊外過夜一同看日出,全然不顧對方有自己的事,有自己的女朋友。最後,她乘風歸去,也似乎十分爽快。可是沒有想到,給親人朋友帶來的是甚麼。影片故意略去了對她家庭背景的介紹,可她決不可能是從石頭縫裏迸出來的。這且不說,至少還需要考慮陪她度過最後七天的楊守誠呀!
  應該說,葉藍秋並非別無他路。淋巴癌有可能通過積極有效的治療而緩解與痊癒,至少生命還可以有更多的延續;與疾病頑強做鬥爭更能夠體現生命的崇高與偉大;在痛苦與患難中也更容易遭遇神跡更新生命…可是,這一切她都沒有看到,甚至都沒有想到。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太注重眼睛所看見的,而忽略了心靈所想見的。所看見的不過是物質,所想見的才是真正的奇跡。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17-18)

葉藍秋以為看到了自己生命的必然結局,實際上,她與生命的真相還很遙遠。致命的不是身體的疾病,而是心靈的頑症—絕望。

“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羅馬書8:24-25)

  在“不讓座”事件中,公眾看到的是真相嗎?看到了,可只能說是看到了真相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的真相,因為許多內在的隱情是他們沒有看到的。記者陳若兮所追求的也不是真相,而是想利用這個事件來吸引眼球,來為自己的成名做鋪墊,說得更直接點是為自己的婚房做積累。她的日常感歎是:“吃得起最貴的三明治,買不起最便宜的房。”她就連報道此事的方式也是不真實的,明明是實習記者楊佳琪拍的片子,她卻理直氣壯地掛上了自己的名字。她一開始就偏了,後來更變本加厲,包括有意片面截取對葉藍秋中學老師的採訪,不讓播出葉藍秋的道歉聲明等等,直至最後有意無意地接受賄賂。如她自己所言:“幹咱們這行,一得臉皮厚,二得豁得出去,才能走到底。”她真的就這樣一步一步走下去,看起來是離房子,離結婚越來越近了,可沒有想到卻是離男朋友越來越遠了。她自以為得到的時候,卻真正地失去了。

  莫小渝在辦公室撞見葉藍秋伏在自己丈夫沈流舒的胸前,她看到的是真相嗎?她對此耿耿於懷,不斷追問丈夫,甚至還打電話到電視臺出他的醜;對葉藍秋也是不依不饒,窮追猛打。最後,她收穫的是甚麼呢?沈流舒認為她沒有檔次,與她越來越疏遠;葉藍秋也走上了絕路。可是,難道她看到的又不是真相嗎?不管沈流舒如何辯白,這件事是真的,而他即使當時沒有進一步的行為,難道就沒有進一步的心思嗎?

“你們聽見有話說,不可姦淫。只是我告訴你們,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裏已經與她犯姦淫了。”(馬太福音5:27-28)

更重要的是,在莫小渝這樣的追問中,她發現了一個更重要的真相:沈流舒在乎的不是那葉藍秋,也不是她莫小渝,而是他自己的成功。從上市公司到跨國公司,一個又一個的成功,才是他人生的真正目標,其他如友誼,愛情,婚姻,只是他邁向成功之途的一種資源與工具而已。為了與斯通公司合作,他可以大擺筵席大買珠寶以秀婚姻美滿夫妻恩愛,而回到內室,又是另一番嘴臉,在妻子面前,拒絕解釋,拒絕道歉不說,還大發雷霆。“我沈流舒看上的女人,還用偷?”
  在葉藍秋的葬禮上,沈流舒似乎流露出了真情,不停地用手帕拭淚,還信誓旦旦表示要建立一個葉藍秋救助基金會,去幫助那些處在絕望之中的人。可是,回到家,看到還在為葉藍秋哭泣的妻子莫小渝,他卻說:“哭出來吧!哭出來就舒坦了,我現在就舒坦了。”原來,他一切的作為與表態,最終只是為了自己的舒坦。這完全讓莫小渝看清了他的為人,他的冷漠不僅是針對自己,而是針對所有人的。當然,最令人不寒而慄的還是他針對陳若兮說的那句話:“看我怎麼捏死她!” 如此種種,令莫小渝徹底絕望,最後,帶着那些曾經帶給自己美好回憶的物件,留下一封離婚協議書,義無反顧地離開了這棟豪宅。此時此刻,從前那個口口聲聲“千萬別等沒了好身材才買得起漂亮衣服”的她似乎多少明白了一點生活的真諦。
  人們希望看到別人的真相,卻拼命掩蓋自己的真相,在親友之間也不例外。辦婚禮還要賺親家的錢,讓婚慶公司人把費用從三十萬說成六十萬,而黃了的這筆費用竟要那個道出真情的員工承擔。楊守誠為此不僅丟了工作,還背上了債務,得到的老闆的解釋是:“不說實話你會死啊?你看看現在,除了有病的,誰說實話啊?”唐小華一直對葉藍秋千聲感謝百般奉承,可等葉藍秋一轉身,卻就將她的真實姓名公司名稱透露到了網上,還故意讓前來談判的外賓看電視上有關“不讓座”事件的報道,以達到毀壞葉藍秋形象的目的。楊佳琪好像純真無邪,可憐兮兮,可是遇到有極大好處時,她也能千方百計找到陳若兮的銀行卡號,完成一筆重要交易。最後,她似乎長大了,能夠擺脫陳若兮掌控,獨立發稿了,可我們看到,面前出現的,活脫脫是另一個當初的陳若兮。
  楊守誠是影片中的一個亮點。他敢講真話,樂於助人,能文能武,有情有義。在七天的雇傭生活中,他讓葉藍秋感受到了生活的樂趣,並且在最後的時刻愛上了她。編導把他作為一個青春爽朗的正面形象來塑造,連女友陳若兮也為他的背叛而開脫:“是愛情就沒甚麼對不起。”其實,愛情並非人生的頂點,而常常成為男女的盲點。如果多年的廝守不如七天的相聚的話,那麼,這份情感的真實性與牢固性是成問題的。不是遇到的每一份感情都應該接受,也不是每一種幫助都要出自愛情。愛情並非解決問題的出路,不是治癒一切疾病的靈丹妙藥。尋找到愛情固然美好,可生活如何繼續更加重要。

  社會天天在變,人人也天天在變,只是人性沒有變。今天的你就是明天的我,我的失敗是你的機會。你方唱罷我登場,都是為人做嫁衣裳。日光之下沒有新事。人們既追求真相,又害怕真相。

“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馬太福音7:3)

在這條道路上,許多人淺嘗輒止,半道而歸;有的人以為找到了,可實際路還長着;只有少數人會堅持不懈,最終找到。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 (馬太福音7:7)

這節經文的更應該這樣翻譯:你們持續祈求,就給你們。持續尋找,就尋見。持續叩門,就給你們開門。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