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一定要搶佔先機嗎?

—滕華濤電影《失戀33天》

石衡潭

 

  失戀33天開始的幾個分手場面各有精彩,可最令人震驚的一句話是:“分手要搶佔先機”。我們說,找工作,做生意,甚至找對象,要佔先機,這是合情合理的,可分手也要佔先機,這意味着甚麼呢?頗費思量。也許,這就是現代人典型心態的不經意流露吧。
  整個電影就是在佔先機上面做足了文章。可一個人不能總是拔頭籌,佔先機;佔先機也並不等於勝券在握,所向無敵。黃小仙一直以為在與陸然的關係中佔主動與先機,一直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中,可沒有想到陸然早已經悄悄地選擇了撤退並抓住了她的閨中密友馮佳期,讓毫無防備的她一敗塗地無還手之力。儘管她內心已經轟然倒塌,可嘴上還絕不服輸。陸然來電話請她原諒:“忘了我吧!”頓時她內心一動,聲音也有些哽咽:“這我做不到”,可很快又話音一轉,狠狠地說:“因為我從來就沒記得過你。”陸然來酒店,準備送醉倒的她回家,他也借此機會表達了自己的感受:“我們兩個不是一不小心,才走到今天這一步的。你仔細想想,我們在一起這麼長時間。每一次吵架你都要把話說絕了,一個髒字不帶,殺傷力卻足以讓我撞牆,一了百了。吵完以後你舒服了,你想過我的感受嗎?我每一次都像狗一樣腆着臉去找一個臺階下。你每一次都是趾高氣揚地站在那一動不動,你每一次都是高高在上,我要在底下仰視你,我受夠了我受不了。我仰視得脖子都斷了,你想過嗎?全天下就只有你一個人有自尊心嗎?我想過,要麼我就一輩子仰視你,要麼我就帶着我自己的自尊心開始我自己新的生活,你是改變不了的。你那顆龐大的自尊心,誰也抵抗不了。我不一樣,我想要往前走,你明白嗎?”本來,她心裏已經後悔了,可嘴裏卻迸出了這句話:“我可以自己回家了。你走吧!”直到陸然乘車遠去,她這時才幡然悔悟,拔腿直追:“你能不能再等等我,前路太險惡,世上這麼多人,唯有你是令我有安全感的伴侶,請不要就這麼放棄我,請你別放棄我。我一定要對他說。我不再要那一擊即碎的自尊,我的自信也全部是空穴來風,我能讓你看到我現在有多卑微,你能不能原諒我?求你原諒我。”可此刻已經時過境遷,不能重來了,即使她追上了陸然,他們又如何再繼續呢?在愛情失敗這件事上,兩人都有過錯。黃小仙的錯誤在於:太看重自己所謂的自尊心,而忽略了陸然的自尊心,其實,相對於女人,男人更需要它。女人的聰明在於善於欣賞男人的聰明;女人的智慧在於讓男人更加智慧。陸然的過失則是:沒有開誠佈公,及時說出,而招呼不打就另尋出路,這是不負責任的表現。這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是致命的弱點。他們之間的這場對話若是早一些,或許兩人關係還可以挽救,但可惜來得太遲了。

  王一揚更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當豪華婚禮客戶退單之後,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如何去報復他們,他的那些主意也是想像力極為豐富,堪稱經典,幸好黃小仙並沒有接他這個茬,否則還真不知道如何收場。在黃小仙朋友的婚禮上,他又精心策劃了一幕鬧劇,他授意黃小仙:“你可以繼續橫衝直撞,把別人的婚禮當成前男友的葬禮。我會為你保駕護航。”果然,他如願以償,讓陸然當眾出醜。這似乎是替黃小仙報了一箭之仇,可是,這恰恰表現出了他的狹隘與陰險,而反襯出陸然的豁達與大度。還有,他的這一招事先並沒有告知黃小仙更談不上徵得她的同意了,這實際上就是趁人之危,借刀殺人。黃小仙與陸然的情感糾葛,理應由他們兩人自己了斷,無需他來硬插一杠,自稱英雄。

  那個想要辦金婚慶典的老太太張玉蘭又怎麼樣呢?她在年輕時進行了一場婚姻保衛戰。在這場戰鬥中,雖然她佔着理,可是在具體實施上,未免盛氣凌人,刻薄厲害。她對因闌尾手術同在一個醫院住院的第三者小劉說:“我住院是喜事,你住院是晦氣事。雖說都是從肚子裏取點東西出來,可你那點肉都要扔;我的呢?取出來還要往大裏長,全家都當個寶。”噎得小劉說不出話來,第二天就出了院。後來,張玉蘭又給丈夫乃至黃小仙說:“我就把這件事情,當成是為了給我助產,以後都沒有必要再提。”她這樣做,的確是保住了婚姻與家庭,可是她的全部矛頭針對的只是一個弱女子,卻不敢直接批評自己丈夫的過錯,未免是柿子撿軟的捏了。現在,社會上發生許多因婚外情引發的案例也是一樣,大都是把第三者當作了全部懲罰與復仇的對象。可如果內因還在,除掉了第三者,難道就不會出現第四者嗎?

  這種佔先機的想法與態度不過是自私的一種表現形式罷了。在影片中,另一種自私的形式就是功利實際與偷懶省力。不少人已經不奢談愛情,或者說懶得談愛情了,而直接說金錢與物質。想出各種奇怪主意要辦一個新奇浪漫豪華婚禮的準新娘李可說:“給我信用卡透支的額度就是愛情的真諦。”她的準新郎魏依然正好符合她的需要,與她的想法也很相近。後來,魏依然告訴了納悶不解的黃小仙自己選擇李可的理由:“其實,答案很簡單:省事。即使愛情不存在了,我們的關係還是能夠靠其他東西維繫。李可她能做到。LV是生活必需品,愛情是奢侈品。LV不會說倒就倒吧,可是愛情這種感覺說沒就沒了。我要建立一種關係,要保證自己有充足的資源可以供應。從這個角度講,這是非常靠譜的。”他說的某些話語也不無道理,可未免太數學太公式化了。而其實,他也是一個熊掌與魚想兼得的人,在準備婚禮的同時,他還提出與黃小仙來一個浪漫的約會,並想要一個浪漫的接吻。最後分別時,還忘不了說:“我承認,如果我再年輕五六歲,我會追求像你這樣的姑娘。”這就是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想必這種出於實際厲害考慮的婚姻,縱使婚禮辦得風光一時,可日後的生活,不一定會多麼穩定。

  當然,經過包括失戀在內的生活的磨煉之後,這些年輕人還是有了很大的改變與長進。原來一直要堅持仇恨,一直要保持與陸然勢均力敵的黃小仙對這段感情有了重新的認識,對陸然也有了真正的歉意。“我曾經是陸然的夢想。我毀掉的,是他關於我的這個夢想;而他欠我的,是一個本來承諾好的世界。”這表明她開始不再總是從自己的立場,而能夠從別人的角度來思考問題了。是的,一段美好的感情結束了,沒有誰是真正的贏家,只可能是兩敗俱傷,無論主動與被動,佔先機還是守原地。黃小仙看到了自己的毛病,也找到了對付的方略。“所有那些回憶和背叛我的人,是我必須切除掉的壞死神經。所謂的自我,所謂的感情潔癖,所謂的據理力爭,是我這段感情的病灶。每當問題出現時,我最常做的不是傾聽,而是抱怨,不是合作而是攻擊。”這樣做是理智的。過去的不會完全過去,不留痕跡,但我們可以將之打包,封存,它就會成為美好的回憶。告別過去,這是成長的代價。王一揚也修好了對面大廈樓頂上的霓虹燈,給了黃小仙一個意外的驚喜。“在這個字母的見證下,以後不管你發生甚麼事,在一米範圍內,一定有我在。”相信他們會變得更加善良,更加成熟。
  其實,有時候,搶不如讓。搶與讓是不同的角度,也是不同的態度。搶是自我,讓是向他。從自己的角度出發,難免他人是地獄;替別人着想,也許會海闊天空。黃小仙一直覺得每一個同事都怪怪的,下了班都不願意再搭理他們,可有一次參加了同事們的聚會之後,卻發現:他們各有可愛動人之處。若只考慮自己的利益,黃小仙早就該開除了,可大老王卻請她在高級餐廳美餐一頓,還給她上了一堂重要的人生課。這就是體諒他人,替人解憂。這樣做之後,大老王的婚慶公司反而更紅火了,因為員工有了工作熱情。
  最後的一組真實採訪拓展了影片的內容,也引人進一步思考。“你累了,隨時可以來找我。”這是對過去的留戀;“我希望你會永遠忘記我!”這是對現實的接受;“失戀是下一段幸福的開始。”這是對未來的嚮往。
  人生沒必要佔盡先機,尤其是面對你所愛的人。只有首先為對方着想而不是從自我出發的愛,才是真正的愛;只有辛勤的澆灌,才會有甘甜的收穫。不要太在乎實際中的得與失,而要追求人格上的純與全。因你失去,別人才有機會遇見;別人錯過,你才有機會抓住。“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贏,力戰的未必得勝,智慧的未必得糧食,明哲的未必得貲財,靈巧的未必得喜悅。所臨到眾人的,是在乎當時的機會。”(傳道書9:11)不要一直抱怨對方,而要總是感謝生活。努力成為一個給別人帶來幸福的人,而不是成天指望別人給自己帶來幸福。當你具有付出幸福的能力時,你又何愁不會幸福呢?“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33)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