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愛之深 責之嚴

陸國城

 

  愛之越深,責之越嚴,這是符合人之真愛的規律,如果只有愛而沒有嚴格的相互約束,那麼這樣的愛會使人跌入罪惡的深淵。君不見有很多疼痛的經驗教訓嗎?我們所提倡的愛應該是“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哥林多前書13:4-7),這就是愛的總綱。

  我們談愛的時候,總是局限於男女之間,子女之間的範疇之內,很少涉及朋友之間,同事之間,事業之間,人與人之間的愛。愛是現實的,也是虛假抽象的,愛,這個字被世界引用至數不清的穢言醜行,甚至一切的罪惡都自覺或不自覺地盜用“愛”的名義,作為犯罪的最美麗的保護傘。當我們談論愛的時候,我們首先要消除對愛的情感化,因為有這種情感化就把愛等同於感情,那麼愛就不可能成為道德行動的聖潔原則。凡有靈魂的人類,愛的性質之區別,不外乎愛之起因,愛之趨向和愛之關係,也就是概括為:“喜愛”,“情愛”,和”仁愛“。無論人際關係中的友愛,戀愛,以及親子之愛,手足之愛,均屬人性之愛。甚麼才是聖靈之愛?

“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並且認識神。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約翰壹書4:7-8)

  我們觀察一下世界偉人是如何理解愛的真諦:

“愛國主義就是千百年來固定下來對自己的祖國的一種最深厚的感情。”列寧(Vladimir Lenin, 1870-1924)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趨避之。”林則徐(1785-1850)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范仲淹(989-1052)
“友誼不是別的,而是一種以善意和愛心去連接世上一切神俗事物的和諧。”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 160AD-43AD)
“仁愛的話,仁愛的諾言,嘴上說起來是容易的,只有在患難的時候,才能看見朋友的真心。”克雷洛夫(Ivan Krylov, 1769-1844)
“作為一個人,對父母要尊敬,對子女要慈愛,對窮親戚要慷慨,對一切人要有禮貌。”羅素(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1872-1970)
“家是世界上唯一隱藏人類缺點與失敗的地方,它同時也蘊藏着甜蜜的愛。”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 1856-1950)

以上種種愛的表現,實質就是人性在人生舞臺上的表演而已。

  所以,世界上只有一種愛是不需要回報的,那就是上帝的愛:“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當耶穌基督釘死在十字架流出寶貴鮮血之際,祂已經完成了對人類愛的奉獻。這樣的愛,世人是無法測度的。神勸勉我們“你們要彼此相愛,像我愛你們一樣,這就是我的命令。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約翰福音15:12-13)。我們人世間的愛是顯得如此渺小。有多少人願意“為朋友捨命”?所以世上常存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是超乎世人的愛。

  上帝對我們的愛,是包含着神的律法。我們清楚記得“挪亞方舟”的故事,神嚴厲責罰了有罪惡的世人,讓他們遭到洪水滅頂之災;又以色列民族不信上帝,就遭到兩次亡國的教訓。聖經中“猶大的長子珥在耶和華眼中看為惡,耶和華就叫他死了”,“俄南所作的,在耶和華眼中看為惡,耶和華也就叫他死了”(創世記38:7,10)。上帝懲罰惡人,就是愛善人,尤其神的十條誡命,更加深了愛的純潔和原則。

“因為誡命是燈,法則是光,訓誨的責備是生命的道。”(箴言6:23)

  我們的愛不僅僅是有情慾之愛,但情慾的愛是虛幻的,只有神的愛是永恆的。神讓我們不僅愛你所愛的人,還要愛你的仇敵,“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馬太福音5:43-44)。讓我們去愛仇敵,非我們世人能夠做到的,所以要有一個真正的,純潔的,高尚道德的愛,談何容易。

  我們應當對愛有一個崇高的觀念,從“仁者愛山”到“智者愛水”。從“愛祖國,愛人民”的高尚口號,從“見一個”到“愛一個”的庸俗自白,其中對愛的理解,各取所需,南轅北轍。神對愛的定義是“愛人如己”,就像耶穌基督為愛世人釘死在十字架的“愛”。這是愛的心靈最高的境界。

  愛之深,責之嚴,我們一定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腓立比書2:2)。我們要徹底轉變對愛認識的片面性,必須做到“愛人不可虛假,惡要厭惡,善要親近”(羅馬書12:9)。神的愛不是盲目無原則的,祂讓人認罪,悔改之後,愛的聖靈才能充滿人的靈魂。

“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翰福音13:34-35)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