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如果不長大該多好啊

王人義

 

小雨過後
   莽原上一片青蔥
 鳴鳥成陣
   藍天下白雲幾叢
 在森林的小屋中躲過一夜的雷雨
   推開柴扉,追尋一行遠去的鹿蹤
 如風地奔過多花的雁岭
   再不見多日撥不開的朦朧

編一個花冠
   就有了春姑娘的笑靨
 織一件草裙
   走近那夏王子的清瞳
 瀟灑地舞起我的柳鞭
   惊飛憩息的百鳥鼓翅長鳴
 滾進帶露的新草
   傾聽大地心臟激越的跳動。
如果不長大該多好啊
   留住春風
     留住秋果
       留住永遠不會破滅的夢。


夏日即景 王人義作品
(按圖放大)

  當我們長大了,匆忙中成家立業;當我們成熟了,忘卻了海闊天空,在我們心靈深處,最嚮往和愛戀的是甚麼呢?依然是童年,那無憂無慮,自由得像一隻小鳥一樣的童年。
  還記得我們小的時候嗎?我們都有過無數美妙奇幻的夢想;大家還記得你們小的時候唱的歌嗎?很多事情隨着年齡的增長都逐漸淡忘,但兒時的歌謠卻越來越清晰地走進記憶:

我們是未來的保衛祖國的戰士
未來的工程師
未來的農業家
為了祖國燦爛的明天
加緊學習加緊鍛煉
我們天天起得早
起來就做早操

  在父母的期盼之中,在歌詞的遐想裏,我們建立起對未來的美好的夢想,而未來的夢想更使我們每天勤奮努力,又使得那麼枯燥而沉悶的學習變得有了生氣,有了意義。
  不去記算多少年已經過去,人到中年,我們的成就應該比理想中的自我更加的輝煌,我們成為了工程師,我們成為了農業家,我們中還有許多人更從中國的大舞台走進世界,在更大的空間展現自己的生命,實現自己的理想。可是夜深人靜,數算我們人生的歲月,留在記憶裏最深刻,最讓人回味與感嘆的,依然是兒時的春風,兒時的秋雨,兒時那纏着我們不放的悠長歲月,這歲月轉眼過去,怎麼一切都像發生在昨天。
  “人生如夢”實在不是東坡子的感嘆,而是實實在在刻在我們臉上的事實。如夢的人生有多少令人回味的美好,令人動魄的驚魂,令人沉醉的愛戀,令人感懷的得失…一夢初醒經年已過,如今的自我已經不知道自己是活在夢中的自我,還是自我的夢中。虛實是這麼樣的亦真亦假,真假又是這般地難分難辨。
  “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東坡子面對“逝者如斯夫”的瞬息人生,還有着“一樽還酹江月”瀟灑和淺笑;可如今,一樣華髮早生,人生如夢的我,除了面對未來無以名狀的愴然,就再也拿不出甚麼來敬拜天地的了。如果天地只是一種物質的存在,最終必然隨着歲月老去;天地若有情,人們的衷腸已經使它無可避免地同苦同悲了,我何必又這般地不依不饒呢?
  不過冷靜下來我又想,人生如夢,當我正在感嘆如夢人生的時候,是否也表明着我正處在一種夢醒的狀態;如果我現在就在自我的清醒狀態之中,我是否就要趁着夢境還沒有全然淡忘的時候,好好的思想:是誰編制了我們夢中的情境,是誰給予我們夢境中的人格與情感,是誰給予我們夢境中的思考和感慨,是誰給予我們夢醒之後的浮想與頓悟?
  我突然要嘲笑自己了,“好大的口氣,這不是‘天問’嗎?”
  可為我的良知鼓勵我,“為甚麼不問呢?如果上帝真的存在,如果上天果然有情!”
  毛澤東曾經說過,“天若有情天亦老”,我理解一個只在自我的有限中來評判世界,改造世界之人無法避免的局限;而在我對生命的感受中,這個賜給我們生命,為我們創造世界的天,是一個有情之天,是一個不老之天,是一個永恆的天。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