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流星的傳說

王人義

 

  流星!
  夏夜的時候總是在等
  等待着那無窮歲月的邂逅
  我不該去看安徒生童話故事
    告訴我那個賣火柴小女孩
      生命像流星一樣的跌落
  流星啊流星
  你真的能負載得起
 一個流逝的靈魂嗎?
  從此使我不敢去看流星
    也不敢去看母親臉上的皺折
    還有父親那一頭
      罩住整個面頰的白色的光澤
  惡夢中醒來悄悄的問媽媽
 流星的故事是否
  只是一個古老的傳說?

 

  “流星!”
  夏夜,一個充滿了幻想的孩子最容易發現流星。第一次發現了流星之後,便開始躺在竹床上靜靜的等,等待再一次流星的光臨。我不知道為甚麼少年的時候對流星有那麼多的眷戀,是因為那無垠太空之中那優美的流線所畫出的神祕,還是那流光帶我走進的一個又一個美麗的童話呢?
  看過安徒生的童話“賣火柴的小女孩”之後,每一次看到流星便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哀,心中無不充滿着無法解說的遺憾,“唉,又一個靈魂流逝了!可是,流星會消失到哪個地方去了呢?”心中便升起一片惆悵和悲哀。這就是我兒時對流星的感受,流星,在我兒時的腦海裏,就這麼和人短暫的生命聯繫在一起。由此,一提到流星,我就會想起一個和我一般大的男孩子,在他十歲的時候,像流星一樣淡淡地畫過去的人生。
  我不知道他叫甚麼名字,但我依然記得他遠遠地從我門前走過時清瘦的身影,他一邊走一邊還望着我淺淺地笑,而我也會遠遠地注視着他,看着他慢慢地從我的面前走過,不知道這算不算我與他之間的交情。我們彼此的確是認識的,他認識我是誰家的孩子,我也知道誰是他的母親,只是,我們彼此從來沒有說過話。在我的記憶中,他幾乎沒有和任何小朋友說過話,大人都讓自己的小孩遠離着他,因為他得了嚴重的肺結核,在當時來說,還是一個不治之症。
  說不出來為甚麼,我非常喜歡他,沒有為甚麼存在,只是從他淡淡的微笑之中直覺到他有一種我領悟不到的神祕,還有他對友誼的嚮往和渴求,然而我無法超越我和他之間用死亡的陰影隔開的鴻溝。只是每一次,每一次我發現他從我家門口走過的時候,不管我在做甚麼,我都會停下來,靜靜地看着他從我的面前走過,用我的注視迎接他有一些凄惋的笑。

  聽說他死了,我非常震驚,飛快地跑到他家的後門口,看到那熟悉的身影躺在一塊門板之上,臉上蓋着一張黃裱紙。我希望黃裱紙能被風吹開,我能再看看那張我熟悉的臉。那紙片真的被風掀開了,我感到我從頭到腳地一陣冰涼。在那冷清的角落,在那毫無生氣,灰白色的面孔之上,在那永遠的離別的感傷之中,沒有誰告訴我死是甚麼,我也就忽然之間明白了,迫不得已地明白這不得不接受的事實。那時那刻,我彷彿從他平躺着的那個角落,看到了死神一雙冷冰冰注示着我的眼睛,讓我心寒,讓我顫抖。我跑了,飛快地逃離那地方,躲進自己的家裏,在那裏發呆…

“哦,死對我原來並不是一個遙遠的東西…”
“如果死是每一個人必須經歷的結局,那麼生的意義到底在哪裏呢?”

  流星,是無窮的時光中所刻畫出來的短暫,在我對時光還沒有建立任何的意識的時候,母親傳遞給了我一個我從來沒有思想過的現實。

  還是在我十歲那一年的冬季,我和母親坐在窗前,窗外雪花紛紛,我依偎着母親溫暖融融。母親停下做針線活的手突然地對我說:“兒子,你知道嗎?媽媽是會死去的。”我不知道當時媽媽為甚麼要迫不及待地向我傳遞這個信息,或者是她因為在文化大革命中,她因為自己的政治背景,為她將要面對的未來做出一個不讓我感到突然的預告吧,可是這句話着實地嚇壞了我。好像是晴空下的一聲驚雷,我望着媽媽呆看了一會,當我明白過來媽媽說的是甚麼之後,我急切不加思索地對媽媽說:“媽媽,您是不會死的,全世界的人都可能死,您是不會死的!”“不!媽媽是會死的。”她堅持着說。
  我只有呆呆地看着我那永遠年輕可愛的母親,在我幼小的心靈,她永遠是那麼年輕美好,她怎麼可能會死呢?可是,這句話突然從她口裏說出,怎麼不讓我膽寒,怎麼不讓我震顫。望着母親堅定的目光,那目光中理性的沉着,讓我接受了這一不可接受的事實,內心立即湧現出一股哭不出聲來的悸動,好像看到了即將到來的歲月,眼中沒有淚水流出,流出的是看不見的無奈。
  就此,本來感覺漫長的生命,驟然地在我面前縮短了,短得像一顆流星在天幕上畫出的弧光。每個人的生命不過就是這短暫中各自不同的經歷,每一種不同的生存都是各自不同的領受,那麼人為甚麼要苦苦地追求呢?
  流星啊,就是因為你,我不敢再去細看我母親那越來越蒼老的臉,不敢去看父親滿頭白色的光澤。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