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水-誰知道甚麼?

約愛

 

  水的學問耐人尋味,水的學問也是難解之謎,那是由於水在三種形態中循環不息:液態,氣態和固態。現代有不同學科研究不同形態的水:氣象學研究水在大氣中的蒸發,移動,降下;海洋學專門研究海洋的水;河流學研究河的水流;湖沼學研究湖泊;水文地質學研究地上水,至於水的結晶體的研究者。早在十七世紀已有數學及天文學家如:開普勒(Johannes Kepler, 1571-1630)和笛卡兒(Rene Descartes, 1596-1650)

水知道答案
  近年最為人迷惑的研究,是雪花圖案的千變萬化。這些晶瑩剔透的結晶體,令人目眩,竟然有人在這方面的科學研究中拉扯到哲學,神學的範圍。雖說近代學科的研究流行跨學界,但這趨勢也可引起混亂的危機。正如水知道答案水は答えを知っている)的日本作者江本勝(Emoto Masaru),自稱“率先在日本介紹以波動測定儀能証明他的猜測:‘水可以複製信息,並加以記憶。海水可能記住以海為生的許多生命的故事…如果我們能讀懂水所傳遞給我們的信息,我們一定發現一部極為壯闊的史詩!因此,了解水,就等於了解了宇宙,大自然,乃至生命的全部。’”單是書中以上充滿感性的描述,已難免被人指為偽科學。
  江本勝自述因一名研究員沒頭沒腦的建議,就開始讓水(精製水)聽音樂,將波動傳遞給水,要看水性質的改變。實驗的結果是“美妙極了:‘聽了貝多芬田園交響曲的…結晶,這首明快,清爽的曲子一樣美麗工整…聽了蕭邦的離別曲,得小巧,並分散成幾塊,簡直令人驚嘆。”江本勝隨着感性的聯想,走到人與水同感的想法:“後來我了解到,離別曲原本並不叫這個名字。看來水所感受到的是為這首曲子起名為離別曲的那位日本人的感受。”這不是為了一廂情願地自圓其說嗎?
  接着,江本勝把文字貼在水瓶壁上,讓水去看“謝謝”和“渾蛋”,再看它們的結晶有甚麼不同。結果是看到“謝謝”的水結晶,呈現清晰美麗的六角形;看到“渾蛋”的水結晶,像聽到重金屬音樂那樣,破碎零散。他的結論是友善語言會將事物帶向好方向,惡言則會帶來不好的結果。若說這還是一科學問,那麼江本勝已把它帶到玄學的範圍,或是作成了一個童話式德育教材。
  其後,江本勝更引述一位瑞士水質研究專家琼安教授的話:“有位物理學家做了一個實驗,…可以推測…金屬與人的情感或情緒是會產生某種共鳴的…”那物理學家的名字欠奉,反映實驗的學術地位,但江本勝用以支持他的波動法則:“只要發出與消極情感相對的波動頻率就可以了。當兩種情感的波動相遇並相互抵消後,消極情感就會消失。”他把人的感情與音波等同,把人的情感或心理簡化,成為兩相對應的情感,具有相反的波形。至此,江本勝不但引用順勢療法的原理來支持他的理論:“經高度稀釋後,物質將不復存在,留下的只有其波動的信息,而無論是毒還是藥,它們都源自一種波動。”;還利用心理輔導的整體治療理論,歸納為水與心靈息息相關的保健方法:“人的肉體是由水構成的,人的精神卻由意識構成。保持水的清澈與順暢,不僅是最好的保健方法,同時還能讓人的精神潔淨而清明。”
  同樣地,江本勝以“讓水看文字”的實驗方法去說明愛與感謝的治療能量。當他在世界各地宣揚這套愛和感謝與水的關係時,他不能再迴避他的實驗不具備科學性的非議,他的回應是:“最前沿的科學已經發展到不進入精神或意念等非肉眼可見的領域便無法解釋很多東西的境地。”因此他引用佛教的“瞬間即世界”來支持他的“維持波動的必須”,也以“上帝賦予人類創造力”,鼓吹“人面對水,滿懷愛心向它表達自己的謝意”,便可以在瞬間改變世界。他更指出水結晶對預測地震的貢獻:“因為水有提前感知地震信息的能力”;又指出“水能載舟能覆舟,我們不能忘記水也曾湮沒過人類的文明。”但他只提到“看來諾亞方舟的傳說,亞持蘭提斯大陸的沉沒都絕非古人杜撰”,他並非相信有一位創造水的神,以致他把水這物質看為人的靈,以詩般的幻象作死亡的結語:“到那時,我們不再擁有現在的肉體,而是以水的姿態,化為水做的一抹晚霞。”
  江本勝的書之所以吸引人,大概是書中的水結晶照片,這也是他在各地演講時的引人之處。但有關水結晶的變化之謎,他沒有科學性的解釋。蘇美靈博士所著聖經與生物學第六集,提到雪的研究中(參“生物知趣:神秘的雪花”),早在1932年,已有日本學者拍了二千五百張雪花圖片,沒有兩張圖案是相同的。由於在冰內的氫和氧的位置排列,如萬花筒內的碎片在三角鏡片之內,可以構成千變萬化的圖案,而雪花是六角形的,可構成的圖案之多,更無以計算。再者,每一個雪花晶片有10的18次方分子的水,所以能產生無數的結構方法。雪花晶片的形成,因着溫度不同,有不同的形狀,主要有六邊塊形,六角星,六邊柱形,長針形。當水氣分子與凝結核(可能是微塵)相撞,形成六角形的雪花。雪通常是透明,也會是紅色,綠色,藍色,甚至黑色。這是由於水內有真菌,綠藻孢子或空氣污染。相較之下,蘇美靈的文章較為立場清晰,文體亦符合內容。文內的科學資料是研究事實的記錄,文末以聖經的詩篇帶引人以感謝的心去思想神與人的關係。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