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花開花落的期盼

王人義

 


王人義作品
(按圖放大)

  門前的桃花開了
  轉眼又結出酸酸的果

  池塘裏荷花開了
  捧給我清苦的蓮蓬

  把秋菊還插在花瓶裏
  就迎來了滿天的雪花

  等來了一個晶瑩夢幻的世界
  也等來了小小少年莫名的寂寞

  門前的桃花又開了
   父親帶我走進花園裏
     不知又在栽種着些甚麼新花兒
   我吐了一口口水
      把我的心也種進去了
         每天我都來看哪
         夢想她能結出世界上最美的甜果果

  到現在,我依然還記得兒童時代居所周圍優美的環境,那如花的歲月。
  桃花,春天來臨的時候,新束滿枝,姿態萬千,那麼鮮艷,那麼妖冶,在我父親的窗前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圖畫;
  荷花,在夏日的荷塘中,用塗得太紅的臉對着我搖曳,伸出如盤的巨手,把晶瑩水珠托上之上,把透明的小魚藏在下邊;
  不知為甚麼,從小就不愛菊花,不愛她過餘誇張的傲氣,不喜歡她太濃的粉脂下沉澱着的冷峻,不喜歡她在漫長的時日中,逐漸枯黃的凋零;
  雪花飄飛的時候總是讓我最興奮的時刻,那晶瑩剔透,一塵不染的銀色世界,都無言地默契着一個初醒世事的少年人心靈深處的追求。
  走在曾經開過春花,結過秋實的田野上面對着滿天的飛雪的時候,都彷彿聆聽到時光靜靜地漫延在大地,和着我的足音,敲打着我心門中的呼喚,這呼喚帶給我心靈無法表述的肅靜和沒有頭緒的迷茫。
  總覺得小的時候冬季比現在要冷,冬天來臨的時候,喜歡對着玻璃哈氣,然後等待着在玻璃上凝固了的水氣逐漸地結成美麗的冰花。心中總是琢磨不透,是誰舉着那看不見的筆,畫着這一幅幅從來都不一樣的圖畫。
  總還記得小時候喜歡一個人在雪地上不停的走啊走,只為了回頭看那在身後一溜或深或淺的腳印,然後展開四肢全身地伏在雪地上,在雪地上深印出我自己的身影,心中便有了那說不出的驕傲。只到那身影被越來越多的腳印踏得亂七八糟,被越來越髒的泥土所污濁,內心才又湧起無以名狀的憤怒和沮喪。
  那一年,春天又來了,桃園的桃花又開了,空氣中透着陣陣只有春天才有的,令人激動的清香。父親帶着我到菜園子去種瓜果,而我在菜園的一角也忙了一個早晨,只為了挖一個深深的洞。吐了一口口水,然後又心滿意足的把土全都蓋好了,詭祕地望着父親不住的笑。父親蹲下來望着我說:“兒子,你在笑甚麼呢?”我非常神祕地告訴他,“我把我的心種進去了…”從那一天開始,我每天都去查看我種下的心會長出甚麼樣的小生命,並幻想着一樹的金花,滿枝的豐盈。
  那年在泥土裏種下的心終究是沒有發芽,更談不上開花結果了。不記得當時是否會因為看不到自己希望幼苗的長出而多少有一些惆悵,可是,在年月的流逝之中,畢竟有許多的果實在自己生命之中不知不覺地長出來了,看到那一顆顆隨着年齡的增長,在走向世界的道路上結出來的生命之果,也就不去回想幼年時期,那一棵天真,純潔的心在一個春天,在一片肥沃的土壤之中所栽種的,只有在童話世界才能實現的理想。
  人到中年,在人生越來越深的泥淖中跋涉,不期然與許多的朋友相遇,在大家驕人的成就和喝彩之中,靜靜地坐下來淡茶一杯,回首往事的時候,我們無不懷念童年那如花的歲月,為不可能留下的時光而遺憾。我們也常常這樣想,如果我們再有一次的童年,我們會怎樣為今後的歲月珍藏起開不敗的繁花,為今後的生命預先開出一條永遠有鮮花盛開的道路。我們或許不願意開啟這樣的話題,因為其中包含着太多無法補救的遺憾。但我們並不因此而沮喪,我們還有孩子,他們是我們生命的再演,我們可以用我們的生命為土壤,讓我們的孩子在這個基礎之上建立起一個永遠是花季的歲月,永遠像鮮花一樣亮麗的人生。
  做父母的絕不會吝惜自己,不會為孩子作出最大的付出。問題是,其實我們誰都知道,自古以來,人們窮其一生的追求,得到更多的只不過是煩惱和遺憾。那麼,我們該怎樣為我們的孩子預備人生的道路,為他們在世上的生命鋪墊出一個美好生命的基礎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