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從天上飄下來的歌

散文詩

王人義

 

  我喜歡詩,一首美好的詩,就像一首從天上飄下來的歌。
  我喜歡詩歌用字詞組成的輕快的節奏;我喜歡那輕快的節奏中彈出來的跳躍的思緒;我喜歡那跳躍思緒所傳遞的無拘無束的浪漫;我喜歡在浪漫情懷之中深藏不露,只能用心靈去體會的意識潛流;我喜歡在意識潛流中與詩人科頭對坐,心靈與心靈的摩挲,隔着時空和世紀的交流。其實生命本身就是一首詩,一首美妙絕倫的詩。
  我生命的第一首詩就是這樣開始的:


王人義作品(按圖放大)

一.唱着歌到來的我

風,雨,雷,電,交織…
在蒼茫與混沌之中
 你沖破黎明前黑暗
  用盡全身力氣
   吼出一聲長哭
於是
在藍天和黃土地之間,你走來
 帶着尋求
  帶着思索
   開始了你探索者的生命之路

  我想,我讓沖破黑暗,生命中的第一次長哭,對於我的母親來說,是刻骨銘心的。
  當我的母親抱着我,聽見我這第一聲的哭叫,我無法述說她當時的感受。對於1949年以後的新中國,她不是出生在一個受歡迎的階級,甚或是一個不被這個社會所接納的社會群體,她是一個國民黨的幹部,因為婚姻和家庭,她留在大陸。其實,我並不了解母親的過去,知道她的過去是在文化大革命後期,她接受審查的時候。
  這樣,我也很能理解,我的出生並不在母親盼望的盼望之中,在一個春天多雨的清晨,我不期而臨了。童年,從母親只言片語和別人的交談之中證實了我後來的猜測。雖然我在母親的生命中不期而來,但,我畢竟是母親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因此,也給她帶來了生活的內容,生命的希望,帶來了繁忙中的緊張與安慰。
  我喜歡唱歌,我喜歡寫詩。因為成天把我抱在懷中的母親,對着我有唱不完的歌謠;有念不完的詩章…或者說,我就成為了她的詩,成為了她的歌;我在她的詩歌中長大,她的詩歌也成為我生命的旋律。隨着生命的成長,我也學着在自己的生命中讀她的詩唱她的歌…不知甚麼時候發現,自己已經成為了自己的詩歌,帶有媽媽的柔情,帶着母親的感覺。
  我相信,我第一聲的長哭是我生命中的第一首壯麗的詩歌,她柔弱,卻有着沖入雲天的張揚;她聲輕,卻是一種面向世界的宣告:我來了,我來了,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個不怕天王老子的嬰孩。
  我相信,我第一聲的長哭是唱給世界的第一首詠嘆,第一次的呼吸已讓我體會到世界的辛辣,躺臥在世間已體會上世上行走的艱難。
  然而,我還要唱,和着第一聲呼喊的節奏不斷地唱,唱出我對生命的思考,唱出我對未來的嚮往,唱到地老,唱到天荒!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