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你想成為甚麼人? Who you chose to be?

—我看《功夫熊貓2

石衡潭

 

  三年前,功夫熊貓Kung Fu Panda)以憨態可掬卻又身手不凡的阿波形象征服中國觀眾;三年後,阿波的憨態依舊功夫依舊,卻多了些內功與思考,同樣風靡中國。三年前,自稱熊貓藝術家的趙半狄在電影局門前打大橫幅抗議;三年後,他繼續在主流媒體上打大廣告抵制,可仍然無濟於事。
  功夫熊貓2的魅力到底在哪裏?它與功夫熊貓又有何不同?它給我們帶來思想文化上的甚麼啟示?我認為:功夫熊貓是對中國文化的大膽衝擊與改造,而功夫熊貓2則更多是對中國文化的肯定與稱許。功夫熊貓揭示了信心所產生的力量,功夫熊貓2則說明了目標對人生的至關重要。
  功夫熊貓2提出了這樣的問題: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要成為甚麼人?並以此來組織與展開情節。這些問題是針對阿波(Po)和沈王爺(Lord Shen)的具體處境提出來的,卻又是每個人所必須面對的終極問題。


 

  對於阿波來說,最困擾他的問題是:我是誰?我從哪裏來?因為他是一隻身寬體胖的熊貓,而他父親卻是一隻長頸堅喙的白鵝(Mr. Ping)。顯然,他不是父親親生的。這個問題折磨了他許多年,有一天,他終於鼓足勇氣提了出來。父親推諉不過,只好告訴了阿波實情:阿波是他從一個小方筐裏撿來的。但究竟甚麼人把他放在小方筐內,他也不知道。阿波決心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他也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在對付黑狼時,他一恍惚,就遭到重重一擊;就要抓住沈王爺了,他一猶豫,也讓仇敵逃之夭夭。面對蓋世五俠的追問,他只好吐出個中緣由。沈王爺一直在製造謊言來欺騙阿波,“無論如何,我在等你的父母。我只是想幫你重返家園。”他也借此尋找殺死阿波的機會,“我承認,最後我還是要殺了你。”最後是預言家羊仙姑(Soothsayer)幫助阿波恢復了記憶。通過記憶,阿波瞭解了真相,認清了仇敵,也恢復了力量。


  對於沈王爺來說,要成為甚麼人是至關重要的。當他聽羊仙姑說自己將被黑白勇士擊敗時,他沒有俯首聽從命運的安排,而是要靠自己來改變命運:“我想超越自己,但命運不掌握在我手中,我真傷心。”他決定把所有熊貓斬盡殺絕。沈王爺對付阿波的手段與當年希律王對付聖嬰耶穌的手段如出一轍,都是要把對手殺死在襁褓之中,而且不惜濫殺無辜。可人算不如天算,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當他自以為完成了大計,要到父母面前邀功領賞時,父母臉上卻露出了恐懼的神情。隨後,他不但沒有能夠繼承王位,反而被父母趕出了高曼城。在這樣的重大打擊之下,他沒有悔過自新,而是仍然一意孤行,到處搜集金屬製造大炮,要以武力來奪回高曼,征服中國。他的名言是:“幸福必須是奪取來的,而且我會奪到屬於我的。”(Happiness, must be taken. And I will take mine.)當然,他與命運的較量,最後以失敗告終。


  阿波與沈王爺的生命軌跡反映了兩種對命運的態度。阿波遭遇了不幸的命運,但他還是接受了命運所賦予的現實,順服了命運的指引,從而實現了自己的使命。沈王爺從一開始就不服命運,反抗命運,可最終還是沒有逃脫命運的安排。
  在影片中,還有一種對待命運的態度就是消極等待。鱷魚大俠等就是如此,他們從犀牛大師的死曉得大炮的厲害,從此就意氣消沉,不敢反抗。他們認為:“唯一的英雄已經死了,功夫已經死了。”所以,當阿波要救他們出監牢時,他們反而堅決拒絕,要繼續呆在這裏束手待斃,他們已經完全喪失了勝利的信心。對於命運,既不能隨己意拼命抵抗,也不能無作為消極等待,而應該積極地配合其現實。當然,我們對命運(fate)的定義不應該是宿命,而應該是神意,就是說神的安排與旨意。
  阿波制勝強大對手的法寶是甚麼呢?那就是Inner peace。在電影中文字幕中翻譯成:內心平靜。其實,應該是內心平安。那麼,阿波是靠甚麼來達到內心平安呢?沈王爺對此也迷惑不解:“你是怎麼做到內心平安的?我讓你父母雙亡,無家可歸。我給你的人生烙上了抹不掉的傷痕。”(How did you find peace? I took away your parents, everything, I scarred you for life.)阿波說:“傷痕會癒合的。但這並不重要。過去的事情就要讓它過去,因為其實它無關緊要。重要的是,現在要選擇做甚麼樣的人。”(You should. You got to let go of the stuff from past, because it just doesn't matter. The only thing that matters is what you choose to be now.)影片試圖告訴人們這樣的道理:“你人生故事的開頭也許充滿坎坷,不過這並不影響你成為甚麼樣的人。關鍵看你後來的人生路,你自己選擇成為甚麼樣的人。”(Your story may not have such a happy beginning, but that doesn't make you who you are, it is the rest of your story, who you choose to be.)這裏強調了選擇的重要。人生永遠是開放的,不管過去如何,你都永遠有重新選擇的可能。


  不過,在這裏並沒有對如何獲得內心平安問題作出直接回答,而在其他地方通過一些畫面和場景作出的回答是:修練與頓悟,花貓大師(Master Shifu)曾經幾十年如一日地修練太極,但神形俱疲並無所獲,有一天,他終於頓悟:“自從我發現問題並不在於你,而在於我,我找到了內心平安,從而能夠順應宇宙的律動”(Once I realized the problem was not you, but within me, I found inner peace. And was able to harness the flow of the universe.)於是,他能夠做到運露滴如彈丸,隨意自如。後來,阿波同樣頓悟,也能夠運彈丸如露滴,成功制服沈王爺的先進武器大炮並最後送他上西天。這是西方電影家向中國功夫和道家哲學的致敬,或更準確點說是向中國觀眾的討好。我們知道,近代以來,中國是在西方的堅船利炮的攻擊下才低下頭來,打開國門;現在,西方人卻要說中國功夫和道家哲學能夠制服堅船利炮,不知是當真還是開玩笑?不管怎樣,真正的平安,不是來自日復一日的修練或某刻頓悟,也不是憑藉手中有堅船利炮,而是來自於神的恩典,神的同在。有神同在,內心平安,所向無敵;無神同在,六神無主,一敗塗地。
  通過艱苦的尋找,阿波終於知道了自己從哪裏來,自己是誰,但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要成為甚麼人:他是熊貓阿波,又是神龍武士,更是鵝父親的兒子。人生所有的問題最後都歸結到讓我們成為真正的自己—天父的兒子(I know who I am, I'm your son.)。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